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四强赛(上)
    次日一早,县学大门口敲锣打鼓,热闹异常,数十杆彩旗在县学门口迎风飘扬,一幅巨大的条幅挂在大门上方,上写五个大字:“县士四强赛”

    大门口早已挤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瞻仰神童风采的数千民众,数十名县衙弓手在大门前维持秩序。

    刘院主带着范宁在县学操场内等候,他们稍稍等了片刻,朱佩的华丽马车便疾速驶来,停在了操场旁边。

    “院主,真是抱歉,我今天有点睡过头了!”朱佩有点不好意思地从车里钻出来。

    她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亮蓝色的绸缎士子服,头戴士子巾,脚蹬鹿皮小靴,估计来不及换衣,但脸上的眉眼却重新画过,依旧是清新如出水芙蓉般俏丽。

    刘院主笑眯眯道:“时间正好,一点都不晚。”

    他回头看了看范宁,又笑道:“我们走吧!”

    众人一起向考场内走去。

    “昨晚睡得很晚?”范宁关切地笑问道。

    “估计是吧!”

    朱佩捂着嘴,疲惫地打了个哈欠,带着一丝困意道:“我都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刘院主回头笑道:“再坚持一下,还有两天,结束后就可以回家好好休息。”

    “院主,明天个人赛考什么内容啊?”范宁好奇地问道。

    “基本上和团体赛一样,考五经、诗和杂项,策论不考,对你而言都是强项。”

    “那最后要录取多少人?”朱佩问道。

    “每一届都一样,选拔赛的前十名,称为县士,朱佩,你也会有县士称号。”

    朱佩撇撇嘴,反正她也不能参加解试,这种县士对她有什么意义?

    刘院主的心中有点矛盾,如果范宁被录取,他就要进县学了,这绝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结果。

    但考虑到范宁的前途,他也只能支持范宁继续前行。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比赛场,今天是四强赛,其实就是县士选拔赛的团体决赛。

    对参赛选手个人而言,他们走到这一步,每个人都拿到了上中基础分,如果今天夺冠,那基础分就是上上。

    像徐绩他们,第一轮就被淘汰,底分就是中,得到这个底分,个人赛发挥再好也没有意义。

    但四强赛对于四个学堂却至关重要,这关系到他们的排名,关系到他们对各地优秀学生的吸引力。

    四个领队都十分紧张,他们坐在一旁观战。

    首先是抽签座位,延英学堂抽到四号位,一号位是长青学堂,二号位是县学附属学堂,三号位是余庆学堂。

    除了延英学堂只有两个学生外,其他学堂都是三个学生,他们都是甲区突围的三支正队。

    五名考官也已就坐,他们都是来自府学的教授,主考官叫齐雍,四十余岁,是府学副教谕,太学出身,看起来颇为精明能干。

    这时,洪亮的钟声敲响,几名官员依次走了进来,最前面是县学政赵修文,其次是县令李云陪同着视察吴县的包拯,后面跟着县丞、县尉和主薄。

    赵修文笑着给众人介绍道:“县君我就不介绍了,大家都认识,除了县君,今天还有一位大官人也来旁听我们的比赛,两浙路转运使,包大人,请大家欢迎!”

    在众人的掌声中,相貌威武的包拯站起身笑道:“在下包拯,刚从陕西路调到两浙路任职,吴县的县士选拔赛我早有耳闻,据说它开创了童子试县考的先河,今天能亲眼一睹,也算是我的荣幸,好了,不打扰比赛,大家开始吧!”

    说完,他坐了下来,目光带着笑意地向范宁望去,范宁向他眨眨眼,做出一个多年未见的表情。

    这时,县令李云向主考官点点头,示意他比赛可以开始。

    齐雍站起身道:“今天是四强赛,各种规则和之前差不多,但有一点不太一样,根据赵学政的要求,今天每个考官都要打分,并且公示出来,包括我自己,让大家都明明白白。

    另外,今天每一道题都要考校书法,请大家重视。”

    齐雍说完,见众人没有异议,便拾起小锤敲了一下铜磬。

    ‘当!’

    随着一声清脆的磬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

    .......

    小童抱着题签筒上前给各学堂抽题,朱佩望着主考官低声对范宁道:“这些家伙都是来自府学的,你说徐绩祖父会不会对他们施加影响?”

    “如果他这样做,也未免太卑鄙了,他可是府学首席教授啊!”

    朱佩哼了一声,“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的为人,这样说吧!他孙子是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什么样的人,只是他稍微隐蔽一点。”

    范宁心中暗暗思忖,‘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今天就要格外小心了。’

    这时,发题童子来到他们面前,朱佩伸手抽了一支签,把题目打开。

    ‘言鄙漏之愚心,若逆指而闻过’

    请说出出典并背诵全文。

    朱佩眨眨眼,若有所思,片刻她对范宁小声道:“我好像读过这两句话。”

    范宁笑道:“这两句话是出自《汉书.杨敞传》,本来应该属于上绝题,但这篇文章却很有名,叫做《报孙会宗书》,属于县学必背的一百篇文章之一,所以难度又降下来,属于中品题。”

    朱佩笑着点点头,“原来是《报孙会宗书》,难怪我感觉很熟悉,我也读过这篇文章,只不过有点忘了。”

    “不妨!我记得很清楚。”

    范宁便将开头默了一遍,交给朱佩抄写,要拿书法高分,当然得朱佩出手。

    主考官齐雍再次敲响铜磬,“时间到!所有学生停笔。”

    齐雍又抽出顺序签,余庆学堂首先答第一题,延英学堂排在第三个回答。

    余庆学堂抽到的是对联题,要求他们从唐诗中找出一幅对联,并写出来历。

    这道题目比较简单,属于下品题。

    像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等等,但余庆学堂选的是:

    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无中。

    ——王维《汉江临眺》

    这幅对联不错,比较有韵味,五个考官一致给出了上上分。

    朱佩又小声对范宁道:“我有一种直觉,考官偏向余庆学堂。”

    “为什么有这种直觉?”范宁笑问道。

    朱佩秀眉一皱,“我也说不清楚,或许这幅对联不太工整,你看江流对山色,是不是有点不配?”

    范宁点点头,朱佩的直觉是对的,如果是自己给这幅对联打分,最多给上中,上上还差一点火候。

    第二个是长青学堂答题,评分尺度骤然收紧,长青学堂是抽到《孟子》,背的完全正确,但他们上交的书法却有一点涂改,三个考官扣了他们的书法分,得了一个上中。

    费院主脸色勃然变色,一点涂改就要扣分,这简直太吹毛求疵,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毕竟对方是有理由的。

    “第三个,请延庆学堂答题!”

    小童将试卷和题签收了回去,主考官笑道:“言鄙漏之愚心,若逆指而闻过,请说吧!它出自哪里?然后再背诵全文。”

    范宁不慌不忙道:“这两句话出自《汉书.杨敞传》,是一篇著名独立文章,叫做《报孙会宗书》,全文如下。”

    范宁开始背诵起来,“恽既失爵位家居,治产业、起室宅,以财自娱.......”

    这片文章足有两千余字,范宁一字不错地全部背完。

    齐雍又将书法传递给各位考官,众人看了一遍,然后开始打分,居然是两个上中,两个上上。

    刘院主脸色一变,回答得这么完美,为什么要给上中?

    他知道书法一定是朱佩的手迹,那小娘的书法写得非常漂亮,所有参赛学生中她的书法数一数二,那会是哪里出问题了?

    齐雍犹豫一下,问一名考官,“请问吴教授为何给上中?”

    考官道:“我觉得这道题应该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汉书杨敞传》,一个是《报孙会宗书》,延英学堂只背诵了其中一个,不太完美,所以我给分上中。”

    齐雍点点头,他也打出了上中分。

    刘院主气得脸色铁青,简直是胡扯,两个答案,不管是答哪一个都应该是满分,况且,如果答案是《汉书杨敞传》,那就是上绝题了,那应该是加试才会出现。

    正确答案分明应该是《报孙会宗书》。

    赵修文也有点坐立不安,这道题打分他也感觉有点太严厉过头。

    不过出于尊重考官,他没有起身干涉。

    朱佩气得脸色通红,她几乎要发作,范宁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声道:“冷静,这才是第一题!”

    朱佩终于忍住了,她咬牙道:“我没猜错的话,县学附属学堂也不会得分上上。”

    很快县学附属学堂也答完题,他们是作诗题,但结果出乎人意料,他们竟然得了一个上下分数,五名考官打分,三个上下,两个上中。

    县学附属学堂呆住了,这还是他们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居然得分上下。

    考场内顿时响起一片窃窃议论声,大家都很清楚,四强赛中得了一个上下分意味着什么?

    除非其他三个学堂都出现重大失误,否则县学附属学堂铁定出局了。

    李云笑着问包拯,“转运使觉得如何?”

    包拯点点头笑道:“我觉得这种群体斗经很有意思,学生水平很高,考官评分也很严厉,不过第一个给分稍微宽松了一点,也可能是刚开始,他们还不太适应的缘故。”

    “范宁没让使君失望吧!”李云又问道。

    包拯笑了起来,“那个臭小子若敢让我失望,看我怎么打他的屁股!”

    李云心中一惊,包拯居然用这种语气评价范宁,他忽然意识到,恐怕范宁和包拯的关系非同一般。

    主考官齐雍缓缓道:“第一题结束,余庆学堂以一个上上分暂时领先,长青学堂和延英学堂以上中分紧随其后,县学附属学堂暂时落后,请勿急躁,冷静下来答好下面的题目,下面第二题开始。”

    第二题,朱佩抽到一支对联签,题目给出上联:

    酒醒饭饱茶香。

    要求对下联。

    范宁略一思索便给出了下联:

    花好月圆人寿。

    虽然对得很工整漂亮,但朱佩却不太看好前景,她不看好前景是有理由的,前面长青学堂和县学附属学堂第二题都做得不错,但都给了上中。

    只要有心,任何作品都会有瑕疵。

    果然,五个主考一致给出了上中的分数,理由是酒饭茶是同类,而花月人不是很般配。

    包拯轻轻摇头,对县令李云道:“范宁的下联意境很高,得分上上都不止,考官评价有点舍本逐末了。”

    李云也有点不悦,他感觉府学教授对吴县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视,这已经不是严格,而是一种刻意打压。

    第四个答题的是余庆学堂,他们的题目是,默写晚唐诗人李山甫的一首诗,这道题比较偏,李山甫几乎没有什么名气,留下的诗也不多。

    不过余庆学堂还是答出来了,主考官齐雍对其他几名考官笑道:“不错,这座绣岭应该是京兆骊山,我曾还去游玩过。”

    朱佩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她忽然拾起桌上笔向前面扔去。

    范宁一怔,“你在做什么?”

    朱佩向他神秘一笑,起身去捡笔,笔直接滚到主考官桌前。

    齐雍忽然见一个学生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由愣了一下,“你在做什么?”

    “回禀主考官,学生的笔掉了!”

    齐雍挥挥手,“赶紧回座位上去。”

    朱佩拾起笔,却凑上前看了一眼余庆学堂的答卷,立刻转身回去。

    “发现了什么?”范宁笑问道。

    朱佩冷笑一声,“果然不出我所料,等会儿我让你看场好戏!”

    范宁见几名考官都在打分,便淡淡道:“你发现什么不妥就赶紧说出来,等会儿分数打出来,想改就难了。”

    朱佩想想也对,她立刻举手高声道:“主考官,这道题余庆学堂答错了!”

    ======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