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只有她才能让他如此患得患失,爱的疯魔
    因近期要回瑞士,谢惊蛰这几(日ri)比较忙碌,等匆匆忙完回到谢宅的时候,里里外外没找到迦叶,听赵嫂说迦叶开车出去了,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男人坐在客厅里,坐立不安,迦叶在帝都几乎是没有朋友的,她出去做什么

    谢惊蛰脸色几度变化,忍了十几分钟之后便再也坐不住了,起(身shen)给迦叶打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没有人接。

    茶楼里,迦叶得知谢惊蛰与他前妻的事(情qing),心(情qing)陡然之间就有些沉郁。这几年来,谢惊蛰几乎是无理由地对她好,真的是因为害死了前妻,内心愧疚,所以男人将所有的补偿都投(射she)到了她的(身shen)上把她当做替(身shen)吗

    迦叶垂眼看着杯中漂浮的茶叶,淡淡的茶香弥散在房间内,谢家姐妹能约迦叶出来已经是极限,自然不敢多说什么,霍离则不一样。

    谢惊蛰是得到又失去了,可霍离从头到尾都只是暗恋,从未得到,骤然失去,最难承受。

    “今(日ri)我所说的,没有半句虚言,你若是不信可以问谢惊蛰。”霍离冷淡地说道。

    “好,多谢款待,我先回去了。”迦叶起(身shen),微笑着离开。

    迦叶一走,谢家姐妹就看向了霍离,问道“是澜雪吗”

    霍离微微眯眼,低低地说道“不确定,十有是她,只是这里还有很多事(情qing)想不明白。”

    也许一个人的名字出(身shen)经历会变,可是那种心动的感觉不会变。霍离感觉自己看向她的时候,心跳动的厉害,纵然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陌生的,那张久违的感觉却又回来了。

    只是澜雪为什么会装作不认识他们,是失忆还是别的原因澜雪的那个哥哥又是怎么一回事

    霍离觉得这里面迷雾重重,也许有他不知道的事(情qing)。霍离突然就想到了当年澜雪带他见的那位郝叔,一个敢调查军区少将的人,顿时心生一惊,他怎么忘记了这个人,若是澜雪的(身shen)世本(身shen)就有问题,那这一切就不难解释了。

    “如果是澜雪的话,为什么谢(奶nai)(奶nai)跟堂哥都说不是呢”谢昭有些不解地说道,“就算堂哥之前有白莲花初恋,可谢(奶nai)(奶nai)一直将澜雪当孙女看的,怎么之前的(身shen)份就不能承认了”

    “这件事我会去调查清楚,你们先回去吧。”霍离起(身shen),淡淡地说道。

    谢兰谢昭对视了一眼,又看了一眼霍离,点了点头,问道“那你还回美国吗”

    “暂时不回,等这件事(情qing)彻底查清楚再说。”霍离看向窗外的冬景,淡淡地说道。

    迦叶出了茶楼,看着干净宽敞的街道,因是大年初四,路上的行人极少。她在茶楼里表现还算镇定,出来时被冷风一吹,便感觉有些冷。

    这几年,她的(性xing)格也稍有变化,尤其是司迦南失踪,清欢带着孩子离开后,颇有些世事无常之感,谢惊蛰一直陪在她(身shen)边,即使嘴上不说,她心里也是一直将他当做除了哥哥和清欢以外最亲近的人。

    替(身shen)吗她咬了咬红唇,若是司迦南在(身shen)边就好了。

    迦叶到谢宅的时候,刚下车就见谢惊蛰等在门口,男人坐在轮椅上,脸色有些难看,看见她,俊美(阴yin)沉的面容闪过一丝的如释重负,上前来,沉沉地说道“我打你的电话打不通。”

    他已经连续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迦叶一直没接,最后电话直接就打不通了。

    谢惊蛰的脸色(阴yin)沉得整个谢宅佣人大气都不敢出。

    男人已经让爽子去查迦叶的行踪,得知她居然去茶楼见了霍离,顿时心底也不知道是恐慌更多还是愤怒更多。

    他不能质问她,不能限制她的自由,甚至都不能问霍离这个人,只能按捺着(性xing)子,等在谢宅门口,等她回来。

    迦叶见他居然等在门口,这才想起从包里拿出手机,手机直接没电黑屏了。

    “手机应该没电了。”迦叶对上他深邃的眼眸,慢了半拍地说道。

    男人定定地看着她,伸手握住她的手,满腹的焦躁、恐慌以及不安都化成了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怎么穿这么少,要是冻到了,怎么办”

    迦叶看着他自己只穿了一件开司米的灰色毛衣,也不知道在冷风里等了多久,耳朵都冻的有些红,怔怔地看着他说道“谢惊蛰,你喜欢我什么”

    男人没有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事实上他也没有细想过,只觉得她应该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至于喜欢什么,应该是问不喜欢她什么,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走得太近,不喜欢她不说行踪就出门,不喜欢她至今还没有嫁给自己,余下的都是喜欢。

    喜欢到午夜梦回时,心口窒息地疼。

    “都喜欢。”男人低低地说道,拉着她进谢宅。今年的(春chun)天来得异常的早,他们回来时帝都的雪都化了,“迦叶,我们回瑞士去吧。”

    在瑞士,只有他们两,没有过去的恩怨,没有帝都名门,没有那些阻挠他们在一起的人,只有他们两人。

    迦叶点了点头,说道“好呀。”

    她看着谢惊蛰的侧脸,没有问任何有关他前妻的话题。霍离的话让她有些恐慌,可人与人的缘分本就是有期限的,在还能再一起的时候就好好在一起吧,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谢惊蛰,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她帮他推着轮椅,眨着黑白分明的桃花眼,笑眯眯地问道。

    男(热re)的心都漏跳了一拍,修长粗粝的大掌紧紧地攥紧扶手,轮椅停驻不前,他侧(身shen),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低沉地问道“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最像一块木头。”迦叶被他深邃专注的目光看的有些脸(热re),不过她向来是(爱ai)憎分明的人,喜欢就说。

    谢惊蛰唇角不自觉地勾起,茶色的瞳孔看着她,目光缠绵,突然觉得木头大概是天底下最可(爱ai)的东西了。

    “木头是很死脑筋的,你喜欢上就不能反悔。”他握住她的小手,声音低沉暗哑,带着笑意,感觉半个小时前,心如同(身shen)在地狱,如今又回到了天堂。

    这世间只有她才能让他如此患得患失,(爱ai)的疯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