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不想跟谢惊蛰有过多的亲密
    谢惊蛰离开医院之后,没多久,迦叶就醒了过来,她的昏睡并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不过是装睡,一是不想虚伪地演戏,跟谢惊蛰过多的亲昵,二是为了示弱,麻痹他的警觉。

    这两天她想的很清楚,成为陌路的人,实在是不合适重新走到一起,她或许在失忆后喜欢上现在的谢惊蛰,只是当年的伤害犹在,还有父母的冤案,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她没有倒戈相向,复仇已经是极限。

    不管怎么样,她始终记得这些年是老太太照顾她长大的,虽然司迦南对此不屑一顾,要是没有谢家横插一手,他也许早就将她接到了身边来照顾。

    既定事实始终是无法改变的,想到这些年过去了,老太太身体依旧健朗,也算是欣慰。

    最后想到的是谢泽,这孩子出生的时候,她都没有来得及看他一眼,错过了他的童年,也错过了母子培养感情的时间,好在失忆的这几年他们感情尚可。

    迦叶这两天想的脑袋疼,最终还是决定将他留在谢家,跟着谢惊蛰,比跟着她好。为了这个孩子,她不会对谢惊蛰动手,也不会对谢家做什么。

    只是她也不会再留下了。迦叶黯然神伤的时候,陆成敲门进来,低低地道:“大姐,谢惊蛰去了军区,将那位廖医生也带走了,你猜的一点也没错,当初李明月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时候,据这位廖医生之前正在这家精神病院做一项研究,不出意外,李明月就是他捞出来的。”

    迦叶点了点头,心里一阵恶寒,幸好自己心谨慎,来医院的时候带了陆成过来,否则当时自己昏迷,那医生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况且自己的头疼症也跟他的催眠有关。

    这是个狠角色,怕是冲着谢惊蛰来的,毕竟他捞出了谢惊蛰的白月光。

    “李明月现在人在哪里,能查的到吗?”迦叶声音沙哑地问道。

    “李明月出来的时间太长,应该是换了身份,查起来有些难度。”

    迦叶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廖医生的身份就有问题了。如今廖医生被谢惊蛰带到军区,不死也要脱一层皮,李明月还坐的住吗?

    迦叶眯起桃花眼,微微深思,然后道:“你安排一下,我们今晚就走。”

    陆成有些惊喜,连忙点头出去安排,如今他整日跟军区的人一起守在医院,虽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无形中还是有一股子压力的。

    陆成刚出去,便有护士进来,给她换输液瓶。

    迦叶扫了一眼,见她带着口罩,穿着护士服,没有多想,淡淡地道:“不用换药了。”

    她的手背都被扎肿了,这些药也没有什么作用,打了点滴之后只会昏昏沉沉。

    护士垂着脸,厚厚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压低声音道:“司姐,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瓶了,二十分钟就能输完。”

    护士着上前来给她扎针,迦叶目光一闪,淡淡地道:“上午来的护士不是你。”

    “上午是我们护士长,她临时有事,让我过来给司姐扎针。”护士着就挂好了输液瓶,试了试针管,握住了迦叶的手背,给她扎针。

    她过于全神贯注,眼看就要扎进去了,眼底顿时闪过一丝的兴奋,手突然被人按住了。

    迦叶反手制住她的手,冷笑道:“八年未见,不打声招呼吗,李明月?”

    李明月见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都被她认出来,目露凶光,大力地想将手里的针戳到她的手腕上。

    迦叶见她贼心不死,也不再手下留情,一个用力就掰开了她的手腕,一脚将她踹开,冷冷道:“我要是你,就躲起来一辈子不出现,愚不可及。”

    李明月被她踹翻在地,从地上爬起来,从护士服里摸出一把刀,冲上去,嘶哑地叫道:“澜雪,你去死吧。”

    病房内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外面守着的人,众人冲进来,就傻眼地看着来换药的护士姐发了疯地要拿刀捅迦叶,还没有来得及冲上去,就见迦叶空手将刀夺了过来,划破李明月的手腕,鲜血直流。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上前来一把制住了这发了疯的护士。

    李明月挣扎中披头散发,口罩也掉了,露出一张浮肿显老态的脸来,这些年在精神病院药吃多了,日夜受折磨,她才二十多岁就比人家四十多的女人还要显老。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李明月双眼赤红,剧烈地喘息着,犹如困兽一样地嘶吼道。

    迦叶原本以为自己会恨这个女人,毕竟她当年跟谢惊蛰的婚姻失败,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只是见她如今苍老疯癫的样子,内心的怨愤突然就平复了。

    她永远不会为了一个男人,活成李明月这不人不鬼的模样。

    迦叶转着手里的水果刀,俯下身子,看着她,冷声道:“十个你,也杀不了我。”

    她将手里的水果刀随手飞射到门上,冷淡地道:“这瓶输液被她动过手脚,和这刀一起,作为她意图蓄意伤人的证据,把人带下去吧。”

    留守在医院的是谢惊蛰的一支警卫兵,闻言直接制住了李明月,报警的报警,取证的取证,押人的押人。

    李明月见自己没有能杀的了澜雪,发疯一样地嘶叫起来,医院瞬间被她搅的一片混乱。

    陆成趁着混乱摸回来,低低地道:“大姐,现在走也是好时机,不用等晚上。”

    迦叶点了点头,临走前居然还能逮到李明月,也算是了了她这些年的一个心结。

    迦叶拿了手机,见电话突然响起来,见来电显示是谢惊蛰,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微微氤氲,深呼吸,低低地道:“走。”

    谢惊蛰赶到医院的时候,只见到了状若疯癫的李明月,以及病房里被捆成一团团的警卫兵,顿时脸色骤变,见迦叶跟陆成等人全部消失,五指紧紧握拳,手背青筋暴起,脸色铁青,低沉地道:“找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