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一个小情人养了十多年,还死不承认
    ,!

    看一个女人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就看这个男人都为这个女人花了多少钱。清欢冷笑,养一个小情人,还死不承认。

    “厉先生以为要怎样才算出轨?滚到床上那是身体出轨,养一个小情人并以此为乐,那是精神出轨。你这个小情人养了十多年,你还有脸解释。”清欢冷冷说道,心里又是委屈又是迷惘,她早先于他不也是小情人吗,还是暖床且不花钱的那种。

    那位,他可是年年花钱供着,还不需要暖床。

    呵,鬼知道他们有没有滚床单。没准是身体精神一起出轨了。

    清欢心里憋屈,突然之间失去了跟他吵架对峙的心思。这些年纠缠的也真的是累,男人这种生物她原本就不该相信,好在年少时伤了心,往后与他纠缠的这几年,她也是并没有真心沉迷进去,如今抽身而出也不过失落伤心几个月,便没事了。

    清欢打定主意,冷淡地说道:“我也不与你吵架争辩,既然你小情人都养了十四年,索性让她上位,我们离婚,孩子归我,以后你想要多少孩子,让她给你生就是了。”

    厉沉暮衣服都脱了一半,见她小嘴里吐出这样绝情的话,心都凉透了半截,半是彻骨的冷半是刺骨的疼。

    男人俯下身子,伸手攫住她惹人怜爱的漂亮小脸,凤眼积压着黑沉的戾气,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清欢被他阴鸷的脸色吓的有些发白,这男人不说话的时候都能用气势压得人腿软,这般盛怒之下,她止不住地浑身轻颤,脑海中已经想过各种虐待的酷刑,但是依旧死死咬住薄唇,冷漠地说道:“我说,我们离婚。”

    厉沉暮脑中紧绷的一根弦猛然断裂,太阳穴突突地疼起来,长时间伪装厉深而压抑的偏执病态的本性,在一晚上被离婚两个刺激之后,陡然之间就如同翻滚而来的浪潮,剧烈地反弹起来。

    无论他是厉深,还是厉沉暮,她都要离婚要离开他,他又何必伪装的那么辛苦。

    男人凤眼彻底地幽深起来,眼底闪过暗色的猩红之色,内心紧绷的临界点终于达到,彻底地放弃了克制。

    清欢看着这样的厉沉暮,不知为何心悸起来,好似自己亲手放出了一头嗜血的猛兽。

    她脸色惨白,剧烈地挣扎起来,推开他,就要往外跑。

    脚才踩在地毯上,便被男人一把攫住,丢在了床上。

    厉沉暮脸色阴鸷,优雅且缓慢地解开最后一粒扣子,露出结实有力的腹部肌肉,攫住苍白且倔强的小脸,勾唇冷笑:“想离婚,等我上够了再说。”

    男人说完,便狠狠地撕开她身上的衣服。

    清欢不知道这一夜到底是怎么过去的,撕去一切伪装的厉沉暮犹如不知疲倦的猛兽,一遍遍地要着她。

    她中途昏过去几次,哭闹对他丝毫不起作用,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是醒了好,还是昏死过去好。

    再醒过来时,是陌生的房间,屋内极暗,只有一盏昏黄的旧式台灯亮着,她想起身,身体就如撕裂一般地疼痛,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