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来人,将他打残了撵出去
    冷(情qing)看着眼前俊美到近乎妖孽的男人,听到他一本正经,(诱you)惑地喊她小(情qing)儿,常年封闭的心弦轻轻一颤。

    自从她不能说话之后,尝遍了世间人(情qing)冷暖,以前围绕在她(身shen)边的公子哥,如今都围到了冷若水那里,毕竟一个哑巴是不可能继承冷家的产业的。

    若不是因为冷氏有三分之一的股份在母亲那里,母亲又留给了她,她只怕早就被赶出锦城了,其实这些年父亲听信了继母的谗言,将她丢到了意大利,基本也是让她自生自灭。

    她如今再也不敢轻信任何人,可对这个自己救的男人,似乎又不太一样,他们都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有一种难言的信任。

    冷(情qing)取出便签纸写道:“司先生,你想终止协议的时候,可以随时跟我说。”

    司迦南闻言,桃花眼灿若寒星,勾唇笑道:“好。”

    “大小姐,家里的三名司机都有事,不能来接,先生让我们自己打车回去。”赵管家打了司机电话之后,愤愤地挂了电话,说道。

    冷(情qing)双眼黯淡了几分,她早就猜到了。家里没有任何人欢迎她回来。

    “我开车来的,走吧。”司迦南风流倜傥一笑,接过管家手里的推车,推着行李就往前走。

    “司先生,你这么快就有车了?”赵管家喜出望外地问道。

    “刚提的。”

    等司迦南将行李都放进车里,赵管家已经嘴巴都合不拢了,布迪加威龙?这车得几千万吧?

    冷(情qing)看到车微微一愣,她记得席俊霖也有一辆同款的车,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司迦南特意买的同款。

    “司先生,你该不是去借高利贷了吧?”赵管家一脸严肃地问道,死活不上车。

    司迦南错愕了一下,长臂一伸,将一脸古板的老管家勾肩搭背地带到了一边,没一会儿老管家就喜笑颜开了。

    冷(情qing)在一边看的有些惊讶,见一向保守古板的管家居然被他治的服服帖帖,顿时对冷家之行不再那么畏惧,内心生出了一丝的希望,也许这个男人的出现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

    冷宅坐落在锦城最金贵的别墅地带,仿照的是苏州园林的格局建造,作为已逝冷夫人的遗产,这处锦城独一无二的宅子原本是属于冷(情qing)的,不过这些年一直被继母龚美珍霸占着,冷(情qing)回自己的宅子还要看继母的脸色。

    赵管家一路上已经将冷家的(情qing)况都说了一遍,司迦南将车开的顺溜,一个小时不到就到了冷宅,看着眼前这古朴大气的宅子,俊美邪气一笑,不错,以后这就是他的新家了。

    冷宅里几乎都是龚美珍的心腹,佣人见离家多年的大小姐居然是坐着豪车回来的,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立刻一溜烟都跑去汇报了。

    腊月二十八,第二天就是除夕了,得知冷(情qing)这一(日ri)回来,龚美珍带着女儿冷若水一早就去做造型,打扮的精致得体,雍容华贵,还特意邀请了未来的女婿席俊霖以及侄子龚斐过来吃完饭,打算冷(情qing)回来的第一天,就给一个下马威,让若水压的原配生的死丫头头都抬不起来,得知冷(情qing)是坐豪车回来的,顿时大吃一惊。

    这死丫头当初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又不能说话,怎么还会坐豪车回来?

    “妈,是姐姐回来了吗?”冷若水生的只能算清秀,好在妆容精致,三分的美貌给化出了七分来。

    坐在一边喝茶的席家大少席俊霖跟龚斐闻言都抬起了头,表(情qing)不一。

    阿(情qing)离开有五年多了吧,席俊霖微微恍惚,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当年若不是出了那场意外,阿(情qing)也不会变的痴傻不能说话,家里也不会悔婚,转而让他跟冷若水订婚。

    席俊霖看了一眼面前的冷若水,知道为何总觉得少了一点心动的味道。

    一边的龚斐则眼前一亮,等他娶了冷(情qing)这个丫头,将冷家三分之一的股份拿到手,以后就能在锦城横着走了,到时候花天酒地还用冷家给他擦(屁pi)股?

    “这丫头也真是的,就算变成哑巴,痴痴傻傻的,家里又没人嫌弃,她硬是要跑到国外去,家都不要了,不过好在回来了,回来就好呀。”龚美珍对着未来的女婿笑道,不着痕迹地将冷(情qing)又踩在地上贬了一番,眼底都是轻蔑,原配生的死丫头就算坐豪车回来的又怎么样,还不是摆脱不了痴傻哑巴的名声,当年能气死老的,对付一个小的不还不简单?

    龚美珍话音未落,外面一行人已经进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一(身shen)儒雅绅士的西装,一米九的(身shen)高,卓越不凡,面容俊美邪气,周(身shen)气息狂野,这种狂野和绅士的组合,给人一种强烈的冲突感,一进来就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男人优雅地环视一周,桃花眼似笑非笑,转(身shen)对着(身shen)后的冷清笑道:“小(情qing)儿,我们住几楼?”

    众人这才看到男人(身shen)后的冷(情qing),这一见齐齐一震,尤其是席俊霖,目光炯炯地迸发出了亮光,五年多未见,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变化,他们这些人早就沉浮在世俗里变得庸俗,可阿(情qing)好似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的文艺清新。

    龚斐也眼前一亮,没有想到冷(情qing)长大了,长的这么好看,他之前玩的那些女人给她提鞋都不配,等他娶回家一定要好好玩玩。

    龚家母女则脸色难看起来。

    冷若水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来就要拉着她的手,笑道:“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冷(情qing)不动声色地往司迦南的(身shen)边靠了靠。

    男人勾唇,将她揽在怀里,桃花眼深邃如夜空,对着冷若水低沉地笑道:“你就是若水吧,我是小(情qing)儿的未婚夫,你喊我姐夫就好,小(情qing)儿一路比较累,我先送她去休息。”

    司迦南话音未落,大厅里已经齐齐倒抽了一口气,龚美珍分分钟就站了起来,厉声说道:“哪里来的骗子,想骗我们冷家的人,来人,将他打残了撵出去。”

    冷家的佣人闻言都上前来,虎视眈眈地就要撵人。

    司迦南眼底闪过一丝的血腥之色,唇角冷笑,从进了冷宅开始,他就注意到冷(情qing)的表(情qing)不太对劲,好似被抽去了所有的活力一般,变得呆呆傻傻,此时见龚女士这股狠劲,瞬间就明白了,若是不扮痴傻,只怕小(情qing)儿早就丢了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