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那我们去南洋守株待兔?
    大雪一连下了七日未停,满城银装素裹。

    葬礼的事情早先就准备好了,只是没有纳入日程,年关将近,若是再不下葬,死去的人只怕要成为孤魂野鬼了。

    谢惊蛰再不愿意承认,也知道她不会回来了,她活了短暂的二十年,人生才刚刚开始便结束,他不能让她死后都无枝可依。

    葬礼选在了风雪的最后一日,由于尸骨无存,葬的是衣冠冢,天地寒冷,墓碑上只刻了澜雪的名字。

    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也极少,谢家人以及霍离,霍青青,还有谢家旁支跟澜雪玩的比较好的两个小姑娘。

    霍离已经定好了年后就去美国,走之前还能再看她一眼,已是欣慰。

    霍青青跟谢兰谢昭则哭成了泪人。世事无常,大体不过如此。

    谢惊蛰看着她们豆蔻一般的年纪,想到澜雪死的时候,才二十,喉咙微微腥甜,被他强自压了下去,低头看了一眼怀里拽着他冰冷衣领的小不点。

    谢小泽伸出胖胖的小手,好奇地抓着他衣服上的扣子,一边吐着泡泡,一边稚嫩地叫道:“爬爬,爬爬……”

    爬爬看起来好凶,还不理人,小不点奋力地蹬着小短腿,小脚丫子一脚踩在了男人的胸口,伸着小手越发兴奋地去揪他的下巴。

    男人下巴都是新冒出的青色胡渣,怕伤到小不点,身子坐直了点,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将小不点往怀里一按,替他挡去风雪。

    等祭拜的人散去后,谢惊蛰才抱紧怀里的小不点,冒着风雪,送他跟老太太回谢家去。

    *

    迦叶猛然从梦里惊醒过来,感觉自己泪流满面,似乎枕头都湿了一片,梦里梦到的场景,梦醒即忘。

    她看了看对面床上不断呓语的清欢,有些艰难地起身,走到她的床前,轻轻推了推她,喊道:“清欢。”

    清欢惊醒过来,挣扎着坐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低低地说道:“迦叶,你怎么下床了。”

    迦叶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跟双手,触手冰冷,桃花眼微红地说道:“你已经昏迷好几天了。”

    清欢看了看四周,发现不是林中的小木屋了,是砖瓦建成的房子,装修的极好,木质地板,柔软的沙发,大床也是柔软的不像话,屋内还有空调,顿时愣了一下,沙哑地问道:“我们被救了吗?”

    昏迷前的记忆有些破碎,她只记得林中有枪声,她背起迦叶就往深山老林里窜,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觉得迦叶长得这么好看,不能被坏人抓去了。

    迦叶伸手握住她的手,微微哽咽道:“你这傻子,你为什么不说你有了身孕?”

    当时她不能动弹,听到枪声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平日沉默寡言的少女,背起她就走,她趴在她瘦弱的背上,两人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直到她闻到血的腥味,见她站都站不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苍白地挣扎起来。

    “迦叶,你别动,我快背不动你了。”她弱弱地说道,手却紧紧地抓着她不放。

    迦叶看着鲜红的血沾湿她的裙角,顺着白皙的小腿流下来,渗进土地里,突然之间就再也不敢动了。

    司迦南找到她们的时候,清欢已经昏迷,依旧牢牢地抓着她的手。

    她紧绷的情绪陡然之间就崩溃了,哭道:“小清欢会不会死?”

    司迦南轻轻地抱住她,沉沉地安慰道:“不会死,我们谁都不会死的。”

    迦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子,看起来柔弱如漫山遍野的野花,去比谁都坚韧,不懂放弃。

    她欠了清欢两条命。

    清欢沉默了一下,眉眼寡淡,带着一丝的悲凉,低低地说道:“是命。”

    一切皆是命。

    “我们以后做好姐妹吧,我叫迦叶,比你大两岁,以后我是姐姐了。”迦叶趴在她的床前,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努力地微笑道。

    “我叫清欢,比你小两岁,以后我是妹妹了。”清欢靠在床榻,脸色苍白如纸,露出一个淡如小雏菊的笑容。

    “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南洋。南边最繁华的地方。”

    “那我们一起去南洋吧。”迦叶眯起漂亮的桃花眼,笑道,“我让司迦南赚很多的钱,我们一起去南洋安家。”

    “好。”清欢微微一笑。

    数月后,清欢身体好转,背上行囊,趁着司迦南外出的机会,离开了金三角坐车辗转去中东。心有枷锁,她想去寻找救赎。

    这半年来,司迦南对她渐渐上心,一开始是吓唬和逗弄,最后是用美男计,清欢有些慌,原本想跟迦叶再多待一段时间,想了想,还是离开吧。

    司迦南回来之后,得知迦叶放走了清欢,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地说道:“司迦叶,你可真是能耐,你嫂子都能放走?”

    迦叶身体已经好转,平日里只要不剧烈地运动,吃饭散步这样的事情都能做了,见他气得脸都沉了,噗嗤笑了一声,说道:“腿长在小清欢身上,我又拦不住,再说了,你自己魅力不够,整日里不是打打杀杀的,就是阴晴不定的,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你。”

    “司迦南,女人都是要娇养的,跟着你打打杀杀,不合适。”迦叶慵懒地说道。

    司迦南俊美的面容沉了下来,他以前没有想到安定的事情,心里所想的都是如何扩张地盘,如何扩大势力,如何在这一片区域成为霸主,掌握令军方都忌惮的军权,如今迦叶也接出来了,她还忘记了过去的事情,地盘也有了,军权也有了,是该想想以后的事情,总不能打打杀杀一辈子。

    “那就找地方安定下来,给我十年的时间来攒钱攒势力,不,五年就够了。”司迦南咬牙说道。

    “那去南洋吧,小清欢就是从南洋来的,我们过去守株待兔。”迦叶眯起桃花眼,犹如小狐狸一般笑出来。

    “成。”男人一锤定音,妹妹说去哪里就去哪里,而且没准还能捞到一个媳妇,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