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追妻这种事情,还是得靠自己
    厉嘉宝一见谢哥哥有这么多的零食,瞬间就哥哥长,哥哥短地将围着他转了。

    谢泽得意地笑起来,喊来顾晞安,让他们两挑自己喜欢的零食吃,一时之间,三个孩子一台戏,客厅里热闹非凡。

    迦叶停了车进来,就见谢泽跟弟弟妹妹在一起愉快地分享零食,顿时微微一笑。这些年唯一欣慰的大概就是,这个孩子即使没有她在身边,依然长成了根正苗红的少年。

    晚饭之后,谢惊蛰跟厉沉暮一起过来接孩子,两人像是约好了一般,在门外便遇到了。

    厉沉暮见他独自开车过来,不禁眯起凤眼,嗤笑道:“你的腿终于好了?”

    谢惊蛰下车,斜靠在车门上,淡淡地应了一声,道:“你戳自己一刀都能好,我这点旧伤也该好了。”

    前段时间,厉沉暮自己戳了自己一刀,惊得整个霍家就跟地震一样,此时被谢惊蛰拿出来,南洋厉少的脸上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好吧,都是一对蠢货,一个废腿,一个插刀。

    厉沉暮这样一想,心里便舒坦了,勾着他的肩膀,拍了拍,勾唇浅笑道:“难兄难弟的,人艰不拆。你这是打算回军区复职,因为司迦南?”

    谢惊蛰点了点头,看着房子里透出来的温馨的灯光,冷沉地道:“司迦南蛰伏这么久,必是为了当年容家的事情,我回军区有些事情才好施展手脚。”

    厉沉暮对司迦南也是恨得牙痒,毕竟每次清欢在他跟司迦南之间,从来都是选择司迦南。那土匪头子,好好的当他的土匪不好吗,为什么要披人皮,装不伦不类的绅士?

    “听他这段时间在锦城搅的那边怨声载道的?”厉沉暮的消息也很是灵通,毕竟商业帝国,根系庞大,各地名流望族的风吹草动都能传到他耳中。

    谢惊蛰将司机南跟冷家的事情轻描淡写地了一遍。厉沉暮顿时点了点,勾唇一笑,这么他在锦城养了个情人?就这样还敢来清欢面前刷存在感?

    看来还是对老谢的威胁大一点。厉沉暮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老谢,道:“稳住,司家兄妹都挺能折磨人的。不过对付女人的话,你那一套根本就吃不住司迦叶,你你也委曲求全,伏低做三年了,结果人依然给你甩脸色,明你的方法就不对。要我给你支招吗?不收费的。”

    谢惊蛰沉默了一下,看着男人英俊冷峻的面容,拒绝地道:“不需要。”

    大家半斤八两的就别吹了,老厉要是能耐,还能自己插自己一刀?顾清欢压根就没拿正眼瞧他。追妻这种事情,谢惊蛰觉得还是得靠自己。

    厉沉暮冷笑了一声,那就比比谁更快追到媳妇吧。

    两人站了这么一会儿觉得寒风刺骨,便敲门进屋。

    清欢跟迦叶在厨房刷碗,门是顾晞安开的。萝卜头身高都没门把手高,还是站在凳子上开的门,看见厉沉暮跟谢惊蛰,礼貌地喊道:“厉叔叔好,谢叔叔好。”

    然后头一甩,跑过去继续看他的书,玩他的玩具。

    “你儿子至今还喊你叔叔?”谢惊蛰慢条斯理地问道。

    厉沉暮被噎住了,竟然无力反驳。这个儿子被顾清欢教的冷淡疏离,对谁都保持距离,能喊叔叔就不错了。

    “喊叔叔我高兴。”男人眯起狭长幽深的凤眼,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低沉地喊道,“厉嘉宝。”

    粉嫩可爱的姑娘一整晚就光记着怎么从谢泽那里骗各种零食,听到爹地的声音,顿时乌黑的大眼睁大,将自己的战利品飞快地往顾晞安的书包里塞,然后站起来,甜甜糯糯地道:“爹地,嘉宝有好好练字哦。”

    一边的谢泽跟顾晞安同学闻言翻了个白眼,写的像乌龟爬的字,真的有好好在练吗?

    厉沉暮见女儿这般乖巧可爱,在对上谢惊蛰嫉妒的眼神,心里又舒坦了几分,伸手摸了摸姑娘的脑袋,问道:“你妈咪呢?”

    “妈咪跟漂亮姨姨在刷碗。”厉嘉宝将自己的字帖藏到了顾晞安的书下面,甜甜地道。

    客厅里这么大的动静,厨房自然能听到,不过两个女人就没有一个伸头的。

    一个南洋第一世家继承人,一个帝都名门少将,直接被晾在了客厅里。

    谢惊蛰轻咳了一声,低沉地道:“下棋?”

    “来。”厉沉暮点了点头,两人就坐在落地窗前的茶几上,摆了棋局,开始下棋,瞧着这架势短时间是不打算走了。

    厨房里,清欢在刷碗,迦叶拿着毛巾将碗擦干净,两人轻声着话,完全不想出去搭理外面的两个男人。

    “泽如果是你亲生的,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清欢听她了下午发生的事情,不禁有些皱眉,她跟厉沉暮就因为孩子的缘故一直不清不楚地牵扯在一起,她不希望迦叶也这样。

    “看情况吧,原则上来,澜雪已经死了,不可能死而复生。就算泽是我的孩子,我也没办法认他。”迦叶想的比较开,垂眼淡淡地道,“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她跟谢惊蛰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谈个恋爱,吵个架,可司迦南的回归,谢惊蛰指出她的身份,她从司迦叶变成了谢惊蛰的前妻,一切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司迦南坚决反对我跟他在一起,这里面定然有我不知道的缘故,等我查清楚了,再做决定。”迦叶轻轻皱起眉尖,道。

    “那你喜欢谢少将吗?”清欢轻声问道。

    迦叶沉默了一下,黑白分明的桃花眼闪过一丝的幽光,亡命天涯的人,对人的戒备心都很重,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喜欢谢惊蛰,大概从他还坐在轮椅上,穿着粗布盘扣褂子,面容冷肃沉默寡言的时候,她就喜欢这个木讷如木头的男人,所以往后几年,才允许他一点点地进入了她的世界。

    这段时间两人几乎不来往,但是谁都没有提分手两个字。只是在现实面前,迦叶不知道这点喜欢还要不要坚持下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