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一号大案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次日一早,范宁和二叔一同乘船前往县城。

    范宁今天穿了一身上好缎子面料的白色士子服,腰束革带,脚穿一双黑色的鹿皮靴,头戴缎子方巾,手执一柄折扇,显得格外的温文尔雅,他站在船头,俨如玉树临风。

    他身后坐在船舱内的范铁戈却忧心忡忡,不断自责,自己明明知道侄儿进城的意图,却帮他隐瞒父母,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二叔。

    “宁儿,你不该隐瞒父亲。”

    范铁戈轻轻叹口气,“你应该和父母把事情说清楚,相信他们能理解。”

    范宁去县城是借口拜访学政,但范铁戈心里清楚,自己侄子所谋甚深,绝不是进城拜访学政那么简单。

    范宁笑了笑道:“既然父母都同意我进县学读书,我当然要向学政交代一声,然后就要办理各种入学手续,今天我进城,确实是要去找学政。”

    范铁戈摇摇头,“你以为二叔看不懂你的心思?昨天晚上,你明明摸到了那块石头,你还任由李泉把它带走,难道你不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范宁淡淡一笑道:“能不能钓上大鱼,现在还不知道,但息事宁人,忍气吞声,绝不是我范宁做人的原则。”

    “那你打算怎么办?”范铁戈关切地问道。

    “当然是去找学政!”

    范宁笑道:“读书人不找学政撑腰,会去找谁?”

    范铁戈见侄儿态度十分坚决,这才相信兄长说的话,范宁年纪虽小,但极有主见,他认准的事情,没有谁能劝得了他。

    范铁戈暗暗叹息一声,只得道:“好吧!你找完学政后,不管成与不成,你都来找二叔,千万别忘记了。”

    “二叔,我自己会回家。”

    “不行!”

    范铁戈一口回绝,“这是我答应你父母的事情,你若不干,那我陪你去找学政。”

    范宁无奈,只得答应了,“好吧!事情办妥后,我来找二叔。”

    船只进了城,叔侄二人在敬贤桥分了手,范宁上岸去找学政,而范铁戈则继续坐船回家。

    但范宁并没有去县学,而是调头来到了县衙。

    县衙门口站着两名手执水火棍差人,穿着皂服,头戴八角差帽,身材很高,倒有点像守门的哼哈二将。

    范宁走上前行一礼道:“我是木堵镇的范宁,特来拜访县君,恳求公差大哥替我禀报。”

    范宁前天夺得县士选拔赛第一名,已经轰动了县城,他的名字几乎人人皆知。

    公差听说是县士魁首来了,连忙笑道:“小官人请稍候,我们这就去禀报。”

    一名公差飞奔进县衙了,只片刻,又跑了回来,笑道:“县君有请,小官人请随我来。”

    “多谢了!”

    范宁跟随公差来到县衙后堂,这里是县令办公之地,陈设比较简单,房间里只有一座屏风,一张桌子,两边各有一排书橱,摆满各种书籍和图卷。

    墙上挂着一幅悯农图,上面是一幅中堂大字,写着爱民如子四个大字,两边则是一幅对联。

    正是范宁送给李云那幅对联:

    处世无奇唯忠唯恕;

    治家有道克勤克俭。

    只见县令李云正坐在桌前批阅卷宗。

    范宁连忙上前行一礼,“学生范宁,参见县君大人!”

    李云放下笔呵呵笑道:“我们的县士魁首现在应该在家乡接受乡绅们盛情款待,怎么又来县城了?”

    范宁不慌不忙道:“昨晚家中失窃,事关重大,学生是特来向县君报案。”

    李云吓了一跳,“你家里遭贼了?”

    范宁点了点头,李云又连忙道:“那有没有通知耆长?”

    “当时就通知了,抓住了其中一个小贼,另一个贼正在追捕,但这两个贼是受人指使而来,耆长不敢得罪指使人。”

    李云眉头一皱,“是受谁指使?”

    “是徐记奇石馆的李掌柜,叫做李泉。”

    李云也是爱石之人,他当然知道木堵奇石馆是徐家的产业,这件事怎么会涉及到徐家,他心中便觉得有几分蹊跷。

    范宁又平静地说道:“县君怎么不问问被偷走了什么东西?”

    李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问道:“被偷走了什么?”

    范宁不慌不道:“被偷走两样东西,一件是一块极品太湖石,另一件是一枚扇坠,太湖石丢就丢了,也不过几百两银子,但扇坠却非同小可。”

    “为什么要这样说?”李云有点糊涂了,价值几百两银子的太湖石不在意,一枚小小的扇坠却非同小可。

    范宁从怀中取出一只锦盒,递给李云,“县君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李云打开盒子,见盒子里竟然是一串极品的紫翡翠手串,他倒吸一口冷气。

    他娘子的陪嫁饰品中也有一枚上品翡翠簪子,居然价值数千贯,品相却比这串紫翡翠差得远,这件紫翡翠手串简直太贵重了。

    “县君大人,这是学生在庞相公府中给天子献诗,天子赐给学生的手串。”

    “什么!”

    李云就像就被火烫了一般,连忙将锦盒放在桌上,惊讶万分问道:“这这是天子御赐之物?”

    “正是!”

    李云又仔细看了看紫翡翠手串,岳父给他的信中提到过天子喜爱范宁之事,好像也说起有重赏,难道这就是天子的重赏?

    不过这么贵重的珠宝也能皇室才能拥有,范宁的家境李云很清楚,自己妻子都没有这么好的陪嫁,更不用说范宁家了

    这时,范宁又缓缓道:“当时天子赐我两件物品,一件就是这串紫翡翠手串,另一件是一枚白玉扇坠。”

    李云眼睛蓦地瞪大了,“你是说,天子赐你的白云扇坠昨晚被偷走了?”

    范宁点点头,指着手中扇子道:“那块白玉扇坠原本挂在这支扇子上,但我嫌扇子不配,便解下来放在抽屉里,打算在县城买一柄上好折扇配对,结果昨晚回家,房间里一片狼藉,扇子还在,但扇坠却没有了。”

    李云额头上出汗了,天子所赐之物被盗,这无论如何是一件大案,要是消息传到京城,令天子震怒,自己这个县令就休想再做下去。

    他心中十分紧张,沉思片刻又问道:“刚才你说抓到了一名小贼?”

    范宁点点头,“共有两名蟊贼,逃走一人,被抓到一人。”

    李云当即喝令:“来人!”

    一名差人进屋行礼,“卑职在!”

    “立刻让陆都头来见我!”

    差人转身出去了,李云又安慰范宁道:“你尽管放心,这桩案子我接了,给你特事特办,不过你暂时不要声张,以免打草惊蛇。”

    范宁之所以敢凭空生出一块白玉扇坠,就是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李县令保官心切,绝不会把这件事向上汇报。

    就看现在,李县令连书面立案都不肯做,便可知他的自保心态。

    至于徐家,更不敢声张丑闻。

    既然他有一串天子御赐的紫翡翠手串,谁又敢说他没有另一块天子所赐的白玉扇坠?

    范宁躬身行一礼,“一切凭县君做主!”

    这时,一名三十余岁的虬须大汉快步走进内堂,他体格彪悍,声如洪钟,躬身施礼道:“卑职陆有根参见县君!”

    这位彪形大汉就是吴县都头陆有根,他是长洲县陆墓乡人,武艺高强,做了三年都头,抓贼无数。

    李云吩咐他道:“范宁家昨晚被盗,抓住一个小贼,目前在木堵镇耆长手中,你带几个弓手把这个小贼押到县里来,最好再把另一个逃跑的小贼抓住,这是大案,你不可懈怠!”

    “卑职明白了,这就出发!”

    陆有根行一礼,转身走了。

    李云又笑着对范宁道:“办案要一步步来,总之你放心,三天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范宁躬身施礼,“县君大人对学生的厚爱,学生感激不尽!”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