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1章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等的就是她
    天色麻麻亮的时候,李明月循着电话里的地址找到了别墅区,她不是住户,进不了别墅大门,只能蹲守在外面,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看见黑色的悍马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别墅群里。

    车牌号是特殊的军用车牌,无论是悍马车还是车牌都没有变。

    谢惊蛰用东西很专一,喜欢一样东西就会一直用到不能用为止,李明月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女人果然住在这里。

    这一带的别墅群,别现在,就算她刚来帝都时,也是无法碰触的东西,更别提她现在住的员工宿舍,好几个人挤在一起,脏乱差,环境恶劣。

    李明月想起最初投奔哥哥,被谢惊蛰照顾的那几年,真的过的是大姐的生活,这一切都被那个女人毁掉了,她出现,抢走了谢惊蛰不,还收回了她拥有的一切。

    李明月清秀的脸,因为嫉恨隐隐扭曲,躲在角落里打了一个电话,急切地道:“我找廖先生。”

    “等着。”

    没多久,电话被转给了廖先生,男人声音是很普通的男中音,但是又带着一丝奇异的味道:“你见到人了?”

    “廖先生,我进不去,不过我看到谢惊蛰的车进去了。”李明月有些结结巴巴地道,对这位廖先生不知为何内心充满了恐惧,她能出精神病院,能改头换面,甚至包括在知道澜雪没死,这一切都是廖先生的功劳。

    “我想要报答您的恩情,不知道能为您做点什么。”李明月姿态极低,弱弱地道。

    她不是胸大无脑的女人,廖先生费劲心思将她从里面弄出来,不可能没有所图,她过去不过是一个穷山沟沟里出来的女人,唯一接触过的就是谢氏名门的少将谢惊蛰,对方的目的不言而喻。

    不过她对谢惊蛰的那点感情,在他将她丢到精神病院之后,就耗得七七八八了。这几年她在精神病院,周围都是各种精神病患,每天吃各种药片,这样压抑且疯魔的环境能将正常人逼疯,一个疯子谈感情,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既然谢惊蛰对她无情,就别怪她无义。

    “见了人,内心复仇之火燃烧的更加旺盛了?”廖先生的声音带着一丝奇异的笑意,声音压低了几分,道,“别急,你可以观察一下司迦叶的生活作息,很快就轮到你上场了。”

    男人完就挂了电话,助理的内线打进来,道:“廖医生,您上午9点有个手术。”

    谢惊蛰一早就到了别墅,从谢宅带了新鲜的豆浆以及炖好的鸡汤,他一直记得迦叶早上醒来喜欢吃鸡汤面,昨天半夜到家就去厨房炖了一只乌鸡。

    等按了密码进来,就见迦叶大清早地洗了澡,长发还半湿,脸色也有些苍白地趴在沙发上,精神萎靡不振的样子,男人脸色微沉,走过去,低低地道:“怎么大早上洗澡,头发还不吹干?”

    迦叶看着他将带来的早餐放在桌子上,然后去找吹风机,眉眼微冷,一肚子疑问想问他,还是没有出口,他跟司迦南都是粉饰太平的高手,能的话早就了,不会等到现在。

    迦叶觉得手脚有些凉,蓦然觉得,若是有一天大家都不是眼前表现出来的模样,这些年的温情时光又算什么?

    谢惊蛰拿了吹风机过来,给她吹干头发,见她一直闷闷不乐,伸手抱住她,感觉她身子僵硬了一下,隐隐透出疏离感,男人顿时目光一深。

    好端端的,怎么就排斥他了?难道他走了以后,司迦南又给她打电话了?谢惊蛰薄唇抿起,内心抑郁,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笑道:“头发吹干了,快过来吃早饭。”

    迦叶淡淡地应了一声,坐到餐桌上去吃早饭,然后道:“我昨晚没睡好,等会要继续去睡觉,你是不是还要去军区?”

    谢惊蛰点了点头,低沉地道:“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迦叶看着他俊美稍显冷硬的面容,沙哑地道:“可能是生理期要到了,浑身都没力气,等睡饱了就没事了。”

    谢惊蛰一直胆大心细,见她表情有异又不想的样子,便不再追问,寻思着得去调查一下。

    迦叶吃完早饭,催促他去上班,然后就上楼去睡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着悍马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又等了半个时,迦叶才换了衣服,拿了车钥匙出门去医院。

    昨夜后半夜几乎是眼睛都没有闭,脑袋一直抽抽地疼,她预约了一个神经科的圣手医生,对方上午有手术,下午才有时间看诊,而且每天的名额是有限的,必须当天预约才行,迦叶正巧抢到了名额。

    对方才三十出头,很是年轻,原本迦叶想预约老医生,但是查看了一下这位医生的履历,觉得实在是过于出色,可以是近些年来神经科声誉最好的医生,在帝都首屈一指。

    迦叶开车到医院,又等了一个时,护士终于喊到她的名字。

    她敲门进去,办公室很大,医院统一的装修,男人带着眼镜,从一堆病历以及仪器前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温和白净的面容,示意迦叶坐到他的对面,道:“司姐是哪里不舒服?”

    “头疼欲裂,而且我有失忆的症状,想过来看下我的失忆症能不能治愈。”迦叶看着眼前的廖医生,见他面容白净,但是鬓间却有几根白发,不知为何,听到这男人的声音觉得有些奇异。

    “失忆多久了?能记起多少过去的事情呢?”廖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这是他的一个习惯,脑袋高速运转沉思或者掩饰内心激动时的一个动作,看见司迦叶进来的一瞬间,男人唇角不自觉地就勾起了一抹笑。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在帝都经营数年,砸了无数资金人脉积攒出了精神科的好名声,等的就是这位失忆病人的上门。

    司迦叶要是再不来,他也要主动出现在她面前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