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李明月是想借此让她早产,一尸两命
    “已经扣住了,我让人带回去审问,夫人生产在即,不宜动怒,这事还是交给少将处理最好。”陆野说道。

    “让阿蛰好好看清楚这家人的嘴脸,那女人是个什么玩意,居然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qing)来抹黑我们谢家。”老太太也是气得脸色难看,站都站不稳,坐在沙发上,问道,“阿蛰人呢”

    “已经通知少将了,少将今(日ri)对上面做维和行动的汇报,还在会议室,得知消息应该会马上赶过来。”陆野说道。

    澜雪靠坐在(床chuang)上,到现在指尖都有些发抖,不知道该冷笑还是该可悲,李明月那蠢货,到底才20出头,从小生活在西南山旮旯里,没有见过世面,以为这件事(情qing)闹开了,就能将她跟谢惊蛰绑在一起,就算嫁不进来往后也能从谢家这里捞好处,可这蠢货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qing)对谢惊蛰的影响有多大。

    她以为谢家是普通的豪门吗帝都军权赫赫的第一名门,谢惊蛰若是前途尽毁,谢家不会放过他们。

    或许李明月是想借此让她动怒,一尸两命也说不定。

    澜雪只觉得肚子坠坠的疼,脑袋要炸裂一样,想到李明月手上的那张合影,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

    老太太见她实在是太累,吩咐人都出去,不准再拿事(情qing)烦她,让她好好休息。

    谢惊蛰的会议报告开了五六个小时,不仅就这次的维和行动做了汇报分析,顺带还提出了军区改革的问题,会议持续到晚上才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男人出来时,夜幕已经降临,爽子等在会议厅的外面,见少将终于出来了,顿时上前去,低声说道“少将,下午的时候李明月的父母去医院闹了,夫人跟老太太都气得不轻,说。”

    爽子后面的话实在是说不下去。

    谢惊蛰高大的(身shen)躯隐隐紧绷,声音低沉凌厉“澜雪怎么样了他们说了什么”

    “夫人无恙,就是李明月父母也太不是东西了,在医院门口闹事说您睡了李明月,要讨说法。夫人(挺ting)着大肚子去了医院门口,已经平息了这起风波,人也扣押住了。”

    爽子人不在现场,但是听在现场的下属来汇报,都听出了一(身shen)冷汗,顿时将事(情qing)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愤愤地说道“真是没见过这么恶毒的人,若不是夫人聪慧,老太太赶到了医院,平息了这桩事(情qing),少将不仅要接受调查,夫人只怕也要误会少将了。”

    谢惊蛰茶色的眼眸厉光一闪,冷肃的面容(阴yin)沉下来,沉沉地说道“去医院。”

    男人一下午都在开会议,此时已经累到极致,上车想到李明月那一对父母,顿时双眼猩红,闪过一丝的狠厉,按着生疼的太阳(穴xue),沉声问道“可有审问出什么来”

    “陆野亲自带人审问的,那对夫妻连刑都没上,就吓的全说了,说是李明月找人联系他们来帝都享受,给他们买了车票,还给了少将的照片,让他们去医院门口闹事,一应的证据都齐全,确实是李明月做的。”

    爽子(欲yu)言又止,见少将脸色(阴yin)鸷难看,咬了咬牙继续说道,“少将,当年李贺做出的牺牲,乃是军人的职责,换了我们任何一个人也会这么做,这些年您所做的已经够多了,李家那对夫妻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李明月也不是心思单纯的姑娘。”

    “之前的维和事件,就是李明月(套tao)了刘志的话,这才追到了中东去,您生于帝都名门,可能不清楚,有些人过怕了穷苦的(日ri)子,会用尽心机往上爬。

    您跟夫人一直和和美美的,因为除夕那夜李明月烫伤了腿,还硬要喊你去,这才生出了嫌隙,夫人生产在即,您要是再管李明月的事(情qing),夫人只怕会动怒的。”

    爽子想说,除夕夜哪里就那么凑巧,整瓶开水都烫到了大腿上,只是这些话没有证据,便不好说了。

    谢惊蛰闻言,一言不发,茶色的眼眸微微闭起,他依稀还记得当年见那个小姑娘,她那般羞涩胆小,生活清贫,为了不被父母卖掉,投奔哥哥李贺,为了省钱就上山去挖野菜,捡蘑菇吃。

    大约是那个时候,他内心有所触动,想要照顾这个即使要吃野菜也要坚强活下去的少女。

    可才几年的光景,竟然变得如此的彻底。

    越野车一路开到医院,男人上楼去,就见陆野守在门口。

    陆野见他回来,低低地汇报道“夫人睡下了。”

    谢惊蛰点了点头,问道“老太太呢”

    “老太太生了一下午气,被赵嫂劝回去了。”

    男人点了点头,轻轻地推开门,进去。

    房间内留了夜灯,光线有些暗,天光从窗户里照(射she)而入,澜雪静静地坐在(床chuang)上,一言不发。

    谢惊蛰在黑暗中的视线一向极好,见她醒了,没有开灯,也不知道在黑暗中坐了多久,连忙开了灯,克制着内心的慌乱,沉声问道“澜雪,你怎么不开灯”

    澜雪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久到(身shen)子都有些麻木。醒来的时候,室内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一如她的人生。

    当年与澜家脱离关系之时,她以为她的人生肆意而自由,事实上后来才发现,不过是由一个坑跌到了另一个坑里,她在澜家的坑里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shen),可在谢家的坑里,她撞得头破血流。

    “这张合影,是你跟她拍的”她开口,声音微微沙哑,将手上一直攥着的照片递过去。

    谢惊蛰没有接,那张几年前跟李明月的合影掉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是。”男人茶色的眼眸微深,声音微微沙哑,不想骗她。那时候李明月有了人生第一部手机,欢喜的不行,趁着他不备,就自拍了一张,那也是两人站的最近的一次。

    谢惊蛰不(爱ai)拍照,原本想让李明月删除,但是看着她那样宝贝的模样,一时心软,没有提,却没有想到数年之后,这样的一张自拍照会成为攻击他跟澜雪的利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