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宋朝就有三八线
    ,精彩小说免费!

    他这一声将学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严教授板着脸出现在门口,“专心考试,不准张望,范宁,赶紧坐下来!”

    所有人都低下头继续写字,范宁只得坐了下来,他嘴角苦咧了一下,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又遇到这个小萝莉了,居然....还是自己的同桌!

    这时,小萝莉瞥了范宁一眼,眼中带着得意的笑意,就像如来佛慈悲地望着一路筋斗翻过来的孙猴子。

    她就像不认识范宁,继续正襟危坐,默写她的试卷。

    范宁呆了片刻,只得叹口气,提笔默写了起来。

    刚默完第一篇《述而》,一张小纸条扔到他手边,范宁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范呆呆,好久不见了。’

    范宁没好气把纸条扔到抽屉里,继续默写。

    写完第二篇《泰伯》,又一张纸条扔过来,范宁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朱佩’。

    这就是小萝莉的名字了,原来她叫朱佩。

    范宁忽然想起来了,这次入学考第二名,不就是这个朱佩吗?

    他心中惊讶,这个舞刀弄剑的小娘子,居然能考第二名?

    还是因为她家有关系吧!范宁不以为然地摇摇头。

    这时,严教授走进来提醒众人,“时间已经过半了!”

    范宁连忙收敛心神,继续默写。

    在结束钟声敲响的同时,范宁也终于写完了,他写上自己的名字,跟着众人把卷子交到前面的桌上。

    交卷的时候,范宁竟意外发现,自己的字也并不算太差,至少还算过得去,字比自己写得差的卷子比比皆是。

    其实说范宁的字写得差,那是因为范宁别的方面都很优异,大家对他期望很高,所以书法就成了他最大的弱点,每个人都要敲打一下。

    但如果和同龄学子来对比,至少他写得很工整,经过数月的努力,范宁已经从范呆呆惨不忍睹的鸡爪字中跳出来了。

    这个发现令范宁心情大好,他心中最担心的事情也悄悄放下了。

    范宁回来刚坐下,后面有人拍他肩膀一下,一回头,竟然是刘康。

    范宁大喜,连忙问道:“你坐哪里?”

    刘康指着后面,他坐在最后一排,刘康又给了他后肩一拳,转身回去了。

    范宁转身坐好,却发现小萝莉朱佩正用笔在桌子中间画一条线,范宁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宋朝就有三八线了吗?

    朱佩画完线,又从抽屉里抽出短剑,指了指桌上墨线,示威般的摆出一个捅刺动作,意思是:胆敢越线,小心剑刺。

    这熟悉的一幕让范宁有一种恍惚感,他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学时代,那时有个小女生总用圆规刺他越界的胳膊。

    自己已经二十岁了,居然还要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可当范宁看见自己的小胳膊,他顿时泄了气,现在是大宋庆历七年,他叫范宁,今年八岁。

    “你的那个高个子护卫呢?”

    范宁决定缓和关系,他夸张比了比身高,“她有没有跟着你?”

    小萝莉朱佩向窗外一瞥,范宁顿时看见了,那个大宝剑女侠就靠坐在树下的一张椅子上,旁边小桌上还有一壶茶和一盘点心。

    “我说,那柄扇子你还要不要了?”

    范宁提起一个双方都感兴起的话题,“一百两银子卖给你,怎么样?”

    范宁现在需要钱,给祖母请帮佣,给家里再买十亩上田,那把扇子对他没有意义,还不如物归原主。

    朱佩撇撇嘴,“你现在后悔了,可惜本姑娘......”

    朱佩脸一红,她一时说露了嘴,还好别人没听见,她低低啐了一口,冷哼道:“本衙内已经不稀罕了,晚了!”

    “你不要,我就卖给别人了?”

    “你敢!”

    朱佩‘嗖!’地抽出寒光闪闪的短剑,顶住范宁的胸膛,恶狠狠道:“你不要就还给我祖父,你若胆敢卖掉,我一剑杀了你!”

    这时,他们后排的两个学子都惊呆了,课堂上居然出现了匕首,还威胁要杀人。

    朱佩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

    两个学子吓得连忙扭过头去。

    范宁轻轻推开剑,摇了摇头道:“你只能吓吓其他小朋友,这种套路对范爷我无效!”

    朱佩又气又恨,把剑收了起来,咬牙道:“那你就等着瞧!”

    范宁翻了个白眼,心中却有点发愁,去哪里再搞一笔钱呢?

    ........

    终于熬到中午放学,随着钟声响起,学子们欢呼一声,争先恐后奔出课堂。

    刘康走上前拍拍范宁的肩膀,“走,我带你去吃午饭!”

    听说中午居然还有饭吃,范宁顿时眉开眼笑,还是学校好啊!

    “一起去?”范宁瞥了一眼旁边朱佩。

    朱佩撇撇嘴,“那种猪食我会去吃吗?”

    “那你老歇着吧!我走了。”

    范宁不再理睬朱佩,拍拍刘康的胳膊,“我们走!”

    两人快步离去了,朱佩鼻子里哼了一声,负手走出学堂,她的小丫鬟翠儿已经在学堂门口等着她了。

    “小官人,今天的厨子是从长洲天元楼请来的名厨,他烧的素丸子据说是天下一绝。”

    “走!咱们尝尝去,让某些乡下娃去吃猪食吧!”

    朱佩坐上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疾驶而去。

    ........

    餐堂里挤满了吃饭的学子,延英学堂一般要读五年,也就有五届学生,每届三十人,整座学堂里一共一百五十余名学生。

    一百五十人挤在一起吃饭显然不现实,所以学堂内有南北中三座餐堂,上中下三舍生各有一座。

    南餐堂是低龄下舍生吃饭之地,虽然只有六十人,但也显得比较拥挤。

    “这里伙食不太好,有钱人家子弟都是去外面吃!”刘康小声对范宁道。

    “我觉得很不错啊!”

    琳琅满目的菜肴让范宁眼睛都看花了,他们家只有在过年时才可能吃到这么多菜肴。

    每人三个菜一个汤,米饭、馒头没有限制,吃饱为止,让范宁心满意足,其实对范宁而言,能有午饭吃就已经感谢上苍眷顾了。

    范宁挑了一盘红烧鱼,一盘焖肉,一盘腌茭白,一碗鸡蛋汤,又捡了三个大馒头,端着朱漆木盘找到刘康,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他啃了一口馒头,还不错,里面是萝卜肉馅的。

    “你怎么会认识朱小官人?”刘康细嚼慢咽吃着,忽然丢出一个让范宁意外的问题。

    “考试时认识的。”

    范宁嘴里塞满了肉馒头,含糊不清问道:“有问题吗?”

    “嗯!有不少人对你不满。”

    范宁连忙咽下馒头,十分惊讶,“为什么?”

    “朱小官人家背景很大,他长得又那么‘俊美’,很多人都想和他同桌,结果被你抢到了。”

    刘康特地把‘俊美’两个字咬得很重,范宁顿时明白了,其实大家都知道朱佩是个小娘子。

    范宁暗暗摇头,这种女扮男装,要是后世的学生早咋咋呼呼地传开了,可宋朝的学生却一个个暗藏心机、城府深沉。

    “我可没有抢,是严教授让我坐的,再说我也不想和他同桌,要不....我们换个位子?”

    “我可不想与他同桌,成为众矢之的,你和他们商量去。”

    刘康用筷子扫了一下,范宁顺着他筷子方向望去,只见斜对面几个学子一边吃饭,一边冷冷打量他,目光中带着一丝嫉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范宁忽然想到了后世的一句名言,果然说得不错。

    这时,范宁感觉有人拍一下自己的肩膀,他一回头,只见后面站着三个学子,都穿着皮袄,好像交卷时见过他们。

    为首学子神情略有点傲慢,打量一下范宁,“你是本堂范大川的孙子?”

    虽然范宁也不喜欢自己的祖父,但让人直呼其名,这不仅对他祖父无礼,对范宁本身也不尊重。

    范宁心中不高兴,但他还是克制住了,淡淡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三人对望一眼,为首学子笑了起来,“我们都姓范,你说有什么事?”

    范宁这才明白,原来这三人是自己的本家。

    木堵镇是范家的大本营,生活着数百人,是镇上大族,延英学堂若没有范家子弟才是怪事。

    虽然遇到本族子弟应该是开心事,但范宁现在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对方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他感觉不爽。

    “我叫范疆,我爹爹坐长老会次席。”

    为首学子用一种本族人才听得懂的‘行话’和范宁交流。

    简单的说,他父亲是范家的副族长。

    “你有什么事?”范宁平淡地问道。

    “我认为,我们范家的人应该坐在一起,而不应该和一些小商人的子弟交往。”

    说完,范疆轻蔑地瞥了一眼刘康。

    刘康的脸顿时胀得通红,低头拼命吃饭。

    范宁笑了笑,“我也觉得范家子弟应该坐在一起,这边正好有空位子,不如你们坐过来。”

    旁边一名小胖子低声对范疆道:“三哥,这小子想取代你啊!”

    范疆脸色微微胀红,冷冷道:“既然人家不领情,咱们何必自讨没趣,我们去吴记菜馆吃饭,我请客!”

    他狠狠瞪了范宁一眼,转身带着两名范氏子弟走了。

    范宁坐下来继续吃饭,刘康心中感激,小声对范宁道:“这小子一向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瞧不起人。”

    范宁点点头,“我已经领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