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老实人的抗争
    ,精彩小说免费!

    范宁背着布包来到码头上,一眼便看见了父亲的船,但人却不在船上。

    他向四周张望一下,周围人流匆匆,却没有看见父亲的身影。

    “阿呆!”有人在叫范宁的小名。

    原来是同村的张水根,“水根阿公,我爹爹呢?”范宁快步跑下台阶问道。

    “你爹爹去范家了,他让你等他一会儿。”

    张水根笑着向范宁招招手,“来我船上喝碗姜茶!”

    范宁的母亲张三娘是张水根的堂侄女,说起来也不是外人。

    范宁跳上他的客船,盘腿在船头坐下,张水根从铁锅里舀了一碗热腾腾的蜂蜜姜茶递给他,“快趁热喝吧!姜茶能驱寒气,是好东西!”

    范宁连忙接过小碗,“谢谢水根阿公。”

    范宁喝了几口姜茶,只觉浑身都暖和起来。

    “我爹爹去范家本堂做什么?”

    范宁心中有点好奇,自从上次祖父范大川为了要十贯钱跑去宗族大吵大闹后,他们家基本上已经和范氏宗族闹僵了。

    “你们家出了一点小麻烦!”

    范宁一怔,“什么麻烦?”

    张水根犹豫一下,还是告诉了范宁,“你三叔出事了。”

    “啊!”

    范宁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我三叔出什么事?阿公快告诉我。”

    “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听你爹爹说,你三叔抱着女儿跑掉了,今天一早,大群陆家的人来你阿公家要人。”

    “然后呢?”

    “然后你爹爹为这件事奔波了一天,喏!他来了。”

    范宁一回头,只见他父亲阴沉着脸向码头走来。

    范宁连忙站起身挥了挥手,范铁舟点点头,脸上却没有笑容。

    “水根阿公,我过去了。”

    “去吧!劝劝你爹爹,不要急躁,这种家务事最终会有办法解决。”

    “我知道!”

    范宁回到父亲船上,范铁舟叹口气道:“我先送你回家!”

    小船驶离码头,向胥江驶去。

    “爹爹,三叔究竟出了什么事?”

    范铁舟半响道:“这事也怪我,我太相信陆家。”

    范宁没有打断父亲的思路,等他继续说下去。

    “上次我送你上学后就直接去了陆家,我提出了离婚的想法,陆员外向我拍胸脯保证,以后不再欺负你三叔,结果才过几天,他昨天又把你三叔打一顿,你三叔受不了,抱着妞妞连夜逃走,这次却没有回家,不知所踪。”

    “爹爹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茭白湾村我有个熟人,他告诉我的。”

    “那爹爹去范氏本堂做什么?”

    范铁舟忍住怒火道:“今天一早陆员外带着一大群亲戚来你阿公家要人,这次是他们主动提出离婚,陆员外准备了一份详细清单,说这几年你三叔在陆家吃喝开支共计三百贯钱,加上两百两银子的彩礼,要你阿公一次拿出五百两银子,这门婚姻就算结束。”

    “这也太黑了吧!”

    范宁愤怒道:“四年怎么可能吃得了三百两银子,况且三叔给他们种了多少田,做了多少家务,他们怎么不算?”

    “这种事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陆家找了不少名望乡绅,你阿公也希望本堂族长出来帮忙评理。”

    “那本堂族长肯帮忙吗?”

    “答应是答应了,只是说尽量帮忙,主要是我们平时和本堂联系比较少,而且上次也闹得不愉快,现在出了事才请他们帮忙,他们的态度也在意料之中。”

    范宁想了想又道:“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三叔,爹爹知道他会在哪里?”

    范铁舟点点头,“我觉得他很可能躲在你二叔那里,我先送你回家,回头我再去找他。”

    “不如现在我们就一起去!”

    “不行!你娘再三交代,让你必须回家。”

    范宁没辙了,在这种事情上,他母亲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范铁舟把儿子送回家,随即又驾船离去。

    张三娘心情也不好,她在厨房里一边给儿子做午饭,一边骂公公范大川见钱眼开,把儿子推进火坑里。

    她唠唠叨叨,把范宁吵得心神不宁。

    “娘,你别抱怨了,我没法集中精神写字。”

    范宁喊了一声,张三娘这才安静下来。

    不多时,她端一碗热腾腾的面片过来,“先吃吧!”

    范宁连忙收拾起笔墨,拉过碗呼噜呼噜吃了起来,中午没吃饭,他肚子着实饿狠了。

    张三娘坐在一旁看儿子吃得香甜,她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

    “娘,陆家人走了吗?”范宁嘴里嚼着鸡蛋,含糊不清问道。

    “早走了,约好明天下午解决,你就别管这件事,好好读书,这件事大人会处理好的。”

    范宁却心知肚明,这种家务事恐怕不是那么好解决。

    ........

    吃完饭,范宁拿着书袋去周员外府上还书。

    管家笑着把他迎进府中,“老爷子回来了吗?”范宁问道。

    “明天要祭祀水官,老爷没法回来,不过早上他让人送来本书,说是给小官人的。”

    管家将一只木匣子递给范宁,范宁打开木匣子,正是修复好的丁谓《平江集》。

    范宁翻了翻,不由赞叹工匠精湛的修复手艺,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是修复过的,上面的裂纹非常细微,恐怕需要放大镜才看得出来。

    范宁把书放回匣子,又问道:“老爷子还有没有带话给我?”

    “就是让你早点物归原主,另外你若有时间,让你再去奇石巷逛逛,老爷说你上次那块石头在长洲县引起轰动。”

    原来周老爷子是回长洲县晒宝去了,范宁暗暗鄙视,引起轰动也不说再加点钱。

    范宁本想请周老爷子帮帮三叔的忙,但既然他不在府中,范宁也只能回家。

    半夜里,范宁睡得迷迷糊糊,被院中一阵说话声惊醒。

    他穿上羊皮袄走出房门,只见院子里站着几个人,月光下看得很清晰。

    个子最高的是他父亲,另外两人他认出了其中一人是三叔范铁牛,他怀中抱着一个小囡,枕在他肩头睡得正香。

    还有一人稍胖,相貌和父亲比较像,范宁推断此人应该就是自己二叔范铁戈,穿一件羊毛长衫,戴着幞头,果然是个商人模样。

    张三娘对丈夫道:“老四下午来过,让你们回来后直接去父亲那里,多晚都要去!”

    范铁舟点点头,对两个兄弟道:“既然爹爹留话,那我们过去吧!”

    范铁牛把熟睡中的女儿递给张三娘,“大嫂,帮我照顾一下妞妞。”

    张三娘接过小囡,“你去吧!”

    兄弟三人这才离开院子,快步离去了。

    范宁却趁母亲不备,迅速溜出院子,跟了过去。

    .......

    大堂内灯火通明,范铁牛耷拉着头,跪在地上,几个兄弟都站在旁边。

    范大川坐在宽椅上,重重一拍桌子,“好好的,你为什么逃掉?”

    “爹爹,他们不仅打我,还骂我是白眼狼,吃喝陆家的,不懂感恩!”

    “你皮肉粗糙,打一顿就打一顿,我问你为什么逃,还把妞儿抱走?”

    范铁牛忽然呜呜哭了起来,“我丈人当着村里人的面辱骂我,打我,小孩子也跑来吐我唾沫,我实在过不下去了!”

    范铁舟大怒,狠狠一拳砸在桌上,“欺人太甚!”

    范铁牛抹着眼泪道:“我不会再回陆家,大不了我带着妞妞远走高飞,隐姓埋名过日子去!”

    “胡闹!”

    范大川又重重一拍桌子,“你跑掉,我们怎么办?”

    大堂顿时安静下来。

    范铁舟叹口气道:“既然陆家想离婚,那就离吧!我们肯定不承认五百两银子,必须要据理力争,我就不信道理就摆在这里,他们还能颠倒黑白?”

    这时,范宁从门外走了进来,缓缓道:“爹爹,其实陆家并不想离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