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两强相争(上)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范宁笑道:“这是出自《孙子兵法》的势篇!”

    朱佩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紧张,居然是孙子兵法,这个题目太冷僻了。

    “那你会背吗?”

    朱佩问得有气无力,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沮丧,她今天手气太糟糕,居然抽到了这么冷僻的题目,这可是上品题啊!

    范宁看了看题目要求,先说出此句话的出处,并背诵全篇。

    背诵全篇当然不是指《孙子兵法》全篇,而是背诵所在的小节。

    范宁感觉到朱佩的沮丧,他笑着拍了拍胸脯,“既然是师弟抽出的题目,我若不会背,岂不是太让师弟失望?”

    朱佩眼中的沮丧顿时一扫而空,一双美眸也变得神采飞扬,极为灵动,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小粉拳轻轻给范宁一下,“我就知道你肯定行!”

    旁边几个学堂的学子都偷偷地看着她,他们早就发现朱佩是小娘子,精致的容貌和雪白晶莹的肌肤不用说了,光是她闪烁着宝石般神采的美眸就将他们迷住了。

    朱佩却没有发现他们在偷视自己,她沉浸在第一题成功的喜悦之中。

    只要阿呆能背下来,这道题至少就能拿到‘上中’,如果能背得一字不错,那得分就是上上了。

    答题顺序并不是按照座位顺序,而是由主考官临时抽签决定。

    这时,主考官抽出一支黄签,便笑道:“虎丘学堂答第一题!”

    范宁他们对应的颜色是蓝色,而对面余庆学堂对应的颜色是绿色。

    余庆学堂两人笑容得意,他们也显得胸有成竹。

    虎丘学堂出师不利,他们抽到作诗题,要求以迎春河为题,赋诗一首,三名学生拼凑出一首诗,评价一般,三名考官同时给他们‘上下’评分。

    主考官又抽出一支签,这一次却是绿签,由余庆学堂答题。

    余庆学堂也抽到了五经填字,他们抽到了《孟子》,运气很不错,如果在彩棚竞答五经填字,这支签就属于下品题签。

    “怎么会这么简单?”范宁凑过去低声问道。

    “你离我远一点,嘴巴臭死了!”朱佩用力推开范宁,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范宁用手捂住嘴,哈了一口气,还好吧!一点都不臭,自己早上有刷牙的。

    “那你说说看,他们怎么会抽到这样简单的题?”

    “说明你准备得一点不充份,连最起码的规则都不懂。”

    “我这不是在虚心请教你老人家嘛!”

    朱佩见他态度不错,心中又高兴起来,这才对他道:“那题签筒里下品、中品和上品都有,就看抽签运气。”

    ‘那你怎么就抽到一支上品签?’

    这句话范宁不敢说出来,以他对朱佩的了解,他敢若说出来,朱佩当场就会和他翻脸。

    这时,余庆学堂准确地答出了第一题,得分‘上上’。

    大堂内顿时响起鼓掌声,第一个上上分出现了。

    两名余庆学堂学生击掌一下,几乎是同时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望向范宁。

    “下一个答题,延英学堂!”

    主考官抽出了一支蓝签。

    范宁站起身道:“我们抽到的题号是二百二十一题。”

    主考官翻了翻考题索引目录,笑道:“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你回答吧!它出典何处?”

    范宁不慌不忙回答道:“这句话出典于《孙子兵法.势篇》。”

    主考官点点头,“答得不错,请背诵全篇!”

    范宁当即朗声背道:“孙子曰: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斗众如斗寡,形名是也;三军之众,可使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

    范宁语速放得很慢,尽量把每一个字都读清楚,不多时,他背完最后一句,三个教授都不约而同鼓起掌来。

    他得到了三个‘上上’分,令朱佩眉开眼笑,她破天荒的打开手袋,取出一包蜜饯塞给范宁,算是对他的奖励。

    “吃两颗蜜饯,嘴巴就会变甜一点!”

    范宁捏着手上的蜜饯,真有点哭笑不得,刚才宣布的规则中就有不准吃零食,她就塞给自己一包蜜饯,这不是把自己往坑里推吗?

    ........

    甲乙两个区的考场同时进行着六场比赛,其中甲区的比赛更加令人紧张,甲区只有一轮比赛,一轮比赛结束后,三场比赛的第一名将直接进入四强赛。

    刘院主就坐在甲区考场外,神情异常凝重,他此时心中格外紧张,也格外绝望,比赛时间已经过大半,延英学堂得分并不理想,只得了两个上上,两个上中,而余庆学堂却得了三个上上,一个上中。

    接下来最后一题,延英学堂必须获得上上,而余庆学堂获得上中,两队的积分才会一样,再进行加时赛。

    或者余庆学堂获得更低的分数,延英学堂也能获胜,但这种情况可能性不大。

    程著就坐在刘院主的对面,他一脸得意笑道:“刘院主,如果你这次失败,也不要怨天尤人,只能说你在准备上远远没有我充分,我从去年春天就开始选拔人才了,每个月都有三次模拟比赛,最后才选出五名优秀人才。

    你只是最后才进行联考比赛,据说还出现了诸多矛盾,也无法处理。

    这次我带来五名助教,每个助教盯一名学生,不准他们出去饮酒,甚至不准外出,而你却放任学生,导致今天学生带病上场。

    刘院主,你真的不如我啊!”

    刘院主冷冷哼了一声,他心中恼怒万分,却又被程著说得哑口无言,自己昨天确实失策了,他本意是让学生出去放松,却没想到......

    这时,考场上传来一阵欢呼声,程著听出是自己学生欢呼,他连忙推开门,顿时激动得跳了起来。

    最后一轮,余庆学堂第一个出场,却拿到一个上中,令他们满脸沮丧。

    这个时候只要延英学堂发挥出色,再拿到一个上上,两家都打平了。

    偏偏在最后关头,徐绩头脑一阵发昏,居然背错了一句话,导致他们也得了一个上中。

    这样一来,延英学堂就比余庆学堂少一个上上,惨遭淘汰。

    三名余庆学堂的学生抱在一起,激动得又蹦又跳。

    而徐绩、吴健和陆有为三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瘫坐在椅子上,三人都脸色苍白,眼中充满了绝望。

    第一轮就被淘汰,基础分为中,那就意味着他们基本上与童子试无缘了。

    刘院主心痛如刀绞,他既可怜自己的三个学生,但又恨他们不争气。

    不过,此时他却没有时间顾及三人了,他吩咐助教几句,自己便急匆匆向乙区赶去。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刘院主快步来到乙区,走到大门口,正好看见助教裴光在紧张地来回踱步。

    他连忙上前问道:“情况怎么样?”

    裴光道:“已经进行了四轮,双方比分咬得很紧,都是四个上上分,不分上下,现在马上要进行最后一轮。”

    刘院主心中松了口气,范宁没有让他失望。

    “那其他两队呢?”。

    “他们基本上已经被淘汰,虎丘学堂得了两个中,藏书学堂得了一个差。”

    “院主,甲区那边比赛如何?”裴光又小心翼翼问道。

    刘院主脸色顿时变黑下来,半晌摇了摇头,“别提了!”

    裴光不敢再问,这时,只见程著远远的笑呵呵走来,刘院主连忙对裴光道:“你缠住他,我去别处。”

    刘院主三步并作两步向侧院里走去,那边从窗户也能看到房内的比赛情况。

    房间内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虎丘学堂和官办藏书学堂都已经熄火,两队虽然尚未完成比赛,但已经事实上被淘汰,他们索性也变成看客。

    双方已战罢四轮,两支队伍发挥得十分出色,算起来余庆学堂的运气很不错,抽到四道题,居然两道下品题、一道中品题和一道上品题。

    而延英学堂却运气不太好,四道题中居然有三道上品题和一道中品题,好在范宁发挥出色,全部准确答对。

    令三名考官十分惊叹,他们不知道余庆学堂的真实水平,但他们都承认,今天延英学堂完全是高水平发挥。

    这时,朱佩脸色苍白,她显得十分紧张,已经没有刚开始轻松自如,比赛的强大压力使她有点承受不住了。

    “不要紧张,要对我有信心,相信我们一定会获胜,就算加赛我们也会赢,上元夜我们可没输!”

    范宁低声安慰着朱佩,给她鼓劲,他强大的气场渐渐使朱佩有了信心,她轻轻咬一下嘴唇,点了点头,“阿呆,你专心答题,我好多了!”

    “第五题了”

    主考官对众人道:“我需要提醒一下,这是基础比赛的最后一题,目前延英学堂和余庆学堂都是四个上上,并列领先。”

    主考官让童子上去送签,第五题都必须答上品题,这次上品签一共十道题,他们可以任选一道。

    朱佩犹豫了一下,小声道:“阿呆,这题你抽吧!我今天手气不太好。”

    范宁笑道:“谁说你手气不好,你抽的题我不是都答上来了吗?”

    这句话使朱佩脸上绽开了桃花绽放般的笑容。

    她伸手抽出一支签递给了范宁。

    “阿呆,最后一题就看你的了。”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