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你倒是心狠,朝着自己的胸口开枪
    谢惊蛰是半夜到的别墅,厉沉暮起身的时候,清欢迷迷糊糊被惊醒,沙哑地问道:“怎么了?”

    男人动作越发轻柔,倾身在她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低沉柔软地说道:“老谢来了,你继续睡,我去看看。”

    清欢瞬间清醒过来,也起身穿了外套。

    谢惊蛰刚从司家过来,坐在客厅内,随行的保镖跟医护人员正在给他紧急取子弹,处理伤口。

    清欢才下楼,厉沉暮已经挡在她身前,捂住了她的眼睛,沉沉地说道:“你别看,是枪伤。”

    清欢怔了一下,闻到了血腥味,以及医护人员紧张的声音:“少将,子弹取出来了,不过伤的位置有些麻烦,得尽快回帝都救治,以免伤口感染。”

    “嗯。”谢惊蛰的声音沉到不能再沉,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清欢掰开厉沉暮的手,看着脸色稍显苍白的谢惊蛰,见男人军装上染了血,地上都是染红的纱布,肩膀上缠了一圈的纱布,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顿时脸色也苍白了几分,有些眩晕。

    她不能见血。厉沉暮伸手扶住她微微颤抖的身子,将人带到自己的怀里。

    清欢稳住心神,低低地问道:“是司迦南吗,他受伤了吗?”

    谢惊蛰的子弹才取出来,摇了摇头,沉稳地说道:“枪伤是我自己打的。司迦南无事。”

    谢惊蛰说完便靠在沙发上,微微闭眼,额间冒出细细的冷汗,挥手让保镖跟医护人员都退下。

    厉沉暮揽着清欢坐下,见他这副凄惨的模样,皱着眉头说道:“你倒是狠得下心,朝着自己胸口开枪,当年的事情发生时,你才几岁,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谢惊蛰一言不发,等肩胛处的阵痛过去,这才看向清欢,男人俊美刚毅的面容透出一丝的凝重与沉痛,低低地说道:“迦叶有联系你吗?”

    清欢咬唇,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迦叶在哪里。

    谢惊蛰俊美苍白的面容闪过一丝的失望,许久,沉沉地说道:“清欢,若是迦叶联系你,麻烦你告诉她,我会在帝都等她,回来找我报她家的血海深仇。”

    清欢指尖一颤,乌黑的大眼看向厉沉暮,见他脸色同样凝重,怔怔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既然当事人都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也就没有了隐瞒的必要。

    厉沉暮幽深的凤眼看向谢惊蛰,许久才低沉地说道:“迦叶小时候被帝都蓝家收养,她是老谢的前妻,也是谢小泽的生母。”

    清欢震惊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看向谢惊蛰,当年帝都少将的事情她也有耳闻,年纪轻轻,军功如山,娶妻生子,听闻妻子意外死亡,谢惊蛰才卸任,双腿残废,坐在轮椅上多年。

    清欢想到她跟迦叶初初见面时,迦叶重伤到无法起身,几度病危,突然所有的一切都串联成线。难怪迦叶恢复记忆之后,会选择离开,历经生死,身负上一辈的仇恨,坚强如迦叶,也无法承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