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因为他有精神分裂症
    ,!

    没有看到清欢,厉沉暮的凤目尽是失望,原本还算柔和的面容越发的冷峻。

    李科摆出了最无法反驳的两点,一是厉沉暮有杀人动机,二是厉沉暮没有不在场证明,想要翻盘自证清白,几乎是天方夜谭。

    对比庭下一片议论声,被告席跟被告律师团都异常的冷静。

    魏名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始进行辩护,直接看向厉晋南。

    厉晋南明明胜券在握,不知为何内心莫名的恐慌,对于这个从不亲近的儿子,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畏惧恐慌更多,这些年帝都有霍家牢牢压制着他,南洋有厉沉暮牵制着他,说起来他是厉家的家主,但是厉家的大权全都在厉沉暮的手上,他就连政坛上也不敢太大动静。

    实在是太过憋屈了,就连他被流放到小城当地方官,那里也受到特殊的对待,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好不容易将厉峥接到身边,想培养一个得力的帮手。厉峥也被厉沉暮送到英国去。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被这个儿子捏在了手心里,动弹不得,所以这将是他最后的机会。

    厉晋南看向席下的叶瑾然,对方微笑地朝着他点了点头。

    魏名单刀直入,直接问道:“请问厉晋南先生,这盘录像资料是你提供的?”

    “是。”

    “当天由于台风过境,医院的监控设备出现了故障,你的手上为何会有这样的监控资料?你私人在医院安装监控?是何居心?既然有监控录像,四年前为什么不拿出来?”

    “我装监控是为了太太的安全着想,四年前不拿出来,因为对方是我儿子,可这四年来我一直饱受良心的谴责。”

    “撒谎。”魏名冷喝道,“你与死者生前关系淡薄,死者车祸入院,成为植物人长达半年以上时间,你从未去过医院看望一次,不仅如此,你常年鞭打死者,有家庭暴力倾向,这一点,厉家的家庭医生和佣人可以作证。

    试问一个常年鞭打妻子,对妻子不闻不问的男人,在医院有监控的情况下,为何还要私自装监控,既然装监控,又为何不在病房内装监控,你从头到尾都在撒谎,因为我当事人根本就没有杀人。”

    庭下又是一阵议论纷纷,朝着厉晋南指指点点,厉家父子这一次真的是彻底地撕破了脸皮,什么面子里子都不要了。这样的丑闻都爆出来了。

    “当天晚上,我当事人收到死者的求救信息,这才会去死者的病房。”魏名的话才说一半,下面的人已经屏住了呼吸,等着后续的发展。

    “不仅如此,顾女士车祸成植物人,是我当事人请来了脑科专家替她做了手术,这才救了过来。我当事人若是对顾女士心怀怨恨,何必多此一举。杀人动机根本就不存在。”魏名掷地有声地说道。

    众人点头,这么一说,救了人再杀人,确实说不通。

    台下的叶瑾然冷笑了一声,静静地看着厉晋南。

    厉晋南死死地盯着厉沉暮,厉声说道:“因为他有精神分裂症,救人的是一个人格,杀人的是另一个人格。”

    他的这个儿子,分明是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