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一身罪孽尽止于此,何必留下子嗣延续
    迦叶跟谢惊蛰到意大利之后,便找到了疑似见到了司迦南的人,一番咨询调查,在意大利待了一周还是一无所获。

    欧式庄园内,陆成将迦叶近期的行踪汇报了一下,低低地问道“老大,大小姐都找到了意大利,为什么不索(性xing)见上一面我可以引开谢惊蛰。”

    司迦南快速浏览着电脑上近期的欧洲黑市动态,俊美邪气的面容微微一凝,摇头说道“反正很快就要见面,不急在这一时,清欢回帝都,依照迦叶的(性xing)格,肯定会跟着回去。”

    回帝都之时,就是他报复谢家之时。司迦南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幽暗的光泽,若不是当年的事(情qing)年代已久,如今想要取证难上加难,他何苦隐忍至今。

    这段时间来,司迦南的余毒已经完全清除了,不过从明处化成了暗处,暗中招来了陆成,做起了军火商,至于金三角的一亩三分地,在司迦南失踪之后,遭到了当地军阀的反扑,之前的地盘缩小了近一半,好在陆成这几年艰难地守了下来。

    “还有就是政府方要求亲自跟你见面,签署协议,才决定接纳我们在金三角的兄弟,将他们纳为正式军。”陆成说起另一件事(情qing)就喜上眉梢。

    努力这些年,跟政府方多次接触,在双方的试探磨合之下,如今协议即将达成,只要司迦南出面担任政府的军职人员,往后他们就可以成为正规军了。

    司迦南点了点头,若不是想洗白带迦叶过安稳的生活,安顿好跟着他多年的部下,他也不会转而选择跟政府方合作。

    “你约个时间。”司迦南勾唇说道,这件事(情qing)也不想再拖下来,等他跟当局达成协议,就更多了一重筹码,翻案才更有把握。

    陆成领了命令,便去安排这件事(情qing)。

    司迦南看着欧式小庄园内繁花锦簇的景致,莫名地就想到了生活了十几年的金三角,密林遍布,(阴yin)暗潮湿,最多的就是坐落在溪流边的小村庄,晒得黝黑的妇人以及因为生存时刻受到威胁而显得麻木的面孔。

    没有令人惊叹的完美雕塑品,没有流传了几个世纪的非凡画作,没有精致可口的食物,以及衣冠楚楚的绅士名流,那里贫穷落后,生死由天。

    这些年他无论变得多富有,多有权势,多令人忌惮,他始终记得年少时那段黑暗无光的岁月。

    他一己之力无法改变现状,希望这一次的合作,当局是有诚意的,而不要让他失望。若是能改变当地那种混乱无主的状况,实现一丁点的法制,生活也会变得好起来吧。

    司迦南沉思之际,被人轻轻戳了一下,抬眼便见冷(情qing)给他端来早饭,以及写好的便签纸“你早上没吃饭,对胃不好。”

    陆成是天没亮就掩人耳目地来了冷(情qing)的这处庄园,是以两人商议事宜时已经错过了早餐的时间。

    “一起吃。”男人勾唇,低低地笑道。

    冷(情qing)看着他有些魅惑的笑容,点了点头,不自觉唇角上扬。这段时间是她这辈子过的最安生的时光,也不知道司迦南用了什么手段,直接将她母亲百分三十的股份拿了回来,不仅如此,就连冷氏如今都受制于他。

    她父亲几乎每周都要打电话给她,急于修复早已破裂的父女感(情qing)。

    她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是将重伤的他捡了回来,送进了医院而已。

    冷(情qing)越是与他相处,发现这男人全(身shen)都是秘密,两人明明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司迦南做什么也从来不避讳她,但是她还是感觉她进不去他的世界。

    “父亲催我们回锦城办婚事,我要怎么说”冷(情qing)想了想,在便签纸上写下最近的一个电话。

    冷谦的(身shen)体越来越不好,偏偏不好好养着,整(日ri)想着怎么将司迦南的钱变成他的钱。

    司迦南都气笑了,看来贪婪是真的没得救,不过他暂时没有精力管锦城那边的事(情qing)。

    “你自己看着拖,也可以准备婚事。”司迦南笑道。

    冷(情qing)猛然睁大了眼睛,真的要准备婚事他们相处的这段时期,司迦南做过最亲昵的动作就是摸摸她的脑袋,像是摸一只小(奶nai)狗,真的要跟她结婚

    冷(情qing)有些愁眉苦脸,写道“你为我做的实在是太多,不需要勉强自己跟我结婚的,你就没有喜欢的女孩吗她要是还在等你怎么办”

    司迦南这样优质的男人,喜欢的女人是一车一车装的,只是也没见他跟什么异(性xing)朋友来往,偶尔说起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妹妹司迦叶,一个是顾清欢,不过他说小清欢带着孩子独自在法国生活。

    司迦南看着她秀丽的字体,被她问住了。他脑海中时常浮现的一句话便是止于罪孽,当年因小清欢流落金三角,他想给她一方庇护,这才动了心思,如今清欢自有自己的生活,他便没有再考虑过结婚生子。

    一(身shen)罪孽尽止于此,何必留下子嗣延续。

    等报了冷(情qing)的恩(情qing),她若是想继续寻求他的庇护,他会庇护她一辈子,她若是寻到了自己的真(爱ai),他也会祝福她。是以司迦南对婚姻的态度很是随意,生死都置之度外的人,尘俗琐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他还有很多未实现的事(情qing)需要去做。

    不过他即将以司迦南的(身shen)份回帝都,冷(情qing)嫁给他还是有很多危险的。

    “只是做做样子。”司迦南不(欲yu)说太多,问着她嗓子的(情qing)况,“嗓子还是不能发出声音吗”

    冷(情qing)点了点头,她的嗓子找很多医生看过,声带受损也治愈好了,但是就是不能发声,医生说是可能是声带和心理的双重障碍。

    其实冷(情qing)已经习惯了无声的世界,能不能说得出话对她而言没有太大的差别,只因司迦南一直心心念念要治好她的嗓子,她才去看医生做治疗。

    司迦南闻言,桃花眼眯起,说道“过段时间我要回一趟帝都,到时候送你回锦城。”

    既然是心理障碍,自然要回锦城去治疗。锦城那些人也该好好收拾收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