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他也想跟媳妇睡
    迦叶细细地问了一遍谢小泽,得知父子两一直住在自己搭建的小木屋里,衣食住行都靠一双手劳作,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顿时内心百感交集。

    她在金三角养伤的那几年,也是与世隔绝的,莫名地跟这父子两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不少。

    她对这个孩子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孩子爹也双腿瘫痪,看起来呆傻,没有攻击性,她跟司迦南最不差的就是钱,既然投缘就索性照拂这父子两一二。

    她这几年性情越发肆意洒脱,不拘小节,丝毫没觉得捡到一对父子两是多么大的事情,反而还有些开心。

    她跟司迦南都是抱着孤独终生的打算,司迦南这些年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上杀孽太重,能活一世,兄妹相守已经是上天对他最大的宽容,并不奢望能有后嗣,这也是为何明明很喜欢清欢,却依旧成全她跟厉沉暮的原因。

    迦叶自己则是对男人完全不感兴趣。若是说清欢是外表冷漠内心狂热,她则相反,这几年能进她内心的人寥寥数人。

    来南洋这些日子,她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出去上班,又不像清欢那样有自己的事业,如今捡到这么一对穷的令人发指的父子两,迦叶觉得日子终于不再是养病,发呆,养病了。

    “你们住一楼,等会我让人送家具过来。”迦叶看向进门起就一言不发很是沉默寡言的男人,事实上从见面开始,这个男人好像就说了一两句话?

    “谢先生,往后你带着小泽住这边,帮我看房子就好,阿姨会每天来保洁,这些事情不需要你做。我每月给你一万的工资,嗯?”迦叶试图跟眼前的男人沟通。

    “不要钱,我会做饭,抵食宿。”男人惜字如金地开口,声音都低沉得有些模糊,茶色的眼眸看了一眼她越发娇艳的面容,然后移开了视线,身子有些紧绷。

    “那给五千的工资,南洋不是你们山里,开销很大,你不花钱,小泽还要花钱呢。”迦叶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一眯,这男人果然迂腐呆板,这么萌的孩子跟着他,太受委屈了。

    “不要钱。”男人俊脸微沉,他有钱。

    迦叶见他一脸冷峻,在轮椅上坐得笔直,衣服纵然有些粗糙,但是洗的干干净净,是个很要面子很要强的男人,迦叶知道一些有缺陷的人,会努力想向别人证明,更需要社会的认同感,顿时也不再说话,爱要不要。

    很快家具跟一些日用品都送了过来,迦叶选的都是最贵最好的,而且是按照她的品味来的,风格偏简约日系,感觉很搭这个男人,毕竟她活了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见穿麻布衣服的男人。

    “对了,需要什么直接打电话,不用付钱。”迦叶将家里的密码,衣食住行的名片卡包给他,眯眼微笑道,“以后你就是管家了,饭菜一定要好吃,别的我没什么要求的。”

    “嗯。”男人低沉地应了一声,他知道司迦南有钱,司家兄妹的衣食住行都有专供。

    见到迦叶的瞬间,他就能大致猜到当年的医院仓库爆炸一案是司迦南跟陆野里外接应,动了手脚救走了迦叶。如今得知她还活着,他内心多年的戾气尽数消散,丝毫不会怪罪司迦南,唯一要怒的大约就是司迦南藏了她六年。

    男人内心稍稍苦涩,还好只是六年,不是六十年,也不是永生不见。

    只是当年的爆炸,迦叶到底是伤了根本,听闻她体弱多病,一年有大半的时间都要养伤,谢惊蛰便心口微窒,一定要给她把身体补回来。

    迦叶交代完,接到清欢的电话,拎着包便出门去了。

    迦叶一走,一直蹲守在小洋房外面的爽子飞快地将少将跟小少爷的行李送过来,爽子至今还没有从夫人活过来的震惊里回过神来。

    “回帝都的行程延后,以后没有紧急的事情,你不要出现了。”谢惊蛰沉沉地交代着。

    “少将,要在南洋常住?”爽子傻了眼,那帝都军区那边的事情怎么办?

    “嗯,夫人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暂时不要告诉老太太,你今夜就带人离开南洋,造成我离开的假象。”谢惊蛰低声交代着。

    “少将,我们都走了,您怎么办,我回一趟帝都,再过来吧。”爽子急了,少将最艰难的时刻他都没走,现在怎么能离开,司迦南恨不能弄死少将,要是知道少将住进了夫人这里,怕不是分分钟就扛枪过来了。

    “不用,司迦南的人认识你,都回去,等我后面的指令。”谢惊蛰声音一沉,俊脸绷了起来,南洋是厉沉暮的地盘,他如今带着儿子化身为山里来的鳏夫,司迦南只要被缠住手脚,就没精力注意到他。

    更何况,司迦南做贼心虚,只怕这段时间为了避人耳目都不会联系迦叶,他住到迦叶这里反而最不引人注意。

    “金三角的人都让他们回来,司家兄妹的事情不准再查了。”谢惊蛰淡淡地交代着,既然司迦南就是容家的后人,往后他自然不会对金三角动手,如今他反而要帮着司家兄妹掩盖身份。

    爽子点了点头,领命离开。

    “老谢。”谢小泽同学将行李箱拖进房间,有些苦恼地探着小脑袋,说道,“我想跟妈咪睡,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跟妈咪睡过一次。”

    他也想跟自己媳妇睡!谢惊蛰冷哼了一声,冲着谢小泽招了招手,淡淡地说道:“你妈咪忘记了很多事情,所以帝都的所有事情都不准提,包括谢宅,包括太奶奶,只能提小木屋的事情,知道吗?”

    “遵命。”谢小泽同学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拽着老谢的衣服,双眼亮晶晶地问道,“那我们以后都跟妈咪住在南洋吗?”

    “嗯。”谢惊蛰点了点头。他如今的身份不能提,过去也不能提,先跟迦叶培养感情再说。男人对眼前的一切很是珍惜,只要能看到她,能跟她说说话,便很幸福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