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难定的人选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赵修文刚走,刘院主便将学堂的五名教授请到自己房间。

    刘院主一脸为难的对众人道:“刚才我和赵学政商量过,恐怕我们的方案不行!”

    负责教中舍生杨教授点点头,“这是在意料之中,毕竟县士选拔赛不可能为我们一家修改规则,那么院主得做出决定了,我的意见还是稳妥起见,选三个中舍生参赛。”

    严教授眉头微微一皱,“可这样对范宁不公,他毕竟是年考第一名。”

    “第一名又怎么样?”

    另一个教中舍生的贾教授十分不满地瞥了严教授一眼,敲了敲桌子道:“这可不仅仅是个人利益的比赛,它同时也是各学堂的排名比赛,我们始终被县学附属学堂和余庆学堂压住,排名全县第三,不就是前两届比赛成绩不佳吗?”

    严教授还是不太赞成,“事关学生科举前途,我们不能这么草率。”

    刘院主又问德高望重的张教授,“张教授的意见呢?”

    张教授六十余岁,须发皆白,负责教上舍生,是上舍生能否考上县学的关键,他在延英学堂呆了近十五年,威望很高。

    张教授缓缓道:“县士选拔赛首先是团体比赛,既然是团体比赛,就要求三名选手齐心协力,默契配合,我很担心两名中舍生和范宁组成团体会不会发生内讧。

    虽然范宁个人能力很强,但好汉双拳难敌四手,没有一个齐心的团体,个人能力再强也会落败,如果学堂进不了四强赛,范宁即使在个人赛中发挥再好,他也选不上县士,最后延英学堂一无所获。

    我个人觉得应该从大局考虑,选三名配合默契的中舍生出战。”

    这时,教《孟子》的蔡教授也道:“张教授说得对,范宁也有弱项,他书法不佳,这就需要徐绩和陆有为两人替他弥补,但照眼前的情形,他们肯定不愿意,我延庆学堂就危险了,我担心到最后,三个人都选不上县士。”

    刘院主见已经没有必要再讨论下去,便开始走最后一步流程,“那我们表决一下吧!同意范宁参赛的请举手。”

    除了严教授,其他四人都没有举手,刘院主无奈,只得做出了决定。

    “好吧!就派徐绩、吴健和陆有为三人代表我们学堂参赛,我再重申一遍,这份名单绝对要保密,不能向任何学生透露。”

    .......

    众人离去了,刘院主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他心中充满歉疚,不知怎么向范宁解释,失去县士选拔赛资格,那就意味着范宁无法参加童子试了。

    童子试是实行推荐制,各学堂推荐给县里,县里再推荐给州府,考完解试后,再由州府推荐给朝廷参加省试。

    它不像成人科举,有三个举人联保就能参加解试。

    如果范宁无法参加童子试,这对他太残酷,也太不公平。

    可如果强行让范宁和徐绩、陆有为代表延英学堂参赛,很可能因三人内讧,第一轮团体赛就被淘汰。

    三人的基础得分太差,就算参加最后个人赛,也一样会名落孙山。

    刘院主着实感到进退两难,而且他不能不考虑各教授的意见。

    虽然他是院主,但在重大决策上,向来都是他和教授协商决定,这是他父亲创立延英学堂时定下的规矩。

    难道.....范宁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

    午休的钟声敲响,在中舍生课堂外,徐绩向好友吴健招了招手。

    两人走到学堂旁边的竹林,徐绩小声对吴健道:“已经决定了,你是第三个参赛人选!”

    吴健顿时喜极而泣,他忍不住捂住脸低声喊道:“太好了!”

    吴健是年考第四名,和前三失之交臂,这就意味着他没有资格参加县士选拔赛,也失去了参加童子试的机会。

    所以发榜那天他见到范宁才会那样愤怒,是范宁挤掉了他的名额。

    徐绩冷笑道:“是咱们的强硬抵制有了效果,院主和教授们才得不放弃那个小乡巴佬,哼!跟我徐绩作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老徐,这次真的感谢你了!”

    “不用客气,咱们兄弟说这些干什么,下次去县里,你请我喝杯酒就是了。”

    “一定!一定!”

    两人勾肩搭背地去饭堂了。

    ......

    朱佩今天是第一天上学,和往常一样,上午放学后她就准备回家了。

    路过教授房间时,她忽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朱佩!”

    朱佩回头,见是严教授向她招手,她犹豫一下,便上前问道:“严教授找我有事吗?”

    “你进来,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朱佩走进了房间,高个子女护卫也一闪身跟了进来。

    严教授身材矮小,在女护卫面前象小鸡一样,他瞥了女护卫一眼,这才关上门,小声道:“院主严禁我们泄露消息。”

    朱佩吓了一跳,“什么事情?”

    严教授满脸遗憾道:“今天上午,参加县士选拔赛的名单已经定下来,范宁不幸落选。”

    朱佩顿时大怒,“凭什么,范宁可是年考第一名!”

    严教授叹了口气,“主要是中舍生坚决抵制,几个教授也一致认为范宁参加选拔赛,会导致学堂会被淘汰,刘院主也没办法。”

    “可是按照规矩范宁必须参加的,严教授,你也知道这个选拔赛的重要,这会影响到范宁前途的。”朱佩着实有点急了。

    “我当然知道,我们大家都知道,可是就我一个人反对,没有用啊!”

    “那刘院主他也不反对?”朱佩依旧怒道。

    “朱佩,刘院主现在的压力很大,前天徐绩的祖父来学堂向刘院主施压,要求范宁公开向徐绩道歉,否则徐绩就转学走。

    其他好多中舍生的家长也纷纷写信来,要求院主开除范宁,就因为发榜那天范宁打了一名中舍生,这些中舍生都回家告状。”

    朱佩咬了一下嘴唇问道:“名单已经交给县里了吗?”

    “还没有,但明天一早院主要去县里,我估计就是去交名单。”

    “我知道了,谢谢教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朱佩转身便飞奔而去,远远听她对丫鬟道:“不吃饭了,我们立刻回府!”

    严教授轻轻叹了口气,能不能改变范宁的命运,就看这小丫头了。

    ......

    下午,刘院主正在房间里写报名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吓了刘院主一跳。

    “是谁?”他极为不高兴地问道。

    “是我!”一个高胖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正是朱佩的祖父朱元甫,刘院主脸上立刻多云转晴,“原来是朱大官人,稀客啊!快快请坐。”

    “少给我假惺惺的!”朱元甫一脸怒色。

    刘院主一怔,“出什么事情了?我莫非哪里得罪了大官人?”

    “哼!我来问你,范宁考了年考第一名,他为什么不能参加县士选拔赛?”

    刘院主的嘴顿时张大了,半天合不拢,“大官人是怎么知道消息的?”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消息,我只问你,是不是真的?”

    刘院主叹口气,“我也很遗憾,情况比较特殊,他确实无法代表延英学堂参赛。”

    “哼!无非就是那几个小崽子在作怪,你一个堂堂的院主,连这点小事情都摆不平?”

    “正因为我是院主,我才不仅要考虑学生个人的利益,还要考虑学堂的利益,所以我才不得不违心做出这个决定,不过我打算联系一下木堵镇官办学堂,看看范宁能不能代表他们去参赛?”

    “已经来不及了!”

    朱元甫一口否定,他铁青着脸道:“他们的名单早就交上去了,我还以为你们的名单也交了,没想到居然还这档子事,要不是佩儿告诉我,范宁这孩子的前途就被毁了,刘院主,你差点要坏大事!”

    刘院主吓了一跳,会坏什么大事?

    这时,他心中忽然一动,一个念头油然而生,便笑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看朱大官人愿不愿帮忙了。”

    “你先说说看。”

    刘院主发现了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便连忙道:“本来我的计划是派两个队去县里参加选拔赛,范宁和朱佩一组,其他三人一组,这样前五名都有机会,但我这个方案被学政一口否决。”

    朱元甫眼中顿时有了浓厚的兴趣,“你是说佩儿也能参加?她可是小娘子。”

    刘院主微微笑道:“规矩是人定的,再说选拔赛的条款中,也没有哪一条说小娘子不能参加,主要是五人参赛,会涉及不少选拔赛的规则改变,赵老儿嫌麻烦,不愿帮这个忙。”

    “就改几条规则那么简单?”

    刘院主笑了起来,“其实就是李县令的一句话。”

    朱元甫呵呵笑了起来,“那你不早说,李县令还欠我一个人情,他若不答应,我就去找董知府,我就不信压不倒他。”

    “大官人言重了,这对李县令其实只是区区小事。”

    朱元甫点点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去县里。”

    刘院主站起身道:“我也和你一起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