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1章 这是打算吃回头草了?
    司迦南见过迦叶之后,当天下午就坐专机飞了锦城。

    冷情带着赵管家回锦城已经一周,虽然电话里说一切安好,但是司迦南是见惯了人心丑陋,人情冷暖的。

    锦城地处封闭,连带着当地的名门望族也无法与帝都南洋相提并论,不仅权势财力比不上,就连思想都闭塞老旧的很。

    冷情口不能言,独自回冷宅,必然要被那些人欺到脸上来,偏偏跟政府方的合作必须要他亲自去谈,好在这一次收获匪浅。

    不出意外,不久的将来他的身份就能正式洗白,而且连带着安顿好了所有的部下,为此他割舍掉金三角大半的利益,也是值得的,毕竟他的目光已经不仅仅局限在金三角一带。

    司迦南带着心腹回到冷宅,已经夜幕降临,冬天的夜晚不仅漫长而且来的早。

    男人见平日里清幽的宅子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不禁眯起寒意四溢的桃花眼,给赵管家打了一个电话。

    赵管家接到电话,就跟见到了救星一样,飞快地说道:“夫人说要给大小姐接风洗尘,邀请了不少公子们和名媛们过来,司先生,您什么时候回锦城?”

    赵管家跟了司迦南大半年,算是意识到了这位不仅身份神秘,而且手段雷厉风行,不自觉地就用上了敬语。

    “已经在门外了,这个接风洗尘很是及时雨。”司迦南饶有兴趣地说道,双眼发亮,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活动一下筋骨了,这些人就是三天不敲打,浑身就难受。

    冷宅的正厅里,宴会才刚刚开始。

    与其说这是一场接风洗尘宴,不如说是一场试探虚实的鸿门宴。冷情回来已经一周了,不仅闭门谢客,而且还不见她的靠山司迦南,冷夫人等了几日,终于坐不住了,假意操办了这个宴会,让冷情邀请司迦南回来。

    若是司迦南不出现,那么从今晚开始这冷宅、公司的股份等等一切的东西,她都要拿回来,顺便再将这哑女打包嫁给龚斐。

    若是司迦南回来,那么就要麻烦点,她只能联合冷家、席家以及娘家龚家的势力来瓮中捉鳖了。

    冷夫人想的很是美好,尤其见宴会开始了,司迦南都没有出现,笑得越发的贵气逼人。

    “姐姐,怎么不见艾维斯先生,你们该不是分手了吧?”冷若水这半年多来,跑了两次意大利,都被司迦南让人关在了门外,肺都要气炸了,好不容易等到冷情回来了,特意穿上香家的定制款礼服,打扮的妩媚动人,结果不见司迦南,顿时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这次的宴会是小型的半自助式的,冷情随意挑了一件长裙,五官清丽婉约,纯素颜地坐在角落里吃着甜品,想等着宴会结束回去睡觉去。对于继母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打电话给司迦南,不想再麻烦他,她欠他的已经太多了。

    冷宅的房产证在她手里,公司的股份也在她名下,她回来的时候就去拜访过方局,继母若是想动粗,她直接报警就是,方局未必会愿意给龚家面子。

    从宴会开始到现在,没有人注意到冷情,直到冷若水出声质问,众人才发现角落里坐着今天的主角,不少公子们看清她的脸,眼底都闪过一丝惊艳的光芒来。

    “她就是冷情啊,不是说是痴傻儿吗,看着不像,还吃甜品呢?”

    “不傻,就是不能说话,听说是一场意外造成的。”

    “听说她当年爱席家大少爱的疯魔,闹了不少笑话呢,可席家大少怎么会娶一个哑巴。”

    “别说了,看着也怪可怜的,别说席家了,普通人家也不愿意娶个哑巴。”

    名媛们一边嫉妒她的美貌,一边八卦地讥讽道。

    对于冷家的哑巴大小姐,当年在锦城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笑柄,她们不过是看在冷家的面子才来的,谁会把冷情当回事。

    被众人围住的席俊霖看到这边的动静,借机走了过来。他从进来开始就被男男女女围住了,想脱身找冷情都没机会。

    年前的一面之缘让他心心念念至今,听说冷若水看上了那个俊美邪气的艾维斯先生,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不少人都笑话他头顶绿油油,席俊霖心里冷笑,正好借此解除婚约。

    他母亲不过是想跟冷家联姻,冷若水若是不愿意了,他自然能如愿娶到冷情,况且他听说了冷宅以及冷氏百分三十的股份都在冷情的手里,等他娶到了人,席家必能力压冷家,成为锦城第一名门望族。

    “阿情,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吃甜品,好吃吗?”席俊霖微笑地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拿起一块跟她吃的一模一样的甜品,吃了一口,惊得围观众人面面相觑。

    发生了什么?当年不是席家悔婚的吗?席家大少这是想吃回头草了?

    冷情见众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尤其席俊霖还坐在她身边,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放下手里的叉子,轻轻地擦了擦樱桃般的红唇,安之若素地坐在那里,不说话。她和席俊霖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又有婚约,年少时也曾倾心爱慕过他,只是在她嗓子哑了,要被继母赶出锦城的时候,她去席家跪着求席夫人,求席俊霖,最后被无情地赶出了席家,那一刻心便冷了。

    她与席俊霖认识二十多年,到头来他悔婚转而求娶冷若水,她与司迦南认识不过一日,那男人为她要回母亲的遗产,要回股份,为她找医生治疗嗓子,人品秉性,高尚与低劣,一览无遗。

    空气有一瞬间的尴尬。席俊霖见她小脸冷淡,却美貌异常,说不出的动人,想起她不能说话,眼底闪过一丝的惋惜,微笑道:“阿情,今天大家都是来给你接风洗尘的,既然回来了,就留在锦城吧,这里到底是你的家。”

    席家大少露出一个自认为俊逸的笑容。

    冷若水见席俊霖公然献殷勤,再看周围议论纷纷的众人,顿时冲着冷情冷笑道:“姐姐,你该不是被艾维斯先生甩了,所以又楚楚可怜地来勾引俊霖吧,他可是你的妹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