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在暗夜里滋生出一种难以启齿的欲.望
    ..久爱成疾

    厉沉暮沉默许久,然后一言不发地抱起她。

    男人手臂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禁锢着她纤细清瘦的身子,让她挣扎不脱。

    厉沉暮将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见她欲起身,修长的指尖按住她的锁骨,凤眼幽深如夜空寒星,低沉地说道:“睡觉。”

    清欢头沾到枕头,偏过头去,不看他,也不知何时昏昏沉沉地睡着。

    厉沉暮等她睡沉了,这才伸手碰了碰她眼角的潮湿,微微尝了尝,微苦。

    男人俯下身子,看着她白皙的有些脆弱的小脸,低下头,有些克制地吻了吻,这才平息有些纷乱复杂的情绪,也没有回自己定的套间,坐在床边,看着大床上,睡着的两个宝宝以及女人,在暗夜里生出了一丝难以启齿的欲.望。

    即使再迟钝,他也知道,自己身体对这个女人有着难以形容的渴望。

    这么一个苍白的,纤细的,冷漠的女人,他想将她揉碎了,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才能满足体内的干渴的躁动。

    厉沉暮在夜色里坐了许久,直到天色麻麻亮,这才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宝小宝来剧组探班只待了两天便回了帝都。

    清欢紧锣密鼓地拍摄了半个月之后,终于将年少时期的镜头都拍完,剩下的便是去巴以地区取景以及去珠峰大本营取景。

    原本还有墨脱的镜头,那边剧组实在是过不去,便放弃了,临时改在拉萨取景。

    巴以地区一直很动荡不安,是以清欢精简了过去的剧组人员,只在耶路撒冷取景了哭墙和清真寺,然后临时租用了当地的民宿酒馆,拍了一个星期,便赶了回来。

    到拉萨时,怕行程过于赶,便给剧组人员都放了两天假,稍作休息,以免他们太累,有高原反应。

    清欢自己则去了大昭寺,无数虔诚的信徒跋山涉水而来,三跪九叩祈盼来生不受今生的苦。

    清欢不太懂藏民的信仰,于她来说,有今生,无来世,人死如灯灭,便什么都没有了。她这一世蜜糖掺着砒霜,原以为前半生皆是苦难,后来才知道年少时的爱情是真的存在过,不是欺骗与背叛,那人只是没有办法陪她走下去而已。

    后来的岁月,即使万念俱灰,依旧有两个萌软的孩子陪着她,治愈着她,身边还有朋友,有亲人,如此看来她也没有理由自我放弃,重回黑暗的世界。

    清欢在大昭寺门口,看着彩幡飘扬,远处雪山耸立,露出一个饱经沧桑的微笑。

    由于不是信徒,清欢便没有叩拜,只是沿着八廓街,顺着人潮随波逐流地走下去。很多人将雪域高原当成是最后的救赎,电影中的艾叶也是,在人生走到绝路的时候,来到这里寻求救赎,后来兜兜转转才发现,谁也救不了谁,人唯有自救。

    清欢顺着人流转着八廓街,从起点走到终点的时候,等待许久的男人,带着墨镜,围着围巾,站在彩幡下,低低地笑道:“可算是等到你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