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岁月恒长,你怎么知道最后陪在你身边的不是我?
    从公园回去的路上,迦叶一直没话,霍离依旧是一派风轻云淡的作风。

    冷风袭来,霍离突然停下脚步,帮她戴起帽子,扣紧衣服上的扣子,淡淡地道:“我的那些话,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如果无法接受做恋人,我们就做朋友。朋友与恋人之间,一个清香如茶,一个甘醇如酒,对我而言,选茶或者酒只是改变口味而已。”

    迦叶清艳的脸被帽子上的柔软灰色貉子毛包围,冬日冰寒,衬的肌肤如冰玉般,她眨了眨睫毛,看着霍离,低低地道:“你这人真的好奇怪,可我怎么就没有先遇到你呢?”

    霍离微微一笑,伸手隔着毛茸茸的帽子,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岁月恒长,你怎么知道最后陪在你身边的不是我?”

    这样的话,得用多大的决心才能得出来?迦叶暗自叹气,她是真的觉得霍四很好,跟他在一起很舒服。

    两人走到别墅的入口处,就见路灯下停着一辆黑色的悍马,男人站在路灯下抽烟,没有穿制服,穿的是最普通的衣服,身形挺拔如山,见他们回来,茶色的双眼看过来,面容冷峻,带着几分岁月雕琢的沧桑和成熟。

    谢惊蛰见迦叶回来,下意识地就掐了烟,丢到了一边的垃圾桶,然后走过来,看也不看霍离,冷沉地道:“老太太昨晚病倒了,想见你一面,迦叶,你能去一趟谢宅吗?”

    迦叶大吃一惊,谢家老太太。

    “谢奶奶没事吧?”

    “染上了风寒,只是奶奶年纪大了,卧床起不来,又是冬日,便比较折腾人,她难受的时候就一直喊你的名字。”谢惊蛰眉眼间闪过一丝的沉郁,沉沉地道。

    “那我跟你去一趟谢宅。”迦叶完,抬眼看了看霍离。

    霍离点头,定定地道:“你去看下谢奶奶,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我等会就回去了。”

    迦叶点了点头,便上了谢惊蛰的黑色悍马。

    霍离站在寒风里,看着黑色的车子消失在拐弯的视线里,久久回不了神。清欢听到动静,出来见他独自一人站在路灯下,不禁礼貌地问道:“霍先生,迦叶是跟谢少将离开了?”

    “谢家老太太生病了,想见一见迦叶,谢惊蛰接她过去了。”霍离转身,彬彬有礼地微笑,道,“这段时间,多亏了顾姐照顾迦叶,她看似随性,实则很重感情,人也孤独,顾姐在她身边,她会开心很多。”

    清欢闻言,不禁多看了几眼霍离,她见过的出色男人不少,从南洋到法国,再到帝都,接触皆是世家子弟,名门之后,霍离一个从生活在美国的人,行事作派却深谙中庸之道,冷淡疏离却又深情内敛,顶级名门霍家出来的人,确实是难得的人,迦叶若是跟他在一起,会比跟谢惊蛰在一起要更舒心吧。

    “我跟迦叶虽然认识不如霍先生早,不过也是历经生死的,理应要陪在她身边。”清欢微笑道,“霍先生有时间的话经常过来吃饭。”

    “一定。”男人浅笑。

    谢惊蛰是自己开车过来的,迦叶上了车才发现,车里只有两人,想到昨晚两人才吵架,这半日的功夫她就给忘了,不禁有些尴尬。

    谢惊蛰修长粗粝的指腹扣在方向盘上,脑中闪现的都是她跟霍离并步走来,交谈甚欢的模样,唇角不自觉地往下压,心有些沉,低沉地道:“你很喜欢霍离?”

    “嗯。”迦叶冷淡地应着。

    谢惊蛰闻言,眉眼阴鸷了几分,指尖用力扣紧方向盘,努力压制着上涌的苦涩,沙哑地道:“我会做的比霍离更好。”

    迦叶没有话。

    气氛有些凝重,一路到了谢宅。

    赵嫂一直等在谢宅门外,见大少爷终于带着迦叶过来了,欢喜地上前来道:“迦叶姐,您终于来了,老太太发烧了,一直喊你的名字呢。”

    迦叶随着赵嫂进去,轻声问道:“谢奶奶好端端的,怎么就染上风寒了?烧退了吗?”

    “烧退了,就是还不怎么清醒,医生来看过,风寒入体,也怪我没发现,前几天,老太太就有些不太舒服。”赵嫂懊恼地道。

    迦叶进了老太太的房间,只见屋内开着暖气,温暖干燥,老太太睡在雕花木床上,由于老人家清瘦,被子只轻轻地隆起了一块。

    迦叶凑得近了,才听到老太太一直在呓语,喊的都是她的名字。

    她坐在床前,伸手握住老人家的手,莫名的眼圈就有些红,低声道:“奶奶,迦叶来了。”

    谢惊蛰也从外面进来,俯身看着老太太,手腕上的佛珠染着淡淡的檀香味,呼吸间都带着浓郁的男性气息。

    迦叶往一边挪了挪,就见谢惊蛰轻轻唤了唤老太太。

    谢家老太太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看着孙子,再看了看迦叶,然后红了眼哽咽道:“你这孩子怎么回来了,一直不来看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老太太的神志尚未完全清醒,下意识地还将她当做澜雪,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放,絮絮叨叨地道:“阿蛰,你是不是又欺负澜雪了?”

    谢惊蛰垂眼,沙哑地道:“奶奶,她是迦叶。”

    “迦叶啊?迦叶也是我养大的啊。”老太太有些分不清这两人有什么不同,又念叨了一会儿,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谢惊蛰给老太太盖好被子,然后起身出了屋子。

    迦叶出来时就见男人站在客厅的绿窗纱前,看着外面隆冬的庭院,厅内空无一人,安静到极致,男人的背景透出几分的萧瑟寂寥来。

    迦叶见老太太都没有清醒,自然也不能撒手不管,走过去,淡淡地道:“要不,送老太太去医院做下检查?”

    “医生过来看过了,奶奶是年事已高,才会昏迷不醒。”谢惊蛰声音有些沙哑干涩,谢家的权势,请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医生,各类先进仪器谢宅都有,去不去医院都没有差,只是人的寿命是天定,抵不过时间的流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