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胜负已分,恩怨随风走
    叶瑾然判决出来之后,厉沉暮看着到手的判决书,凤眼里一片深沉似海的冷酷。

    一个人要的太多,最后只能被自己的**彻底地压垮。若是叶瑾然本本分分地追逐自己的权势富贵,不插手厉家的事情,不夺他心头所爱,他也不会出手毁掉他。

    毕竟叶三是私生子出身,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爬到今日的高位,付出的代价非常人能想象。

    厉沉暮想起昔年刚回南洋时,见到的少年,永远都被叶家人欺凌打骂。清欢年少时跟他亲近几分,大约也是因为彼此相同的处境。

    “安排一下,我去见见叶瑾然。”厉沉暮吩咐着白桥。

    厉沉暮傍晚时分见到了叶瑾然,昔年风光无限的叶家三少穿着最普通的囚衣,看见他一脸平静。脱去权势富贵的光环,叶瑾然也只是一个俊秀清瘦的年轻人。

    “来看我的下场?”叶瑾然坐在椅子上,声音里倒没有什么刻骨的恨意,看着一手毁掉自己的厉沉暮,居然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厉沉暮坐下来,算起来这是两人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聊天,大体是胜负已分,各人的道路已定,那些恩怨情仇的东西也淡化了不少。

    “总归要来送一送你,全了这些年认识的交情。”厉沉暮低沉淡漠地开口。

    他的为人处世渐渐中庸起来,一般不轻易出手,一旦触到逆鳞,便一击即中,绝不留情。

    “你比厉晟阳要平和多了,至少忍了十多年才出手对付我。”叶瑾然要了一根烟,点上,缓慢地抽着,淡淡地说道,“厉晟阳上位不足三个月,就弄垮了三个老牌的世家,你就不怕总有一天世家都被你们厉家弄死了,帝都那边来弄死你们厉家吗?”

    这些年,虽然南洋世家内里斗争激烈,窝里斗得再凶,也不容外界插手,这是生存的共识。

    男人闻言,菲薄的唇勾起一丝的冷笑,淡漠地说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阿阳是哪边的人吗?”

    叶瑾然闻言一愣,被手上的烟头烫了一下,猛然瞪大眼睛,随即拍着桌子,大笑起来,笑的激动,眼圈都红了一圈,不住地说道:“我早该想到,原来一直被你们兄弟两耍,只是没有想到你们怎么敢,怎么敢背叛所有的世家,做出这等的事情来?”

    难怪厉晟阳回来,便能掌握厉沉暮所有不为人知的弱点,并且与他合作,拉厉沉暮下马,麻痹了所有人。

    厉晟阳分明就是帝都的人。

    厉沉暮凤眼幽深如墨,眼底尽是深不见底的冷光,慢条斯理地说道:“南洋这块地,从厉晋南的手上开始就彻底地腐烂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怎么能坐视不理。”

    “你们是什么时候向帝都投诚的?只怕从霍家将你母亲嫁到厉家来,就开始谋划这一切了吧。”叶瑾然想到更深远的地方,不禁恶狠狠地吐出一口眼圈,事到如今,知道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他的内心突然莫名地平衡了,因为他入狱了,但是整个南洋世家至少有一小半人都要陪着他,这是何等的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