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 就算有女人也没什么嘛,毕竟打了三十多年的光棍
    迦叶拿了一件大衣下楼,正要回信息,就见司迦南坐在客厅里,也不知道跟谁在话,声音还很温柔,见她下来,飞快地关了视频,轻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我刚听见女人的声音。”迦叶先声夺人地眯眼,冷哼道,“司迦南,你该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养情人吧?”

    被倒打一耙的司迦南一阵无语,她能听见女人的声音就奇了怪了,不过到底是有些心虚,冷情的事情他还没有告诉迦叶。

    他前脚反对她跟谢惊蛰在一起,后脚了自己有了女友,呵呵,脚指头都能想到是什么结果。

    “哪里有女人,你哥我三十多年来都是光棍。回去睡觉了。”司迦南拿着手机,面无表情地上楼睡觉去。

    迦叶见他这副样子,居然都不盘问她了,顿时一阵怀疑,真的被她猜中了?就算有女人了也没什么嘛,毕竟是打了三十多年的老光棍,迦叶冲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兴冲冲地出门去了。

    司家庄园外绿树成荫,一辆黑色的军用改装车停在树荫下,角度停的很是刁钻,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谢惊蛰站在树下点了一根烟,也没抽,但是等的有些焦虑,便闻着烟味,让自己镇定下来,他也是一时冲动就跑到了南洋来,先不要是被司迦南发现,绝对会揍他,就算是没发现,迦叶不想见他呢?

    毕竟这段时间来,基本都是他找迦叶,迦叶每天忙得很,信息也回的少,今天甚至就没回了。

    谢惊蛰内心忐忑,焦躁不安,等的许久才见司家庄园的铁门被人从里面打开,迦叶穿着拖鞋,一路跑地奔过来。

    男人一整天都毛躁的心瞬间就被抚平了,唇角露出一丝的微笑,上前去一把抱住她,没等她话,低头一记深吻,舌尖抵住她的,细细地吻起来。

    两人分别许久,吻得有些用力,气息都不稳。谢惊蛰摸到她只是随意在睡衣外套了一件大外套,一言不发将人抱起来,上了车,开了天窗,抱着她,又想亲她。

    迦叶见他来了,也不话,就一个劲地亲她,这热情似火的架势有些招架不住,连忙伸手捂住他的薄唇,轻声笑道:“我哥在家呢。”

    谢惊蛰浑身一震,现在司迦南就等于魔鬼。男人薄唇吻上她细嫩的掌心,将她抱在怀里,感受到她身上熟悉的香气,沉郁地道:“所以我们要一直偷偷摸摸吗?”

    迦叶有些心虚,转移话题道:“你怎么会想到来南洋?”

    “回到帝都发现你们都不在,我就过来看看。”一日不见思之如狂,男人大约是永远都不会出这种话,只是默默地体会着相思之苦。

    “那你晚上睡哪里?”迦叶靠在他宽厚的胸膛里,仰在头看着天窗外的天空,她还从来没有在家门口瞒着司迦南跟人约会呢。

    “睡酒店。”男人低沉地道,将她抱的紧了点,是事实上,晚上来就没准备睡,第二天一早就要赶飞机回去。

    “回头我来南洋置办一处房产,你帮我打理,嗯?”谢惊蛰想着这不是事儿,以前也没想着在南洋置办房产,如今少不得要经常跑了。

    “我自己都不怎么待南洋。”迦叶飞快地摇头,将脑袋枕在他的胸口,眯眼笑道,“而且年后我还有正事呢。”

    谢惊蛰皱了皱眉头,什么正事他怎么不知道,男人沉声盘问道:“你身体不好,医生不能太过劳累,年后你要做什么?”

    “还没想好呢。”迦叶嘀咕道,她天天看着清欢拍戏带娃,忙的很,整个人都焕发出一种由内到外的自信,美的令人窒息,难怪厉沉暮那男人就跟狗皮膏药一样地黏在后面。

    虽她身体不太好,但是这几年也调养的差不多了,再了整日呆在家真的很无聊,霍离之前的提议让她很是心动,不过具体要做什么还没想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迦叶最后迷迷糊糊地靠着男人就睡着了。

    谢惊蛰没舍得叫醒她,看着她的睡颜,伸出粗粝的手指描绘着她的五官轮廓,有些情难自禁地吻住她,最后也疲倦地搂着她眯了眯眼,这一眯眼,再睁开,天色就麻麻亮了。

    树林里鸟儿的叫声清脆婉转,男人身子一动,感觉半边身体有些麻,睁眼看着睡在他臂弯里的迦叶,眉眼柔情,唇角不自觉地弯了弯,好在军用的改装车,空间够大,座椅拼起来跟床无异,否则这一晚上下来,两人都得腰酸背痛。

    谢惊蛰看着外面的天色,知道司迦南一贯有早起训练的习惯,军方对这位昔日的军阀头子的习性调查的清清楚楚。

    他俯身将迦叶吻醒,低沉性感地笑道:“你该回去了,不然要被司迦南发现了。”

    迦叶还睡得迷迷糊糊,就感觉身下的床硬的不像话,被他吻醒也没在意,听到司迦南才真的清醒了几分,想爬起来,被男人困在怀里,闭眼睡意朦胧地道:“想睡,反正被发现,打你又不打我。”

    谢惊蛰:“……”

    “嗯。”男人沉沉应着,果然没有再打扰她,将她抱在怀里,让她继续睡着,不再理会是否会被司迦南发现,反正早晚得面对。

    迦叶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外面的鸟儿吵呀吵,然后伸手摸了摸,想摸手机看时间,结果传来男人有些急促的闷哼声,身子陡然僵住了。

    “醒了?”谢惊蛰的声音嘶哑得不像话,男人早晨本来就很容易冲动,更何况抱了喜欢的女人一整夜,被对方这样摸着,没反应就奇了怪了。

    迦叶睁眼,见他克制的俊美的面容,不知为何觉得很是可爱,爬起来,亲了他一口,笑眯眯地道:“我回去了,不然司迦南知道了,会揍死我的。”

    她拉开车门,跳下车,就见司家庄园的大门被拉开,司迦南一脸铁青地站在门口,看着她跟谢惊蛰两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