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犹如绝望挣扎的困兽,想将她撕裂
    司迦南离开之后,陆野便心神不宁起来,兄妹两在里面呆的时间太长,司迦南出来时,眼神是前所未见的凶狠,还带着赤红,而夫人则一点动静都没有。

    今天下午澜珠来的时候,陆野便有了预感,夫人是个聪慧的人,如今生产在即,居然还见了澜珠,自然是为了问自己的身世。

    纸包不住火了吗?陆野不自觉地想到了少将大人,跟随谢惊蛰的七年,他其实也如同其他人一样,对谢惊蛰有一种盲目的崇拜,这个男人出身高贵,祖上三代都是军区高层,私底下他们都戏称,半个军区都姓谢,拥有这样的出身,谢惊蛰却比任何人都要拼,正直,勇敢,重情义,敏锐以及军事上有着惊人的才干。

    军区人人都以能成为少将的亲兵自豪,他因为年少时的经历,因为哥哥在金三角出生入死,被迫比别人努力十倍,百倍,花了七年的时间才一步步地走到了谢惊蛰的身边,即使如此也只能仰望着他。

    陆野低低地叹息,司迦南跟少将注定势不两立,无论少将娶夫人的目的是什么,这桩婚事终归要以惨烈的悲剧收场。这大约是少将荣光生涯里,唯一黯淡的一笔了。

    陆野心神不宁地守在门外,听到屋内传来破碎沉闷的声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打破了一般,顿时脸色一变,低声喊道:“夫人?”

    没有人应声。

    陆野推门进去,见澜雪捂着肚子,倒在地上,顿时脸色骤变,飞快地按铃,然后扶起她,沉声说道:“夫人,医生马上就到。”

    澜雪没有昏迷,脸色苍白,睁着乌黑漂亮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浑身疼的痉挛。她知道自己要生了,得知自己身世的那一瞬间,这个孩子就想着要出来了,她忍了很久,送走了司迦南,才敢觉得疼。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能让他留下来涉险。

    响铃一响,便有医生和护士急急地赶来。

    “夫人羊水破了,马上打催产针。”

    “推到一号产房。”

    “是顺产还是剖腹产?”

    “家属呢,家属在哪里?”

    场面顿时紧张起来。

    谢惊蛰到医院的时候,看着房间里空无一人,脸色大变,赶到手术室时,女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说道:“夫人有难产的迹象,只能剖腹产。”

    “无论如何,都要保大人平安。”谢惊蛰沉声说道,握起的拳头,手背青筋暴起,声音沉到近乎阴沉。

    医生半点也不敢耽搁,急急忙忙进了手术室。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还有半个月才到预产期吗?”谢惊蛰目光深沉地问向陆野。

    陆野不敢瞒着,低低地说道:“下午的时候,夫人见了澜珠,澜珠说了一些话,当场就气到了夫人,晚饭之后,赵嫂回谢家给夫人取宵夜,我听到里面传来动静,推门进去就见夫人倒在了地上。”

    陆野说着将澜雪的手机递了过去。

    谢惊蛰解锁手机,看见李明月发来的照片以及信息,瞬间浑身散发出冷冽凌厉的气息,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犹如陷入了冰窟一般,他不该去见李明月,不该给她有机可趁。

    男人第一次涌现出浓烈的杀意来。

    “派人将李明月带过来,不准她包扎伤口,澜雪一日不脱离危险,便让她血流尽致死。”男人眼底都是冷酷之色,“还有澜珠。”

    陆野低低地应了一声,给爽子发了信息。

    谢惊蛰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看着手术室亮着的灯,生平第一次度日如年,心口窒息。

    “她进手术室的时候,有说什么吗?”男人低哑地问了一句。

    陆野垂眼低低地说道:“夫人说,保孩子。”

    谢惊蛰浑身一震,高大的身子有一瞬间的轻颤,双手紧握成拳,狠狠地盯着手术室,内心闪过一丝的绝望。为什么要保孩子,他们以后还可以有很多的孩子,不是吗?

    澜珠拿了澜雪的一百万,一顿胡吃海喝,在夜店被人逮住,原本吓得瑟瑟发抖,等在医院看到谢惊蛰时,顿时喜出望外,惊喜地说道:“惊蛰,你怎么知道我回国了?你要是想见我,给我打电话就好,不用派人来接我。”

    谢惊蛰见她被押了过来,俊美冷肃的面容没有一丝的情绪,茶色的眼眸闪过冷酷的光芒,伸手攫住了澜珠的手腕,施力狠狠地捏了下去。

    澜珠感觉手都要被他捏断了,疼的哭喊道:“惊蛰,我是澜珠。”

    “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对女人出手。”男人冷酷地说道,眼底闪过一丝的厌恶,沉沉地问道:“你下午都跟澜雪说了什么?漏了一个字,就断一根手指。”

    男人说完,手指毫不留情地捏了下去,澜珠惨叫一声,浑身犹如烂泥般跌在地上,疼的汗如雨下,她的手,断了,一定是断了。

    “我说,我都说。”澜珠脸色惨白,发抖地说道,“澜雪问我她的身世,我偷听到了我爸妈的对话,知道十七年前,澜雪被送到我们家的时候,帝都发生了一桩贪污案,我爸说澜雪可能就是他们家的女儿,不然谢家不可能对她这么好。我就说了这件事情,别的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澜珠颤颤巍巍地说完,被捏断手的恐惧将她深深地笼罩着,为什么她之前会喜欢上谢惊蛰,这个男人这么恐怖,就是一个疯子。

    谢惊蛰听她说完,脸色阴沉,内心一股暴虐的气息拔地而起。

    十七年前的事情,早就无证可查,但是帝都的一些老牌名门对当年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的。

    当年是谢家揭发了容家的贪污案,借此拔掉了当年帝都的几大政敌,从此真正成为帝都的第一名门,这件事情只要问问上一辈人,几乎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他们瞒了十七年,想给澜雪新的身份,新的生活,都被毁了,一切都被毁了,他和澜雪的婚姻也被彻底地毁掉了。

    谢惊蛰呼吸沉重,茶色的眼眸透出几分的血腥之色,盯着澜珠,犹如绝望挣扎的困兽,想将她撕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