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十八章 家里来了贼
    范宁一阵风似冲了进了家门,迎面遇到母亲张三娘,后面跟着是他父亲范铁舟。

    “娘,我回来了!”

    范宁话音刚落,便被母亲张三娘一把抱在怀中,激动得泪水扑簌簌落下。

    “我的儿子给娘挣脸了!”

    “不光挣脸,还给娘挣钱了!”

    范宁从书袋中取出一个鼓鼓的佩囊,笑眯眯道:“这里面可是娘最喜欢的东西。”

    张三娘破涕为笑,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小坏蛋,把娘说得象财迷一样。”

    话虽这样说,张三娘还是一把将佩囊夺过去,喜滋滋问道:“有多少?”

    “五十两银子!”

    张三娘顿时笑得嘴都合不拢,回头对丈夫道:“他爹,有五十两啊!”

    范铁舟笑呵呵揉了揉儿子头发,关心地问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和刘院主坐船回来,爹爹,刘院主说,作为对我的奖励,以后医馆每月五贯钱的月租就不用付了。”

    范铁舟吓了一跳,“益生堂是你们刘院主开的?”

    “好像慈济堂也是他的产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可是...一点租金不给,也不太好吧!”

    范铁舟考虑得比较多,他担心别的医师会有意见。

    “有什么不好?”

    张三娘鄙视地看了一眼丈夫,“你一天到晚顾虑这样,担心那样,这是你儿子挣来的,有本事他们也去考个神童。”

    话音刚落,张三娘忽然感到胸腹间一阵恶心,她连忙捂住嘴向屋里奔去。

    范宁一怔,“娘这是怎么了?”

    “你娘....她可能又怀身孕了。”范铁舟吞吞吐吐道。

    范宁闻言大喜,这是好事啊!将来自己若不在家,父母也有一个孩子陪同在他们身旁。

    “能确定吗?”

    范铁舟摇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她今天去益生堂诊脉,四个医师意见不一,我也有点糊涂了。”

    .......

    晚上,范铁舟又在白云酒楼订了一桌酒席,夫妇二人为儿子勇夺神童比赛第一名庆祝。

    酒楼东主听说是给木堵镇的小神童庆祝,他当即免了酒菜钱,还特地送给范宁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

    从酒楼出来,天已经黑尽了,张三娘今天高兴,喝了几杯酒,俏脸红扑扑的,显得十分兴奋。

    “大郎,你说咱们搬回老房子行不行?我住在镇里真的很不习惯。”

    这已经是张三娘第二次给丈夫提这件事了。

    范铁舟对搬回蒋湾村倒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他的父母在那边,只是他觉得这是妻子一时头脑发热,真搬回去她又后悔了。

    范铁舟笑了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你真的想好了,决定要搬回去,我完全支持,反正蒋湾村离镇子不远,水路也就半个时辰,我可以每天回家。”

    “宁儿,你说我们搬不搬?”张三娘又问儿子。

    范宁笑道:“我可能三月初就要去县学读书了,娘住在镇上会更寂寞,还不如回去,镇里的房子卖掉,在蒋湾村造一座大宅。”

    听说儿子要去县学读书,夫妻二人都吃了一惊,张三娘急道:“宁儿,你之前怎么没说?”

    范宁挠挠头,“之前我也不清楚,我在县里比赛才知道,选拔赛的前十名将进县学读书三年,备战后年秋天的童子试解试。”

    停一下,范宁又笑道:“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去,继续在延英学堂读书。”

    “去!当然要去!”

    范铁舟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他深知进县学读书之难,当年他考县学就名落孙山,儿子现在有这个机会,当然不能放弃。

    “娘子,我们要支持宁儿去县学读书,别人想去还去不了呢!”

    “谁说我不支持了?我比你还支持.”

    张三娘当然支持儿子读县学,她做梦都盼着儿子考上举人,让她好好扬眉吐气一把。

    一家三口来到小巷口,只听巷子里有人大喊一声,“抓住那个蟊贼!”

    却见一个黑影迎面奔来,速度极快,眼看就要撞到张三娘。

    范铁舟护妻心切,他顾不得抓贼,一把将妻子拉了过来,黑影和张三娘擦肩而过,向夜幕中狂奔而去。

    这时,巷子里又跑出来一人,他急得大喊:“大哥,你怎么让那个蟊贼跑掉了?”

    范铁舟一怔,调头便追,一口气追出百余步,但已经来不及,刚才的黑影穿过王状元桥,消失在街道尽头。

    他不放心妻儿,又跑了回来,“老二,是你吗?”

    从巷中第二个追出来的人,正是范宁的二叔范铁戈,他身体微胖,累得气喘吁吁,弯着腰直喘气。

    他回头指了指巷子,“大哥快回去,还有个蟊贼被老三抓住了。”

    范铁舟一惊,急忙奔进巷子,范宁也跟着跑了进去。

    张三娘惊魂未定,走上前问道:“老二,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宁儿夺取县士大赛第一,便叫上老三一起过来庆贺,却发现你们家大门虚掩着,我们推门进去,迎面遇到两个穿黑衣的蟊贼从屋里出来。”

    张三娘心中大急,她的钱和银子可都锁在床头的柜子里呢!

    她顿时心急如焚,慌慌张张向家里跑去。

    院子里,只见体格强壮的老三范铁牛将一个瘦小的蟊贼牢牢按在地上,范铁舟正用绳子将蟊贼捆绑起来。

    蟊贼被绳子勒得一阵阵惨叫。

    张三娘跑进院子,见儿子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张三娘上前急问道:“宁儿,少了什么没有?”

    范宁摇摇头,“他们没进这间屋子。”

    张三娘顿时长松了一口,他们家值钱的东西都在她的寝房里。

    “那他们来偷什么,我们家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值钱货?”张三娘不解地问道。

    听到‘值钱货’三个字,范宁猛地想起什么,调头向自己住的阁楼奔去,一口气冲上二楼,范宁点亮油灯,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惊呆了。

    只见书房里和自己卧室里一片狼藉,满地的书籍,被褥和衣服都扔在地上,两口大箱子也被撬开。

    范宁一抬头,范仲淹送给他的中堂还在,蟊贼不识货,这幅字很贵重,在京城至少能卖几千两银子。

    幸亏自己把它挂在墙上,如果放在箱子里就被偷走了。

    他又搬开书桌,打开书桌背面一处暗门,他的宝盒还在,蟊贼没有发现。

    范宁又奔进卧室,趴在地上向床脚望去,他心中顿时一凉。

    他放在床下的两块太湖石踪影皆无。

    范宁一共有三块太湖,一块是他在竹林里偶然发现的,由于重达六七十斤,他搬不回来,便直接放在蒋湾村老房子里。

    另外两块太湖石他放在自己床下,一块是王二叔卖给他的三潭映月,属于上品太湖石,还有一块便是他珍藏的溪山行旅石,那可是极品太湖石。

    范宁转身向楼下奔去,迎面遇到母亲,他连忙问道:“娘,我床下的两块太湖石,你有没有放在别的地方?”

    张三娘连忙摇摇头,“我不会动你的石头。”

    这时,范铁戈在外面院子里喊道:“宁儿,别找了,他们就是来偷那两块石头的,我们截住了一块。”

    范宁急忙跑到外院,范铁戈指了指石磨,磨盘上放着一块太湖石。

    范宁上前拾起太湖石,这块石头正是他的三潭印月。

    “二叔,就只有这一块吗?”

    范铁戈叹口气,“还有一块被刚才那个蟊贼抱着跑掉了。”

    范宁心中大怒,上前便狠狠给了被抓蟊贼一记耳光,“是谁派你们来的?”

    蟊贼只是街上一个小无赖,年纪不大,他吓得浑身发抖,颤抖着声音道:“是....是李掌柜让我们来偷块石头。”

    范宁心念一转,脱口而出,“奇石馆的李泉?”

    “就是他,得手后,他会给我们每人一贯钱报酬,小官人,我真不是贼!”

    小无赖心中害怕,竟吓得哭了起来。

    这一刻范宁倒冷静下来,李泉对他那块溪山行旅石念念不忘,他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李泉现在才偷石头,这让他有点奇怪?

    明明自己离家八天,随时可以下手,为什么非要等自己回来后才动手?

    范宁想了想又追问道:“李泉是什么时候交代你们偷我的石头?”

    “昨天下午!”小无赖带着哭腔说道。

    昨天中午正式公布了成绩,下午李泉就安排偷盗,一个念头冲进范宁的心中,他似乎隐隐想到了什么?

    “宁儿,那块石头很重要吗?”范铁戈在一旁问道。

    范宁点点头,“那块石头很贵重,至少价值几百两银子。”

    众人顿时吓了一跳,一块石头居然价值几百两银子,他们简直无法想象。

    范铁戈连忙道:“得赶紧去报案!”

    “我去!”范铁舟拔足便向外面奔去。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