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千帆历尽之后的爱情
    ..久爱成疾

    那两个红本子都没有到她的手里,直接被厉沉暮的助理收了起来。

    清欢见结婚手续在一分钟之内就办好,那两个工作人员逃一般地离开,一眨眼泪水就滚落下来,滴在男人的虎口。

    厉沉暮高大的身子猛然一震,伸手碰到她的眼角,湿湿的,哭了。

    男人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心脏似是收缩一般难受了起来。

    “对不起。”他有些沙哑地道歉,姿态极低地哄道,“你要是难受就打我出气吧。”

    说完他松开一直钳制她的大掌,英俊的面容垂下来,他只知道从此以后两人是彻底地绑在了一起,自从母亲病逝以后,他再也找不到一个这样费尽心思也要与之有关系的人,他会疼她宠她爱她,倾尽他的所有。

    清欢听他这么说,更加难受,一巴掌狠狠地打了过去,男人英俊的面容瞬间就微微红了起来。

    她看了越发的心疼,这样高高在上,完美金贵的世家子弟呀,她怎么会舍得打他呢,她曾经那么爱他,为什么要千帆历尽之后,才有的这场婚姻,在她万念俱灰放弃的时候?

    清欢泪水滚落下来,自从怀孕,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朝着她都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

    “你若是真的喜欢我,当年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为什么五年来对我不闻不问?”为什么要放她一个人颠沛流离,在绝望中辗转半生?她爱他的时候,为什么要生生践踏她的真心,碾碎她所有的情感?为什么在她放弃所有的时候又给她希望?

    她不是他养的宠物,喜欢的时候就捧在手心里哄着,不喜欢的时候就撵走,不闻不问。她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

    厉沉暮俊脸沉郁,见她哭的伤心,一言不发的将她拦腰抱起,径自进了屋。

    清欢哭着哭着便累的睡着。

    男人静静地去取了热毛巾来,敷在她红肿的眼睛上,敷了没一会儿,毛巾就被泪水沾湿,她在梦里都在哭,哭的伤心且绝望。

    厉沉暮的脸色前所未见的晦涩,第一次对记忆产生了质疑。

    清欢的性格一向沉静,若非事出有因,不会这样情绪失常。她问他的问题他回答不上来,那五年为什么会对她不闻不问呢?

    他难道要告诉她,去年之前她对他而言不过是继母家的拖油瓶吗?当初逼迫她做自己的床伴,一是羞辱,一是因为他有洁癖,两人之前有过关系,总比陌生女人来的好。

    只是这女人就好像是世间最烈的毒药,慢慢地接触下来,他便弥足深陷而不自知。

    厉沉暮坐在床前,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吻着她红肿的双眼,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起身,给肖骁打了一个电话,压低声音交代着:“你给我找一个心理医生,擅长催眠的,这件事情谁也不准透露。”

    肖骁那边胆颤心惊地应了。

    厉沉暮挂了电话,英俊的面容冷硬如大理石。他要知道他跟清欢过去所有的点点滴滴,记不起的即使靠催眠,也要一点点地记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