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9章 三更
    司迦南大张旗鼓地到了帝都,并口出狂言要收拾他们,让众人很是头疼。

    “司迦南到了帝都,你就等着挨揍?”厉沉暮马上就给谢惊蛰打了电话,已经开始琢磨着先带厉嘉宝回南洋,然后再想办法用嘉宝将清欢也钓回南洋去。

    至于这土匪头子,在帝都随便兴风作浪都行。

    谢惊蛰有些头疼,摩挲着手里的佛珠,淡淡地道:“迦叶如今没有想起过去的事情,司迦南最多会拆散我跟迦叶,但是不会立刻就会发难为容家翻案。”

    “你错了,为了拆散你跟司迦叶,他才会立刻提起容家的事情。他手里掌握了多少当年的事情?”厉沉暮眯起凤眼,如果他是司迦南,他不会给对方一点活路,彻底将两人的关系堵死,然后再翻案。

    这里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司迦叶对老谢的感情有多深,以及司迦南对这个妹妹的感情有多深了。

    “司迦南对迦叶看的比自己还重要,我告诉了迦叶她是我前妻,司迦南投鼠忌器,不会立刻发难。”谢惊蛰眉眼微敛,目光微暗,对于司迦南掌握了多少容家的事情,他无从查起。

    因为当年的人和事,碰之非死即伤,这里不仅有容家的惨案,还夹杂着他父母的血。

    厉沉暮沉默了一下,世间最难的就是过人心那一关,他当年因清欢是顾玫的女儿,不过是个局外人,都因此生出报复的心思,何况是司迦南对谢家。

    到底他们都是在上一代的恩怨里身不由己的人。老谢的性格他最了解,这些年虽然比之前圆滑内敛多了,但是骨子的正直感和责任感丝毫未渐,内心有一杆秤,欠别人的会割肉还。

    他就怕老谢还的太多,还掉了自己的一条命。

    一思及此,厉沉暮便有些烦躁,容家当年怎么就还能有个私生子?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司迦南搅和出来的,否则司迦叶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司迦南的弱点在锦城,你别被那子把命玩掉就行,不想想别的,想想你家老太太,还有你儿子。”厉沉暮苦口婆心地道,感觉自己是操碎了心,眉心紧皱起来。

    “好。”谢惊蛰挂了电话,又去处理了一些公务,然后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将谢泽打包送到了清欢的别墅。

    谢泽倒是欢喜的很,果然是要过年了,他每天都过得很快活。往年都是他跟太奶奶在家,不是去军区训练就是在家里看书,最多打个游戏,孤单的很,现在老谢跟妈咪都回来了,他还有可爱的妹妹跟弟弟可以玩。

    谢泽出门时将太奶奶给他买的零食揣了半个书包,还偷偷藏了一个游戏机,按捺住内心的喜悦,漂亮的脸故意绷起,道:“老谢,你这样会耽误我学习和训练的。”

    “给你放假,游戏机也不用藏了。”男人面对儿子时就跟对手下的兵一样,不苟言笑,俊美冷肃的面容面无表情。

    谢泽同学嘴角翘了起来,想欢呼,想撒娇,嗷嗷嗷,不行,要男子汉气概。少年神采飞扬,已经透露出几分的肆意洒脱的味道来。

    谢泽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那我勉为其难地教厉嘉宝跟顾晞安写作业吧。”

    带他们打游戏倒是真的,至于学习上,顾晞安就是一只隐形的学霸boss,厉嘉宝压根碰都不碰作业,谢泽内心得意地笑出来。

    谢惊蛰看了看儿子,见他这几年渐渐长大,性格越来越像迦叶,唇角微微一勾,像迦叶好,鲜活,不像他,沉闷木讷,女孩子都不喜欢他这样的。

    谢泽背着重重的书包,还到别墅就给厉嘉宝打电话。

    厉嘉宝还在赖床,4岁的姑娘到了冬天怎么睡都睡不饱,只要不是厉沉暮来,谁喊都喊不醒。厉嘉宝的粉色手机一大清早就响起了欢快的布谷鸟的声音,姑娘摸了摸手机上的彩色蝴蝶,确认是自己的手机,闭着眼睛,糯糯地软软地道:“嘉宝在睡觉,有事快。”

    “厉嘉宝,你的棒棒糖就在门外,起来签收。”谢泽同学嘴角翘起,拍了拍自己的大书包。

    厉嘉宝猛然挣开乌黑的大眼睛,欢呼一声,甜甜地笑道:“来了。”

    姑娘滑下丝滑的被子,穿着拖鞋,蹦蹦跳跳地下楼,喊道:“妈咪,谢哥哥给我送棒棒糖来了。”

    清欢跟迦叶正在客厅看食谱,早上司迦南打了电话过来,中午要过来吃饭。

    “谢惊蛰也来了?”清欢看向迦叶,然后起身将穿着睡衣的女儿搂在怀里,亲了一口,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

    “厉沉暮应该也会来吧。”迦叶毫不在意地道,这些天厉沉暮不是天天赖在清欢这吗?

    “会打起来吗?”清欢有些担心,厉沉暮跟司迦南一直不合,加上谢惊蛰的话,要是一言不合打起来,怎么办?司迦南昨天还在微博上放狠话了呢。

    迦叶噗嗤笑出声来,起身起开门,见谢泽还没来,也没关门,黑白分明的桃花眼眯起,笑道:“厉沉暮打不过我哥,谢惊蛰不敢动手。”

    清欢瞬间放心了。怎么算,吃亏的都是厉沉暮,嗯。

    谢惊蛰的车子很快就到了别墅,将谢泽送了过来,短暂地停留了一下就被迦叶赶了出去。迦叶心里也没底,若是司迦南跟谢惊蛰撞见了,会不会是彗星撞地球,毕竟司迦南下手狠,谢惊蛰又是个执拗的性格。

    还是暂时先避开吧。

    谢惊蛰出了别墅,站在冷风里,给迦叶发微信。

    “过年在帝都?”

    迦叶漂亮的桃花眼勾起,看着昨天才做的萌猫指甲,回复道:“跟司迦南回南洋。”

    谢惊蛰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这就是有一个水火不容、还是妹控的大舅子的坏处。看来是时候让这位大舅子由妹控变成妻控了。

    谢惊蛰在冷风里站了一会儿,爽子下车,飞快地过来汇报道:“少将,军区那边来了紧急公务,跟那件事情有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