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司迦南藏着的小情人查出来了吗?
    ,!

    白桥一路被召回来,经手这样的事情,瞬间就知道,厉少连老五他们都瞒着在。

    犹记得昨夜连夜开车过来,清欢小姐昏迷不醒,睡梦中都难受地哭起来,男人在后座一点点地吻去她眼角的泪痕,低声哄着。

    白桥开车不敢看,只觉得这样的动静和不间断的亲吻,那眼睛得肿成什么样子?

    时至今日,白桥大约觉得,被厉少看上也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不知道当年让清欢小姐回来是对还是错。

    “杜婉的事情,是叶瑾然告诉清欢小姐的。”白桥将调查的结果说出来。

    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子猛然一顿,步伐顿了一下才继续往书房走去,只是浑身都散发出森冷的戾气。

    “厉娇回来了吗?”

    “三房那边说下周回来,研究所那边在等着回调的安排。这一次回来,应该进国家研究所,暂时不去南美了。”当年二房三房纷纷离开南洋,何曾不是因为老爷子要给长孙扫清所有的道路,若非厉晋南是厉少的生父,也是要被撵出南洋的。如今厉少发声明放弃继承权,二少接手,二房三房自然要回来守住自己既定的利益。

    “司迦南藏着的那个小情人查出来了吗?”厉沉暮感觉自己被打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目前只查出司迦南出入锦城比较多,容家祖籍就在锦城附近,所以一开始我们没有太注意。”白桥低声说道,“锦城那一带地处西南,情况复杂,属于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想要渗透进去,不太容易。”

    “查出来,将司迦南引走就是。”厉沉暮俊脸微沉,他要对付叶三,腾不出手对付司迦南,再说了,司家兄妹也动不得,无论是自己兄弟还是自己女人都看重这兄妹两,让厉沉暮受了气也只能自己憋回去。

    厉沉暮坐在书桌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取出钢笔,将要解决的人一个个写下来。

    近期也不知为何,他的头疼症越来越明显,大多时候那些不重要的人和事转眼就忘。

    白桥垂眼,见他写下叶三等一连串的名字,又见厉少眉头紧锁,似是忍着疼痛的模样,想起他的头疼症多年没治愈,不禁大吃一惊,厉少的大脑极为强大,什么时候解决南洋的这些人,都要靠笔来记?

    “厉少,是不是头疼犯了?我喊老四回来。”白桥低声说道。

    当初招揽老四那种怪才,也是因为他在脑科有极高的天赋,这些年那小子除了医学的杰出成就,生活方面就是白痴一个,厉少也不拘着他,流水的资金给他做研究,任他五大洲六大洋地跑,这小子这会儿估计都不知道在哪个山旮旯里浪。

    厉沉暮点了点头,想起杜婉的事情,低沉地问道:“你查下这些年我给杜婉都置办了什么,大大小小列个清单,经手人都是谁,查清楚。”

    厉沉暮对这个女人毫不上心,他的性格冷酷到什么程度,自己最为清楚。这些年除了对清欢有无法解释的执念,对别的女人,就算是母亲从小看顾长大的云笙都能下狠手,为何会与杜婉保持了这么长久的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