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他的女人,轮不到别的男人来染指
    ..久爱成疾

    清欢见到陆庭息已经是返回帝都的第三天傍晚。赵葵过来看她,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然后支开了厉沉暮,这才去看陆庭息。

    清欢也说不出来,为什么要支开厉沉暮,大约男人这几天表现的一直很反常,她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心浮气躁,不想跟他有过多的接触。

    陆家人都不在,只有陆晴瑜守在一边,赵葵将兴奋的险些要尖叫的小姑娘半拖半拉地拖出了病房,给两人留点私密的空间。

    “你还好吗?”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然后相视一笑。

    共同经历生死,在绝望中等待死亡亦或者是希望,让两人的关系莫名的有了一丝的亲密。

    清欢长久以来,都是一人独自面对困境,悲喜苦乐皆一人,她不知道陆庭息的出现于她而言代表着什么,只是在这个男人身上,没有门第之见,没有不对等的关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恋,也没有深入骨髓的恨意,原来成人世界里的感情,千帆历尽之后,是生死之间的平静相守。

    “我昨天傍晚去看你,你应该睡着了。”陆庭息轻描淡写地说道。

    清欢沉默了一下,说道:“可能睡得比较早。”

    “电影在做最后的剪辑,等成片出来,我邀请你去看首映?”清欢微笑。

    “好。”陆庭息微笑道。

    厉沉暮回到病房,见里面空无一人便知道清欢去了哪里,男人脸色冷峻,一路走来,就见那位立场极其不坚定的经纪人居然拉着陆家那丫头出去,把清欢跟陆二单独留下了。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的沉郁,一言不发地走过去。

    门是虚掩的,清欢坐在病床前,跟陆二柔和低语,五官柔和精致,神情放松自然,眉眼间带着一丝的亲昵,两人相视一笑,似乎有一种任何人也无法插入的亲密的氛围。

    男人的心微微收缩,垂眼,掩去眼底近乎冷酷的寒意,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清欢本质上还是喜欢温润如玉的男人,一如厉深那样百般呵护她的,陆庭息在某种方面跟他的第二人格很像,就连叶三,也仗着一张假面,得到了清欢的不少关注。

    所以,她是想尝试接受陆二这样的人吗?那他怎么办?

    男人薄唇抿起一道冷酷的弧度,小姑娘还是那么天真,依照陆家的门第,勉强能接受二婚带孩子的女人,可若是因此得罪霍家跟厉家,这种得不偿失甚至有可能导致陆家动荡不安,地位不保的事情,一个小小的陆二又怎么做的了主?

    厉沉暮浑身上下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气息,英俊矜贵的男人不慌不忙地回到特护病房,然后吩咐肖骁去请霍家老太太过来。

    男人坐在病床前,伸出修长的指腹抚摸着她睡过的枕头,感受着残留的余香,内心被压制的巨兽蠢蠢欲动着,厉沉暮凤眼闪过幽暗的光芒,他的女人,无论是主人格,还是第二人格的,都轮不到别的男人来染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