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3章 不爱她,他还能爱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色将亮的时候,黑色的悍马停在谢宅门口,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下了车,让下属都回去休息,然后站在谢宅的门前大树下,点了一根烟,男人刚毅俊美的面容掩在烟雾之后,透出几分的踌躇。

    半年多的分离,下属来汇报,说她分娩在即,谢惊蛰才打了报告上去,申请回国。维和的行动已经到了尾声,半个月前,谢惊蛰掐着时间发起了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维和行动,直接重创了对方组织,将余下的整顿重建丢给当地政府,就匆匆忙忙地赶回来。

    谢惊蛰已经近七十二个小时没有合眼,站在自家门口突然近乡情怯起来,等一根烟抽完了,再也没有任何的理由继续过门不入,这才进了谢宅,一路轻手轻脚地进了主宅,上了二楼。

    天光微曦,树影摇曳,万籁俱寂,男人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

    卧室内半明半暗,天光从窗户里渗透,一切都是他刚走时的模样。

    谢惊蛰走到床前,半跪下来,看着睡得不是很安稳的澜雪,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眼角泪痕未干,眼角的红色小痣被染上一丝的伤情。

    男人伸手,轻轻地替她擦去眼角的泪痕,俯身在她唇上落下克制的一吻,青色的胡渣扎到对方柔嫩的下巴,立刻惊得往回一缩,就见躺在床上的人已经醒了。

    澜雪近来夜不能寐,一点动静都能惊醒,察觉到有人时,便撞见一双深如夜色的眼眸,男人比离家之时要黑一些,双眼锐利如狼,俊美的面容还有几道未痊愈的伤痕,周身都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冷冽煞气。

    澜雪被他的气息刺的身子微颤,感觉他身上煞气太重,连困扰她许久的噩梦都被吓退。两人有一瞬间的沉默,直到迦叶低低地哼了一声,眉尖一皱。

    男人连忙俯下身子,单腿跪在床前,握住她搁在被子外的小手,低沉暗哑地问道:“吓到你了?”

    澜雪摇了摇头,低低地说道:“刚才宝宝踢了我一脚。”

    谢惊蛰这才看向她的肚子,想碰又不敢碰,见惯枪林弹雨,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男人有些无措地问道:“宝宝踢你会疼吗,该怎么做?”

    好想将小东西揪出去打一顿。

    澜雪挣扎着起身,手不小心碰到他的下巴,被他的胡渣扎了一下,酥酥的,不自觉地说道:“不疼,就是有些慌。”

    她半靠在床榻之上,小脸柔嫩白皙,五官明媚,长发散落,少见的乖巧。

    谢惊蛰半年多来凄风苦雨的心,突然之间就安定了下来,微微俯身,将她轻轻地抱住,低沉地说道:“别慌,我回来了。”

    男人身上沉稳、安定人心的气息将她笼罩,澜雪低低地叹气,半年多来,渐冷的心被他这样一抱,竟然稍稍暖了一些,大约是真的很爱这样正直却又木讷的男人,至少他冷落她是去保家卫国,做的是这世间最高尚的职业。

    他只要表现出些许的柔情,她就忍不住想要靠近他,想从他身上汲取满满的安全感。

    毕竟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只有他跟奶奶了。

    澜雪醒了便不再睡了,靠在床榻上,看着谢惊蛰进进出出地去沐浴收拾。

    男人洗个澡,换了干净的睡衣,就连胡子都刮的干干净净,唯独脸上的伤痕比较清晰,破坏了整理的美感,却更显出几分的男人味来。

    “脸怎么了?”澜雪本是要读诗歌的,安胎这些日子,做的都是凝神静气的事儿,不是读诗就是听音乐,或者练字,看书时间最多,看累了就睡,此时见谢惊蛰回来,便有些看不进去了。

    男人将她枕边的许多书籍都收拾整齐,低沉地说道:“子弹擦伤的,不碍事。就是丑了点。”

    澜雪勾唇微微一笑,他就算满脸的伤痕,那身气势以及出生入死附带的男子气概也让他跟丑字沾不到半点边。

    “知道自己长得丑,还不算无药可救。”她轻声笑道,“我长得好看就好。”

    谢惊蛰见她这般俏皮的模样,好似两人之前的那些争执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顿时心里一松,竟然有些不敢置信的欢喜,将手里的书籍整齐地排列好,放置一边,便不太舍得挪步子。

    他一向嘴笨,原本想问她这半年多过得好吗,可沉默了一下,只笨拙地说道:“预产期就在下个月,怎么还住在家里?”

    “预产期还早,家里比医院清净,住的也舒服些。”澜雪不太喜欢医院的味道,即使作为少将家属,她的产房一早就准备好了,并且都是最高标准的配置,只是能在家里住,她便尽量住在家里。

    “你这次回来,还走吗?”她低声问道,黑白分明的桃花眼静静地看着他。

    谢惊蛰被她看的有几分的狼狈,这次的维和行动,澜雪有孕在身,并非是非他不可,他依旧义无反顾地去了,不过是给自己时间整理这一段感情罢了。

    经过半年多的维和行动,在异国他乡的战火中,心性被磨砺的越发的坚韧,早先与她结婚的种种不情愿,也被时间一点点地抹平,娶了她便要给她一切,包括自己的情感。

    不爱她,他还能爱谁?他们都已经有了孩子,而自己也确实渐渐喜欢上她。

    “不走了。”他声音低哑地承诺着,他已经想好了两人的未来,他主外,她主内,她肆意洒脱,他便多包容一些,若是骄纵过分,他便管束一些,往后这般和和美美地过,也极好。

    他们结婚这两年,澜雪少将夫人做的也极好,到底是从小被奶奶养在身边的,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谢家。

    等她生了孩子,谢家有后,就更好了。

    澜雪闻言愣住,定定地看着他,男人茶色的眼眸一如既往地萦绕着几分的晦涩难懂,无法看透。

    不走的意思是不再逃避这段婚姻了吗?她微微眯眼,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逃避两人之间的事情。

    新婚第一年,他几乎都待在军区没有回来,是她强逼着他回来的。

    结婚第二年,她有了身孕,在跟他的白月光闹得不愉快的时候,他选择了出国维和。

    澜雪垂眼,在她跟李明月,责任跟情感面前,谢惊蛰其实一直没有做出选择。

    可她性格刚烈,李明月又是标准的菟丝花,依靠男人才能活的女人,谢惊蛰终究是要做出选择的,有她就没有李明月,有李明月就没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