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石痴
    范宁是去找周员外。

    周员外在蒋湾村属于世外高人般的存在,他祖上是蒋湾村人,后来搬到长洲县,渐渐经商发财,家财万贯,是平江府有名的巨富人家。

    周员外是周家第三代,据说他中过进士,当过知府,因得罪权宦而被罢免。

    五年前周员外回到蒋湾村,重新修缮扩建了祖宅,然后就再也不露面了。

    他和村里唯一的交集就是那座小学塾。

    而范宁知道他,是因为范仲淹那几天就住在他家里,两人是挚友。

    实际上,范宁对帮助四叔找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是可怜自己祖母,那么大年纪了还要给一家人做饭洗衣。

    如果四叔有了差事,那么家里就有余钱请个帮佣了。

    ......

    蒋湾村和所有江南小村落一样,最大的特点就是河流多。

    除了注入胥江的白龙河外,另外还有两条不知名的小溪。

    河流多也就意味着小桥多,村中数得过来就有十三座小桥。

    去周员外家至少要穿过四座小桥。

    范宁走了一条捷径,他懒得过桥,直接从几块大石上跳过小溪。

    这时,范宁忽然发现桥上坐在一人,从后背看,分明就是四叔。

    他不是要去县里,怎么还坐在这里?似乎四叔在等什么人。

    范宁刚要挥手招喊,却见四叔站了起来,一脸兴奋地望着远处。

    只见一个穿着绿裙的年轻女子,手臂挎着一只篮子,正娉娉婷婷从一条小巷里出来.

    她脸上涂得雪白,嘴上胭脂通红,显得格外妖治,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望着范铜钟。

    范宁吓了一跳,这里不是村里有名杨寡妇吗?

    范宁忽然想起了自己从京城回来那天,四叔反常的举动。

    “有好戏!”

    他心中顿时兴趣十足,连忙蹲了下来,一簇半人高的芦苇正好遮住了他。

    范铜钟转过身,不紧不慢地向桥下走去,杨寡妇就跟着他身后几丈处,两人似乎都在各走各的路,互不搭界。

    走下桥没几步,只听‘哗啦!’一声,一只钱袋从范铜钟身上落地,里面满满的铜钱重重撞击在石板路上。

    连几十步外的范宁都听得清清楚楚,可范铜钟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加快速度走远了。

    走在后面的杨寡妇见左右无人,迅速拾起钱袋,放进篮子里,施施然朝另一条路走去。

    这时,范宁有点同情胖四婶了,他心中暗骂已经意气风发走远的四叔,这个败家子,崽卖爷田不心疼。

    不行!必须得给他找件事做,家里有这样的漏勺手,祖母休想有好日子过。

    ........

    范宁来到周员外家门前,这是一座占地约二十亩的大宅,围墙至少高一丈,一条溪流穿宅而过,四周有几十棵百年老树,郁郁葱葱的包围着大宅。

    既显得雅致,也有几分古朴。

    黑漆大门紧闭着,范宁走上台阶,用力拍了拍门环,半晌,大门吱嘎一声开了,露出一张富态的脸庞。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头戴幞头,身穿青色短衣,应该是府中的管家或者下人,他打量一下范宁,冷冰冰问道:“你有什么事?”

    “我是本村范宁,特来拜访贵府主人,烦请宅老通报一声。”

    宅老是对管家的尊称,中年男子注视范宁片刻,终于点点头,“你稍等片刻!”

    他将门关上,快步走府中去了,不多时,脚步声响起,大门又开了。

    管家脸上有了一丝温和的笑意,“范少郎请进吧!”

    范宁跟随管家一直来到中庭,中庭铺着石板,两边种着梅李等矮树,但中央是一座圆形花坛。

    花坛上竟矗立着五六块太湖石,正中间是一座瘦长的青灰色太湖石,足足高达两丈,超过了屋顶,玲珑剔透、重峦叠嶂,令人叹为观止。

    范宁仰头望着高高的太湖石,不由惊叹一声,这很像后世留园那座冠云峰啊!

    但他立刻知道不是同一块,留园冠云峰是白色,而这块是青色,更加灵秀飘逸,超凡脱俗。

    “这块太湖石叫做翠云峰,二十年前出自西山。”身后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

    范宁回头,只见身后走廊上负手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面容削瘦苍白,头戴长脚幞头,身穿青色长衫,外套一件皮袄,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注视着自己。

    范宁连忙躬身行礼,“晚辈范宁,参见周员外!”

    中年男子叫做周麟,明道二年考中进士,曾出任户部员外郎、江陵知府,五年前他得罪了去江陵府游玩的国丈张尧佐,不久江陵府发生民乱,张尧佐指使御史弹劾,周麟被革去官职,贬为庶民。

    周麟索性回到家乡,隐居在蒋湾村内,深居简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周麟和范仲淹是同乡,也得到他的提携,范仲淹每次回乡,都会来他府上住上几天,赏玩他收藏的太湖石。

    他看起来年轻,实际上已经五十多岁了,中进士较晚,而且他身体也不太好。

    周麟点点头,“外面寒冷,我们去屋里坐!”

    范宁跟随他来到外书房,书房内点着火盆,温暖如春,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中庭内的太湖石。

    书房内布置非常雅致,正面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上书一行字,‘待之如宾友,亲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石,爱之如儿孙。’

    范宁知道这是形容唐朝相国牛僧孺酷爱太湖石,看来这个周员外也是一个爱石如命之人。

    旁边是一座白玉屏风,将房间一隔为二,里面是书桌,墙上挂着一幅堂祖父范仲淹的书法,写着‘石痴’两个字。

    屏风外面是待客之处,几张软椅围着一只火盆。

    这时,范宁被墙边几排盆景假山吸引住了,居然是微型太湖石,足有三四十座,千姿百态,俏丽精致,最大两尺,最小只有几寸。

    “这些都是我收藏的精品,等天气稍微暖和点,我带你去后院石房里看看,那里有几百块太湖石,只是现在那里寒气太重,我身体抵御不住。”

    “请问员外,这些太湖石很贵重吧!”范宁指了指微型太湖石。

    周麟微微一笑,“隋唐时期,上品太湖石就是赏玩珍品了,当然价值不菲,不过也要看缘分,像外面那座翠云峰,堪称无价之宝,但我只花两千贯钱买下。”

    “比如这座值多少钱?”范宁指着一座双洞太湖石问道。

    他之所以关心,是因为他床下也有几块微型太湖石。

    太湖周边很多人家中都或多或少有几块太湖石,品相好就比较值钱,若品相差那就一文不值。

    范铁舟在太湖中打渔,也常常会捞到一些小的太湖石,他留下几块比较好看的太湖石,带回来送给儿子。

    范呆呆把几块太湖石当做宝贝珍藏在宝盒中,范宁却不识货,当作破石头随手扔到床下,现在想起来,范宁着实有点惭愧.

    周麟捋须笑道:“这块叫做双洞破晓,是我在木堵镇的奇石馆买来,当时花了三十两银子。”

    “那如果上面有七个洞呢?”

    “那就叫七星望月,我见过,可惜不是天然的,是有人加工后,扔到湖中二十年形成。”

    “如果是天然的呢?”

    “天然的话就贵重了!”

    周麟眼睛一亮,笑问道:“莫非范少郎家中也有太湖石?”

    范宁点点头,“我爹爹是太湖渔夫,捞到过几块小太湖石送我,就堆在我床下。”

    周鳞官场失落,便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收集太湖石上,自号石痴,这几年着实收集了不少上品太湖石。

    在太湖一带说起周员外,没有几个人知道,但说起石痴,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周鳞听说范宁家中有太湖石,连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兴奋道:“快带我去看看!”

    “外面寒冷,还是晚辈去取来吧!”

    周麟呵呵一笑,“不必那么麻烦,我也想出去走走,如果少郎不欢迎我上门,那就另作别论了。”

    “哪里能不欢迎周员外,那就一起去吧!”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