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勇斗小曾布
    ,精彩小说免费!

    欧阳修狠狠瞪着范仲淹,“没见过像你这样公开占便宜的,居然让你孙子叫我伯伯!”

    范宁发现自己自从有了范仲淹这个便宜祖父后,他对名人的免役能力迅速提高。

    眼前的欧阳修竟然只让他略有一阵小激动,然后就归于平静了,相对于激动,他心中更多是一种好奇。

    原来这位就是唐宋八大家的欧阳修,看起来比祖父年轻得多。

    他连忙躬身行礼,“晚辈范宁给欧阳前辈请安!”

    欧阳修有点诧异,他又深深看了一眼范宁,回头对范仲淹道:“你孙子真的很聪明啊!”

    欧阳修和范仲淹相差二十岁,两人其实是忘年交,从不论辈分。

    范宁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称呼欧阳修为前辈,也不提辈分,这就叫各交各的,巧妙避免了称呼伯父带来的尴尬。

    范仲淹却淡淡道:“有我夸奖他就够了,你就不要再多事,以免他连字都不会写了。”

    范宁顿时满脸通红,一张老脸有点挂不住。

    祖父这是在敲打他呢!北上十五天,他就在船上练了十五天的字,但进步却不大,只是稍微工整一点。

    他的字距离‘书法’二字还差十万八千里,让范仲淹着实有些失望。

    “我们进府里说话!”

    欧阳修连忙将范仲淹祖孙让进府中,范仲淹打量一下房子道:“永叔,你确实该买宅了,总这样租别人的房子也不是办法,要不你夫人真要把你赶出家门了。”

    欧阳修叹口气,“京城房价那么高,我哪里买得起?希文,我们不提此事,会影响心情,今晚小弟给你接风,我们不醉不休!”

    范宁心中好笑,怎么宋朝也和后世一样,见面就聊房价,不过他也很好奇,现在京城的房价是多少?

    ........

    欧阳修将范仲淹请到客堂,两人分宾主落座,虽然旁边空着几张椅子,但范宁还是乖巧地站在范仲淹身后。

    在眼前这两位宋朝大佬面前,可没有他的位子。

    两人寒暄几句,范仲淹便取出一包团茶放在桌上,笑着推给了欧阳修,“家乡的一点土产,虽然不值几个钱,但贵在心意。”

    “好香!”

    欧阳修深深嗅了一下茶香,对范仲淹笑道:“这香味应该是洞庭东山脚下那十亩茶园内的,最上等的贡品,市场都买不到,没想希文给我送来了,今天真是好福气啊!”

    范宁在一旁看了半天,他怎么也认不出这几块略有些发白的茶饼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碧螺春。

    这时,堂下走过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欧阳修看见他们,连忙招手,“阿布,倩儿,你们两个进来!”

    两人快步走进大堂,走在前面是一个少年,比范宁高一个头顶,大约十三四岁,长的眉目清秀,他进来先给欧阳修新一礼,口称师父。

    欧阳修笑着给范仲淹介绍少年,“希文,这便是我的小徒曾布!”

    范仲淹捋须一笑,“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少年听说眼前老人竟然就是名闻天下的范仲淹,他眼中闪过一道惊喜,连忙深深给范仲淹行一礼,“学生曾布参见范公!”

    范宁暗暗思忖,原来这少年就是曾布,曾巩的弟弟,欧阳修的宝贝徒弟不会就是他吧!

    范宁没有猜错,曾布可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神童,几年前就在京城大放异彩,被欧阳修看中,收为弟子,刚刚参加完童子科解试。

    欧阳修有弟子十余人,曾布年纪最小,也是最被欧阳修器重的一个。

    不过此时范宁的目光更多集中在少女身上,只见她乌黑的秀发梳成了双环髻,内穿白色绣花的襦衣,下穿一条红色百褶长裙,外面又套一件浅黄色褙子,袅袅娜娜地走进大堂。

    待少女走近,范宁顿时眼前一亮,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容颜俏丽,这么气质优雅的宋朝少女。

    简直就是‘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她年纪和曾布差不多,也是十三四岁,却长得极为秀美,一双大眼睛左右顾盼,一对美瞳俨如黑宝石般熠熠生辉。

    少女虽然还未成年,但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俏美如花。

    一时间,范宁竟然有点看呆住了。

    这个少女叫做欧阳倩,是欧阳修第三个妻子薛氏所生,也是欧阳修的长女。

    欧阳倩上前先给父亲施一礼,又盈盈给范仲淹施个万福礼,美目含羞,朱唇轻吐道:“倩儿给范伯伯请安!”

    范仲淹笑了起来,对欧阳修道:“几年不见,倩儿已经长这么大了,黄毛小丫头变成了俏小娘,时间过得真快啊!”

    这时,曾布迅速瞥了一眼范宁,见他呆呆的看着欧阳倩,眼睛里竟冒出光来,他心中着实有些不悦,便笑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范宁的目光立刻收回,上前施一礼,淡淡笑道:“在下范宁,吴县后辈末学。”

    欧阳修呵呵笑道:“阿布,范少郎是范公之孙,深得范公真传,你要好好向他请教!”

    得到师父的暗示,曾布心领神会,又笑问道:“不知范贤弟平时读什么书?”。

    “我所猎甚杂,不能和曾兄相比。”

    “不妨!不妨!不如我们切磋一二,让愚兄领教一下贤弟的胸中锦绣。”

    曾布十分目光热切,他和欧阳倩情投意合,早已互生情愫,一直渴望能得到师父欧阳修的同意。

    但师父始终没有表态,今天遇到了范仲淹的孙子,如果自己能够狠狠打压这个小屁孩一番,给师父挣足面子。

    或许师父一高兴就会答应他们的婚事。

    况且能有机会能在倩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更是让曾布心中振奋和期待。

    欧阳修也颇有兴致,捋须微微笑道:“阿布不要轻敌哦!范少郎可是少见的神童。”

    范宁心中有点惊讶,欧阳修这是在怂恿吗?

    范宁回头看了一眼祖父范仲淹,征求他的意见。

    范仲淹心中却生出一丝苦笑。

    这个争强好胜的欧阳修啊!自己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他真的就把宝贝徒弟叫来了,不知道自己的孙子才八岁吗?

    其实文人好斗已是大宋的一个顽疾,从上到下都不能免俗,兴之所至就要和对方比试一番。

    朝廷上的党阀之斗就不用说了,文雅一点的,斗诗、斗词、斗画、斗书法、斗对联甚至斗茶、斗石、斗蛐蛐。

    所以曾布此时提出和范宁比试一番也并不奇怪。

    范仲淹对范宁同样抱有很大的希望,他想看看范宁是怎么处理这件事,输了没关系,但不能输了风度。

    他便笑着点点头,让范宁随意发挥。

    范宁又偷偷看了一眼旁边小美人,见她脸上带着一丝轻蔑地看着自己,但她看向曾布时,目光里却充满了崇拜。

    范宁忽然明白了,这个曾布是想拿自己当擦鞋布,在美人面前表现一番呢!

    这让范宁心中有点不高兴了,你可以想取悦小美人没关系,但你不能踩着范爷的头去讨好小美人。

    “不知曾兄想切磋什么?”

    曾布想了想便道:“我比你大几岁,比学识恐怕有大欺小之嫌,不如我们就来比比背书。”

    曾布记忆力惊人,看书过目不忘,这是他最得意的天赋。

    这时,欧阳倩笑道:“曾大哥,我也参加吧!”

    “好!师妹也参加。”

    曾布又问范宁,“贤弟想怎么比?”

    范宁懒洋洋道:“客随主便,随便你,我奉陪就是。”

    这时,欧阳修也有点不好意思,连忙道:“范少郎长途跋涉,今天刚到京城,一定很疲惫,比试之事改天再说吧!”

    范仲淹却微微笑道:“我也久闻曾少郎的神童之名,只是从未亲眼见识过,这个机会难得,永叔可不能扫我的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