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外表再温和的男人,在床上都是野兽
    男人的吻很是温柔,带着丝丝哄骗的味道,清欢被他吻得大脑不能呼吸,直到被抱到房间时,才清醒了几分。

    窗外夜深人静,温凉如丝,远处是群山暗影,山峦起伏,男人强有力的臂膀从身后环抱着她,十指相扣,站在落地窗前,一边亲吻她的脖颈,一边低沉暗哑地低语:“我记得你最喜欢窗户,最向往外面的世界。”

    清欢被他吻得酥麻,感觉手心都是细细的汗,双眼迷蒙地看着外面的夜色,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些爱好心思他一直都记得,初到南洋的那几年,她感觉自己就是被囚禁的小鸟,没有自由也没有未来,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就喜欢各式各样的窗户,仿佛每扇窗户通往的都是爱丽丝的仙境,是自由和梦想的未来。

    清欢微微闭眼,这几年克制的太厉害,封闭得太狠,突然之间就想沉沦在这样的柔情里。

    “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男人的目光比夜色更幽暗,身子紧绷到极致,却耐着性子做足前戏,趁着她意乱情迷的时候大掌已经解开她薄薄的春衫,丈量着属于自己的江山。

    男人的身体滚烫的厉害,有些不耐地脱了浴袍,露出宽肩窄腰,结实有力的性感身子,扣着她的十指,将她压在窗户上,一点点地吻着她光洁如玉的后背。

    两人谁也看不见谁,唯有感受炙热的身体以及沉重的呼吸声,沉迷于感官的世界。

    厉沉暮粗喘,看着她展现出来的绝美的身体,眼底最后一丝清明被浓墨的**取代,她向来冷淡,压抑,不善表达,即使被他吻到近乎痉挛,浑身泛着浅浅的粉丝,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因为不适轻轻地皱起了细细的眉尖。

    天知道,他多么爱她这样寡淡的模样,想将她全身上下都打上他的烙印,染上他的气息。

    大约是犯贱的心理,男人渴望征服又不渴望快速征服而失去快感,想将她变成自己独一无二的娃娃。

    厉沉暮忍无可忍,扣紧她的十指,两相交缠地深吻住她,

    后面的记忆有些破碎凌乱,清欢一开始感觉还算舒服,闭着眼睛犹如小猫一样被人撸着皮毛,哼哼唧唧地没反抗。

    清欢到最后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昏迷前最后的念头就是被骗了。

    外面表现得再温和的男人,在床上都是野兽,还是不知满足,花样百出的野兽。

    清欢夜里睡得极不安稳,梦到自己回到十八岁生日前夕,男人在她耳边低语:记住了,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厉深。

    男人说完便离开她,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傍晚的深深暮霭里,她追在后面怎么追赶,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头。

    清欢难受地哭起来,感觉自己似乎永远地失去他了,泪水沾湿枕头,最后似乎有人温柔地抱着她,在耳边低语安慰,她的情绪才渐渐安稳下来,一觉到天明。

    一夜纵.欲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彻底地下不了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