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2章 想将她宠在手心里
    冷情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清澈的水眸垂下来,面对冷若水的质问视若无睹。无论是哑语还是写字,面对的都只会是众人的嘲笑和幸灾乐祸。

    继母和妹妹办这个宴会就是想打击她,试探她的。

    冷情没话,一边的席俊霖却不悦地开口道:“若水,你怎么这么你姐姐,她有语言障碍,你不多关心她,反而质问嘲讽她,你从到大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

    席俊霖一话,顿时正厅里围观众人都惊了一下,这是公然维护冷情,席家冷家又要变新娘了?

    冷若水被他当众斥责,气得脸都绿了,尖叫道:“你是不是看上她了?还是看上她手上冷氏百分三十的股份了?席俊霖,我告诉你,你妈会让你娶一个哑巴吗?你别做梦了。”

    这一番撕的冷家跟席家脸上都不好看,好在这是年轻人的宴会,没有长辈在场,但是大家还是看出来了一些猫腻。

    冷情见两人撕了起来,轻轻皱起眉尖,站起身来,正打算离开,就见气场强大的男人从门外走进来,低沉性感地道:“阿情,家里有宴会?”

    男人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西装,手上拿的是貉子毛的大衣,一米九的身高,俊美略带冷残的笑容,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场的名媛几乎是没见过司迦南的,骤然见到气场这样强大的俊美男人,都险些尖叫起来。

    “天呐,好帅。”

    “身材比例超级好,脸帅到哭。”

    “我被他的笑容迷住了,这样狂野的笑容,哦卖糕的。”

    司迦南匆匆回来,身后带了这次从金三角带过来的一些心腹手下,都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眉眼间冷煞之气很重,这些人守在大厅门口,场上气氛陡然就变得不一样了。

    司迦南穿过人群,走过去,伸手握住冷情有些冰冷的手,有些不悦地道:“手怎么这么冰,嗯?”

    声音隐隐带着宠溺的笑容,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眯起,冷冷地扫视了全场,司迦南目光所到之处,众人都觉得心头一阵心悸,感觉对方的目光犹如刀子一般,一点点地割在他们的身上。

    冷情被他温暖的大手握住,脸色微红,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摇头,道:“你怎么回来了?”

    为了跟她能快速地沟通,司迦南还特意去学了唇语,所以她话,基本都能读的出来。

    “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男人含笑地完,目光看向这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里冒出来的席家大少,毫不留情面地驱赶这些锦城的公子哥和名媛姐们,“今日阿情身体不适,宴会到此为止,诸位请回,送客。”

    守在正厅门口的心腹部下们闻言,井井有序地进来,面无表情地驱赶。

    众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这男人,进来就赶人?

    “司迦南,这里是锦城,不是意大利,你不要太过分。”席俊霖铁青着脸道。此时大厅里一阵尖叫和埋怨声,有几个公子哥带保镖来的,不过等保镖被司迦南这些野蛮的部下三两招钳制住,丢出去的时候,众人犹如见鬼一样地往外跑了。

    “不走,我让人送席少走?”司迦南伸手动了动关节,笑容略血腥,他进来时可是都听见了,这二世祖想必是看上了冷情的美貌,想吃回头草,再顺便将她手里的遗产和股份都拿到手,嗯?问过他了吗?胆子不。

    席俊霖见人都被赶的七七八八,他这边势单力薄,司迦南带来的这些人想必手上都是沾过血的,哪里敢留,怒气冲冲地走了。

    前后不用一分钟,正厅瞬间就恢复了清净,就连冷若水以及带来的佣人都被撵走了。

    冷情微微侧目,见他这一次回锦城手段比年前也不知道狠厉了多少倍,心口微跳,道:“司迦南,你想做什么?”

    司迦南摸了摸她乌黑顺直的长发,勾唇一笑,淡淡地道:“你很快就会知道。”

    少女的发丝顺滑如绸缎,手感极好,眼睛也湿漉漉的,脸尖尖的,看的司迦南内心柔软,眼底的戾气都不自觉地散去了不少。

    像迦叶养的布偶猫,想养,想宠在手心。

    “刚才吓到你了吗?”司迦南声音不自觉地放轻了几分,他进来时就见她脸没什么表情,被一堆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围住,顿时心头就烧起了熊熊大火,原本这一次回锦城就是要收拾这些不长记性的东西,正好撞他手上来了。

    冷情摇了摇头,她这几年能在继母的欺压下活着,一来是远离锦城,二来也不是愚蠢懦弱之人,可这个男人似乎一直把她当做一株菟丝花?

    原本打算要变强黑化的少女不禁迟疑了一下,他喜欢菟丝花类型的女孩子吗?这样被人宠着的感觉挺好的。

    冷情眨了眨水蒙蒙的大眼睛,悄悄地黑化了一半的爪子收了回去,锦城还是听他的吧。

    “我没事,你吃饭了吗?”冷情大眼瞅到一边的甜品,飞快地用碟子取了两块,笑眯眯地端给他,笑道,“好吃的,我都试吃过了。”

    这一次的宴会虽然烦人,但是继母是个好面子的人,酒水甜品准备的都是极好的,龚美珍可能急着回去找人商量怎么谋夺她的资产,在司迦南回来之前就离开了,现在宴会的人都被司迦南撵出去了,这些自然便宜他们了。

    司迦南爱吃辣,不吃甜,不过看着少女期待的眼神,垂眼吃了一块的芝士甜品,点了点头,笑道:“不错。”

    大佬看着余下的甜品,大手一挥,让心腹部下都端出去吃掉。

    于是不吃甜的一群男人苦着脸,将那甜的要腻人的玩意一口一个硬塞进了肚子。

    赵管家正忙着让佣人收拾打扫客厅,等司迦南跟大姐了一会儿话,这才笑呵呵地上前来问道:“司先生,您这一次回来打算待多久?”

    “这一次不走了。”男人眯起桃花眼,性感地开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