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 迦叶,出事了
    迦叶原本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才能让男人愿意治腿,结果自己才提了一句,谢惊蛰就同意了,顿时微愣了一下,好像(挺ting)容易的?

    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视了一眼。男人目光深邃,视线缠绵,迦叶被他看的心口微烫。

    谢小泽同学正好睡醒,揉着惺忪的眼睛,穿着棉质的小猴子印花的睡衣走出来,奇怪地问道:“妈(咪mi),老谢,你们在做什么?”

    两人慌不迭地错开视线,不知为何有种被当场逮到的错觉。

    谢惊蛰轻咳了一声,低沉地说道:“迦叶,你把桌子收拾一下,吃早饭了。”

    男人说完就转(身shen)继续煮豆浆,(身shen)后传来谢小泽同学大惊小怪的稚嫩童音:“老谢,你今天穿新衣服了耶。”

    谢惊蛰(身shen)子微微僵硬,耳尖地听到了迦叶似有若无的轻笑声,顿时拿着勺子的手想一勺子打在谢小泽的脑袋上,养了这些年,白养了。

    “谢宝,去刷牙洗脸哟。”迦叶忍着笑,摸着谢小泽的脑袋,带着他去院子里洗漱。

    男人不自觉地透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院子,见谢小泽抱着迦叶撒(娇jiao),唇角勾起,目光柔和起来,低低地喊了一声迦叶,声音几不可闻。

    早饭之后,谢惊蛰带着两人清明扫墓,随后两天一直都是淅沥的(阴yin)雨天气,迦叶便窝在小木屋里看雨,不想动弹,真的有度假的感觉。

    她已经完全将小木屋当自己的家,每天懒散地发着呆,然后给清欢发信息,问她的状况。司迦南中途联系了她一回,说不(日ri)就返回南洋,一连三(日ri)都没有消息传回来,迦叶内心隐隐不安,住了几(日ri)便回了南洋。

    司迦南出事的消息传来时,南洋正是梅雨季节。傍晚时分的一场磅礴大雨,伴着惊雷声,迦叶在院子里看着雨,清欢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声音带着压抑的哽咽声:“迦叶,司迦南在欧洲出事了。”

    迦叶愣了一下,站起(身shen)来,(身shen)子有些发抖,想上楼,结果险些被桌椅绊倒。

    谢惊蛰已经提前得知了消息,见她慌得六神无主,脸色发白,面容有些冷峻,抓住她的手,沉稳地说道:“迦叶,你别慌,我陪你一起去欧洲。”

    对,去欧洲,她咬紧红唇,双眼氤氲起来,她要去欧洲把司迦南找回来。

    谢惊蛰的动作极快,当天晚上就将谢小泽送到了帝都去,然后带着迦叶直飞意大利,再去司迦南出事的地点梵蒂冈。

    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司迦南的欧洲之行本来就极为的隐秘,行踪上很是小心翼翼,军方这边也是在司迦南失联了五天之后,才意识到人出事了,而金三角那边隐约猜到了什么,但是没有敢告诉迦叶。

    迦叶到了梵蒂冈之后,陆成也带人到了梵蒂冈,开始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然而人就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别说金三角,就连军方都查不到司迦南的行踪。

    “少将,我们刚查到,司迦南失踪期间跟意大利当地的军火商巴特有过来往,巴特近期垄断了欧洲黑市军火的好几条路线,实力大增。”爽子将查到的消息汇报上来,说道,“如果所料不差,司迦南在欧洲黑市军火的路线就是被他吞下的。”

    谢惊蛰皱起眉头,双眼隐隐深沉,找了这么多天,司迦南肯定是凶多吉少,只是这件事(情qing)却不能告诉迦叶。

    如今迦叶失忆,忘记了过去的事(情qing),司迦南是唯一一个知道容家跟谢家恩怨的人,若是司迦南出了意外,他跟迦叶必然能有好的结果,只是迦叶跟他兄妹感(情qing)过深,这一番变故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继续查。”男人低低地吩咐下去。

    欧洲找人,且是从事黑市军火的人,犹如大海捞针。迦叶索(性xing)常年待在欧洲,一找就是两年多,期间去瑞士做了最后一次手术,便待在了瑞士休养。

    谢惊蛰也一直留在瑞士做腿部的康复治疗。

    “你要送晞安去帝都上学?”迦叶做完手术之后,留在瑞士休养了半年,期间清欢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跟厉沉暮离婚之后,独自带着顾晞安生活在法国南部的小镇。

    “是有这个打算,不过晞安还小,等他四岁的时候,再考虑。”清欢冲着顾晞安招手,笑道,“晞安,跟漂亮姨姨打声招呼。”

    顾晞安今年三岁半,粉妆玉琢的小不点,很是早熟老成,别的小朋友这个年纪都是沉迷各种玩具,顾晞安则沉迷各种书籍。

    “姨姨好。”小不点(奶nai)声(奶nai)气地问好,然后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视频里的迦叶,漂亮的小脸蛋很是认真地说道,“姨姨,妈(咪mi)昨晚又很晚才睡。”

    猝不及防被打小报告的清欢愣了一下,抚着额头无奈地说道:“晞安,妈(咪mi)昨晚是复习功课,而且12点就睡了。”

    “哦。”小不点慢腾腾地说道,“晞安睡的时候,妈(咪mi)还没睡。”

    迦叶噗嗤笑出声来,笑道:“顾清欢,你儿子都能管着你了,你还整(日ri)熬夜,要听晞安的话。”

    “是,你们说的都对。”清欢也随着笑了出来,摸了摸儿子漂亮的小脸蛋,亲了一口,然后让小不点继续去看书。

    “我感觉你们家晞安妥妥的学霸一枚,这才多大,就整(日ri)抱着书啃。”迦叶笑道,想起厉沉暮那种反复无常的(性xing)格,清欢与他的孩子,居然是这样的纯良温厚,不(禁jin)感慨万分。

    “许是受我的影响,我这两年一直忙着读书,也没有时间带他玩,(性xing)格太安静不怎么活泼。”清欢笑道,她(性xing)子安静,顾晞安也安安静静,早熟的很,“这都快三年了,你跟谢惊蛰如何了?考虑结婚吗?”

    对于司迦南,两人都闭口不提,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不过是抱着微弱的希望等待奇迹罢了。

    “他现在的双腿治疗有了一定的成效,不过还是不能长久的站立。”迦叶收敛了笑容,淡淡地说道,“这两年多,与其说我陪着他治疗腿伤,不如说他陪着我找司迦南。只是司迦南一(日ri)没有消息,我便一(日ri)定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