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8章 有多远,滚多远
    “你以前想娶她是吗”她声音比之前还要沙哑,垂眼,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微红,指尖无法控制地颤抖,第一次正视他跟李明月的过去,不忍说他们结婚两年,别说合影拍照,就连联系都极少。

    谢惊蛰脸色沉郁,没有说话。

    澜雪低低自嘲一笑,(爱ai)(情qing)果然不讲道理,大约男人都喜欢那种看起来柔弱,清纯的女子。

    “手机给我。”她强忍着眼眶的湿意,说道。

    谢惊蛰一言不发将自己的手机解锁递过去。

    她打开他的手机通讯录,从第一个名字找到最后一个,找的缓慢且认真。

    找不到自己的,她找遍他的通讯录,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他连自己的电话都没有保存,顿时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结婚两年,原来只需要一张照片,一个电话号码,就能彻底地认清她在谢惊蛰心目中的地位。

    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她。可笑的是,她从小就喜欢他,明知道他不(爱ai)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嫁了,十八岁就为了他接手谢家的内务,努力做好一个少将夫人该做的事(情qing),为他生孩子,为了他跟地痞无赖斗,(挺ting)着大肚子去给他洗刷污名。

    为了他,一次次地挑战自己的底线,终是发现,他不是不懂(爱ai),他只是不(爱ai)她而已。

    男人见她突然落泪,俊美刚毅的面容陡然一变,高大的(身shen)子俯下来,伸手想抱住她。

    “滚。”她闭眼,将他的手机砸向他,精疲力尽地说道,“有多远,滚多远。”

    手机砸的黑屏,男人(身shen)子一僵,见她已经转过(身shen)去,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见她(身shen)子紧绷,整个人都呈现出防备的姿态,目光微微黯淡,克制地收回手,捡起摔坏的手机,出门去。

    男人坐在门外的长椅上,想抽烟,摸了摸口袋,发现仅剩的最后一包烟被抽完了。

    他中途也戒了一段时间烟,只是近期压力实在是太大,不知不觉地又抽了起来。

    男人想起澜雪以前跟他抢烟抽时的俏皮模样,薄唇不自觉地勾起,随即笑容渐渐地消失不见。

    “少将,要不在隔壁的房间休息一下”陆野一直守着在,刚才听到了里面砸手机的动静,目光微闪,换了任何女人都会动怒,夫人算是克制的了。

    谢惊蛰摇了摇头,长腿曲起,眯眼淡淡地说道“有烟吗”

    陆野连忙拿出烟来,替他点了一根,低低地问道“李明月一家的事(情qing),少将打算如何处理”

    “按规矩处理,往后断了给李明月的一切供给,让她主动退学,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男人垂眼,微微冷酷地说道。

    陆野微微一惊,没有想到少将居然这么果断就打算将曾经给予李明月的尽数收回。

    这几年李明月做的一些事(情qing),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知道少将能这样冷酷地处理掉李明月,他们何必忍到今天,早就提醒少将了。

    少将多年来(身shen)边没有一个女人,因为李贺的缘故,对李明月诸多照顾,大家都觉得时间久了,少将会娶李明月,一来是责任跟恩(情qing),二来是少将的心思从来就不在儿女(情qing)长上,娶陌生的女人不如娶个(身shen)边熟悉的。

    好在谢家门楣过高,老太太带着幼孙,将整个谢家撑起来,怎么可能会容忍少将娶这样一个女人。

    李明月的出(身shen)以及从小的家庭环境造就了她的(性xing)格以及人生格局,终是难登大雅之堂。这辈子都不会入老太太的眼,也不会有机会嫁入谢家。

    他也是头次见人将一手好牌打成这样的,若不是李明月痴心妄想,凭着少将对她哥哥的感激之(情qing),她往后的人生也不知道会多么顺畅,如今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那我明天就去处理这件事(情qing)。”陆野垂眼说道,“李家父母就直接关进去劳动改造,至于李明月那边,只怕还会闹一番事(情qing)出来。”

    “你看着处理。”谢惊蛰心(情qing)烦闷,抽了一口烟,发现心口堵得慌,似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怒气,微冷地说道,“走的时候检查一下,她那里任何有关我的东西都尽数处理了。”

    谢惊蛰虽然这几年跟她不过是见了寥寥数面,但是没准还有他不知道的东西呢毕竟西南军区那几年,他对她一直没有防备,如今不过是一张合照,就让他跟澜雪的关系极度恶劣,更别提其他了。

    澜雪生产在即,一点刺激都不能受,他连解释都不敢解释,生怕她(情qing)绪激动,影响胎儿。

    “好。”

    “今晚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边看着。”谢惊蛰朝着他挥了挥手,说道。

    陆野点了点头,转(身shen)离开,走出老远回头看了看,见男人抽着烟,孤(身shen)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想了想给爽子发了信息,让他买几包烟和吃食上来,少将这架势是打算守一夜了。

    信息才发出去,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陆野眯眼,走出医院,拿出特殊的通讯设备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郝叔刻意变音的声音传过来“计划有变,我们刚接到消息,中东的基地组织已经派人潜伏了进来,正在策划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报复谢惊蛰之前在中东地带的高压政策。你明天就安排我跟迦叶小姐见一面。”

    陆野脸色一沉,压低声音说道“迦叶小姐马上就要生了,这个时候根本就无法离开。”

    “中东这次过来的人穷凶极恶,目的很明显,就是报复谢家,大少爷已经动(身shen)北上了,我们会在黑市上将消息卖给军方,你那边要寸步不离地守着迦叶小姐,先安排我们见面,一切等大少爷到帝都再说。”郝叔说完便挂了电话。

    陆野脸色微沉,维和行动他没有参加,但是知道少将对中东的某些势力打击的过狠,会受到报复很正常,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丧心病狂地潜入进来。

    迦叶小姐才受了刺激,正是临盆的关键时期,若是被那些无孔不入的亡命徒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