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她的人生一直行走在刀刃上
    ,!

    清欢上了岸,没有回别墅,直接开车去了翡翠山庄。

    翡翠山庄一直空置着,没有人住,李嫂也因为年纪大了,住这边不方便,搬到了城北的小洋楼住,看着已故厉太太的房子。

    清欢知道别墅的密码,按了密码之后进了房子,见里面还跟她当年离开时一模一样,纤尘不染,显然是有人定期来打扫维护的。

    她目光微动,直接绕过了客厅,去了后面的收藏室。

    厉沉暮的收藏室众多,分门别类地都有标记,犹如展览馆一般。

    清欢找到画室,走进去,开了灯,看着一幅幅的名画,翻看着画作的背面,果不其然,每一幅画背面都贴有同一家画廊的标签。

    不仅翡翠山庄,她曾在厉公馆的储藏室里见过这家画廊的画作。

    杜婉。很是诗情画意的名字,原来这些年一直是她帮厉沉暮打理所有的藏画。她从来不知道厉沉暮的身后还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十四年,比认识她还要久,这个女人几乎是见证了厉沉暮从年少时光走到了青年时光。

    清欢站在空旷安静的画室里,唇色发白,她年少的时候很喜欢画画,曾经学了一段时间,后来离开厉家颠沛流离之后也断了学画的心思。

    她几乎断了年少时所有的爱好,这些年也不敢让自己沉迷这些高雅的兴趣爱好,她的人生一直行走在刀刃上,唯有不断地保持最清醒的大脑,才能百毒不侵地走下去。

    从翡翠山庄出来后,清欢开车回别墅,一路上有些魂不守舍。

    霍衍带着两个小萝卜头去厉公馆看望老爷子,别墅空无一人。清欢站在门口,看着寂静的空房子,突然想到这几日厉沉暮都是早出晚归的,算起来差不多有一周之久。

    她按着有些生疼的脑袋,没有进门,直接转身去了隔壁的司家庄园。

    司家庄园虽然是毗邻的,但是走起来,还是要走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皆是遮天蔽日的高大的乔木,沿路都是漫野的野花,司迦南正沿着道路遛猫。

    迦叶走后,雪球却没能带走,直接留在了司家庄园,被司迦南喂的胖的连路都走不动,还整日喜欢离家出走。

    司迦南便在雪球的脖子上绑了一根铃铛和gps定位系统,整日看着雪球滚着胖胖的身子,在外面疯玩,不是扑蝴蝶就是逮鸟儿,跑的远了,司迦南便顺着定位去将雪球拎回来,如同遛狗一般。

    司迦南正将在外面草地里滚得脏兮兮的雪球拎住了脖子,往后走,就见清欢往这边走过来,颇有些惊讶。

    进了司家庄园,司迦南将雪球丢给佣人去洗澡,然后给清欢泡了一壶茶。

    清欢端着热茶,感觉身子有些回温,摇了摇头,低低地问道:“迦叶还好吗?”

    “挺好的,她心比较大,况且谢小泽长大了,不太黏人,迦叶也能承受的住。”司迦南坐在她对面,淡淡地说道。

    若是迦叶还有什么留念的,便只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