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隐蔽的相亲
    ,精彩小说免费!

    范宁有点苦笑不得,难怪二叔的目光那么歉疚,不过自己才九岁,相亲有什么意义?

    范宁笑笑道:“既然来了,看看也无妨!”

    范明礼搂着他肩膀,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他道:“老弟,你别想多了,你看上人家没用,关键是人家上你。”

    范明仁也搂住范宁肩膀,笑眯眯道:“吴家那个小娘长得真不错,可惜是属老虎的!”

    范宁哑然失笑道:“那小娘才多大,居然就能看出属虎了?”

    “哎!你看了就知道了,难道我们还会耽误你的终身大事不成?”

    范宁想到二叔的恳求,心中有点犹豫,“可是……会不会影响你们店铺?”

    兄弟二人对望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怜悯之色,明仁摇摇头道:“如果你愿意以身饲虎,挽救小店,我们也可以成全你。”

    范宁可不是这个意思,他估计自己也说不清楚,连忙彻底否认,“我听你们的,只管吃饭。”

    这时,范铁戈在台阶上叫他们,“你们三个,赶紧进来!”

    三人连忙跟随范铁戈走进了吴宅。

    这座宅子的主人吴员外和范铁戈曾是一个学堂的同窗,当年范铁戈考县学不中,他便留在吴县,在吴老员外家开的酒楼里做伙计。

    十三年前,范铁戈靠自己一点点积蓄租下一座小门面,开了自己的店铺,打拼了十几年,他的店铺变成了两层楼的杂货铺。

    这期间他成家生子,在家乡蒋湾村,范铁戈也成了大家景仰的成功人士。

    但人生如穿衣,冷暖自知,范铁戈的杂货铺本小利薄,却要养家糊口,要供两个儿子读书,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

    光鲜的背后,其实是一个男人时时刻刻要面临破产危机的巨大压力。

    柴氏杂货铺的横空出现,使范铁戈店铺的生存危机终于被引爆。

    为了摆脱破产的命运,范铁戈不得不来求昔日的同窗。

    正好吴员外准备在吴江县开一家新酒楼,需要采购一批锅碗瓢盆。

    吴员外看在昔日同窗的面上,答应帮他这一次,但同时他也开出一个条件,让范铁戈带他侄子范宁来家里吃顿饭。

    科举制度对大宋而言,不仅是后备官员的选拔机制,同时也是大宋金龟婿的培养基地,每次科举产生的进士就像刚出炉的炊饼,总是被权贵豪门一抢而空。

    其他京城的中层高官员,或者一心想提高政治地位的巨商大贾,他们当然也想登上进士的相亲台。

    只可惜僧多粥少,他们搞不到非诚勿扰的门票。

    但没有非诚勿扰,还有同城热恋,还有爱情连连看。

    他们便会和地方豪门一样,将目光转向各州解试的前几名上,提前拦截未来的进士。

    当然风险也大,各州解试前几名未必就能考中进士,好容易钓到一只金龟婿,最后却发现是只镀金鳖。

    白白赔了女儿和嫁妆。

    在这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社会风气引领下,甚至只要能考过解试,上门求亲的媒人就会踏破门槛,

    虽然宋朝的举人不能当官,但考中举人,社会地位自然会大大提高,能进好的学堂当先生,或者进官府当文吏,豪门大户争相聘用,生活在乡下,直接就是乡绅了。

    吴县的县士选拔大赛在全国都有名气,十五年来,已经出了三个赐同进士出身的少年神童。

    这次县士选拔大赛一开始,就引起了本地人的高度瞩目,虽然比赛还没有结束,但范宁在选拔赛中的耀眼表现已经吸引了不少吴县大户人家的关注。

    吴家就是其中之一。

    范铁戈带着三个孩子走到中堂,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白胖男子笑呵呵迎了上来,他从穿一件蓝色亮缎深衣,头戴上好的白绸幞头,腰间束一条革带,革带上挂满了各种玉石小玩意。

    “酒菜已经准备好,就等你这口铁锅来做饭了!”

    两人哈哈大笑,重重拥抱一下,范铁舟指着自己的两个儿子,笑道:“这是我的两个犬子,跟我一起来蹭饭。”

    明仁和明礼连忙上前行礼,“参见世叔!”

    “呵呵!我真分不清谁是明仁,谁是明礼?”

    话虽这样说,吴员外的目光却始终盯着后面的范宁。

    “这位就是......”

    “这就是我侄子范宁!”

    范铁戈把范宁拉上前,给他介绍道:“这位就是吴员外,我在学堂读书时的同窗好友。”

    范宁抱拳行一礼,“晚辈给吴员外添麻烦了。”

    “范少郎太客气,快请!大家跟我来。”

    明仁在范宁耳边低声,“下面是考察的第一个环节,你会无意中发现身边有银子,唾手可得,先友情提示,那不是银子,而是打扮得像银子一样的白铜。”

    “你怎么知道?”范宁笑问道。

    “你是第九个相亲者,这可是前面八人的血泪总结。”

    范宁笑眯眯道:“莫非你们兄弟也是前八人之一?”

    旁边明礼按着前胸,摆出一副中箭受伤的痛苦模样,“太伤人了,太伤心了,好心不得好报啊!老二,别再提醒他,让他自己去品尝吴家的暗箭难防吧!”

    明仁却一脸正气,“如果不告诉他,我们付出那些惨重代价岂不是没有了意义?明礼,你可是要倒十天的垃圾啊!”

    范宁着实喜欢这兄弟二人,他搂住二人的肩膀,“继续说,下面还有什么机关?”

    明仁附耳对范宁叮嘱几句,范宁连连点头,“真是机关重重啊!”

    这时,范铁戈喊两个儿子道:“你们两个跟我来,吴世叔要和阿宁说几句话。”

    明礼用胳膊轻轻捅了一下范宁,意思是说:“好戏开锣了!”

    明仁同情地看一眼范宁,他目光的意思却是,“哥哥就只能帮你这么多。”

    两兄弟丢下范宁,跟着父亲走了。

    “范少郎,这边请!”

    吴员外将范宁请到客堂坐下,又让人上茶,范宁眼一瞥,却放茶碗的小桌下有一锭白花花的银子,大约五两左右。

    范宁心中暗笑,真的有银子啊!

    吴员外就仿佛没看见他眼皮下的银子,他笑眯眯问道:“请问范少郎父亲目前做什么差事?”

    范宁挠挠头,很认真的答道:“家父目前在太湖打渔,是一个渔夫!”

    “哦——”

    吴员外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不自然,但依旧保持着礼貌,他又问道:“范少郎的家不是在木堵镇上吗?”

    范宁连忙摇头,“木堵镇上是临时租的房子,我家在蒋湾村,家境较贫寒,三间草屋而已。”

    吴员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又打量一下范宁的衣着,只见他穿一件半旧的细麻直裰,头戴的方巾也洗得发白,从穿着就看得出来范宁家境确实不行,着实令吴员外心中有点失望。

    他勉强又笑了笑,“范少郎请稍坐,我去看看饭菜好了没有?”

    “员外尽管去!”

    吴员外意味深长地瞥一眼桌下的银子,转身便快步离去。

    这时,范宁却拾起地上的白银,掂了掂重量,又仔细看了片刻,果然不是白银,应该是白铜。

    范宁轻轻哼了一声,随手将白铜搁到桌上。

    喝了一杯茶,这时,一名管家走进笑道:“饭菜已经好了,老爷请少郎前去用餐。”

    范宁终于等到了吃饭一刻,这才是他来吴员外家中做客的本意,吃饭才是实质,其他什么相亲都是浮云。

    “多谢!烦请带路。”

    范宁跟着管家向外走去,刚出客堂,迎面来了一个少女,也就十一二岁左右,上身穿一件浅黄色短襦,下穿一条红色长裙,梳着双环髻,长得鼻孔朝天,相貌颇丑,黝黑的脸上有几颗小白麻子。

    管家上前行一礼,“吴姑娘来了?”

    少女点了点头,笑吟吟的望着范宁,这就是吴家的第二次考验,准确说是女主角设下的考验,用明礼的话说,此计叫做李代桃僵。

    试探范宁对女主角的倾慕程度。

    范宁上前深深施一礼,“小生参见吴小娘子,早已久闻小娘子芳名!”

    那少女捂嘴颤笑不停,管家暗暗摇头,什么眼神啊!真正的吴姑娘会这么丑吗?又是一个考验失败者。

    他笑道:“少郎弄错了,这不是我家小主人,而是小主人的丫鬟小桃,她正好也姓吴。”

    “哦!原来如此,我弄错了,不好意思。”

    范宁笑了笑,便跟着管家匆匆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