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朱府祝寿一
    范宁大喜,难得这小娘良心发现,他连忙给朱佩介绍另外两块石头。

    “这两块太湖石,一块叫做三潭映月,属于上品太湖石,另一块是我起的名字,叫做晋娘舞衣石,属于精品太湖石。”

    朱佩一下子喜欢上了第二块石头,“我喜欢晋娘舞衣石,这个名字起得好。”

    她又歪着头问道:“为什么叫晋娘舞衣石?”

    范宁微微笑道:“那我先问你,魏晋之风是什么?”

    朱佩想了想道:“王佑军之字飘如游云,矫若惊龙,陶渊明之诗清纯淡雅,入于悠然之境,魏晋文人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总之就是一句话,俊逸飘洒,自然不羁。”

    “说得好!”

    范宁暗赞朱佩总结得好,他又指着这块太湖石道:“你看这块太湖石仙姿飘逸,像不像一个舞女在随性而舞,裙裾飘飘,而石态瘦骨嶙峋,是不是有魏晋之风,所以叫做晋娘舞衣石。”

    朱佩欢喜得直拍手,“说得好,斗石的时候我就这样说!”

    她连忙令家丁把石头挑进府去,这时,范宁又把描金木匣递给她,“这是我给你祖父的寿礼,你转给他吧!”

    “是什么?”

    朱佩接过木匣好奇地问道:“也是一块石头?”

    “不是,这次是两瓶酒。”

    “酒?”

    朱佩眉头微微一皱,朱府自酿的朱琼玉液在京城也是鼎鼎大名,这臭小子怎么送两瓶酒来?

    范宁笑道:“你可别小瞧这瓶酒,它可是天下独一无二,要不是你祖父过寿,我还不会拿出来。”

    “瞧你说的,又有魏晋之风的玄意了。”

    朱佩抿嘴一笑,“我就拿给祖父尝尝,范宁酒是什么滋味。”

    她给范宁使个眼色,“跟我来吧!”

    范宁跟随着朱佩从侧门进了朱府,远处正厅一带人声鼎沸,而这边却十分幽静。

    “那边都是各地的豪门权贵,你若有兴趣,我带你去结识结识?”朱佩戏谑地问他道。

    “我去那边,还不被他们当猴耍?不去!”

    范宁心知肚明,喊一声神童来了,保证个个都围观上来,考诗的,问经的,说不定还会把自己拆散成零件去研究,他可没那个兴致去奉陪。

    朱佩见范宁颇有风骨,心中倒也欢喜,便笑道:“我带你去后宅,那边安静。”

    “朱佩,你们家做酒生意吗?”范宁找到了机会低声问。

    “我祖父不做酒生意,不过我三阿公在京城有几家正店,算是一个大酒商,你问这个做什么?”朱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范宁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但机会不抓住,就会转瞬即逝。

    他只好硬着头皮道:“盒子里有两瓶酒,你拿一瓶给你三阿公尝尝,让他评价一下。”

    “哦——”

    朱佩恍然大悟,一脸鄙视地望着范宁,“我还以为当了县士就有点出息了呢?结果本性难改,还是一个小财迷。”

    范宁合掌央求,“小弟穷困潦倒,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老人家就帮帮忙,那块晋娘舞衣石就送你了。”

    “哼!谁稀罕你的破石头,帮不帮忙,就看本衙内的心情吧!”

    范宁已经很了解朱佩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她既然这样说,那事情就有眉目了,范宁一时间心情大好。

    他们走上一条长长的廊桥,时值早春,梅花初开,廊桥内沁香扑鼻,两边一簇簇粉白之色,格外娇艳夺目。

    再远处居然还有两亩菜地,黄灿灿的,开满了油菜花。

    “朱佩,你曾阿婆好不好?”范宁看到菜地,忽然想到了上次的老太太。

    “她好着呢!一天到晚念着你,就指望你给她浇菜。”

    范宁哑然失笑,“好!等会儿我就去给她老人家浇菜。”

    朱佩白了他一眼,“现在哪有菜给你浇,要不,你帮我浇浇花吧!”

    “我是你们家的宾客,你好意思让我浇花?”

    “哼!就知道你心不诚。”

    两人一边斗嘴,很快便走过了廊桥,便直接进入后宅,这边宾客稍多,几乎都是女眷,一个个打扮得浮翠流丹,丰姿尽展,整个后宅到处莺莺燕燕,浓香扑鼻。

    她们大多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赏花观鱼,闲聊家常。

    范宁挠挠头,一脸尴尬之色,“朱佩,我还是去别处吧!这里全是女客,我不太方便。”

    朱佩捂嘴咯咯直笑,“你一个小屁孩,谁会把你当回事,还居然说自己不方便,你哪里不方便了?简直要笑死人!”

    “阿佩!”

    旁边走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贵妇人,穿一件白色绣花的褙子,身材修长,雍容华贵,乌黑油亮的梳成高高的云团状,她的脸上涂得雪白,一双丹凤眼格外犀利。

    “大姨,你什么时候来的?”

    朱佩语气有点冷淡,上次姨母受徐绩怂恿,让她不要参加神童比赛,朱佩到现在还有点耿耿于怀。

    “你什么时候去看看表哥吧!他被打那么惨,哎!老爷子下手也太狠了。”

    “那是他活该!”

    朱佩冷冷道:“好好的正人君子不做,非要做梁上君子,要我说,打断他一条腿才会让他吸取教训。”

    范宁忽然明白了,她们在说徐绩,那个徐绩似乎被打得很惨。

    虽然范宁没有徐绩的消息,但在他的意料之中。

    为了出口气,不仅搭进了徐家的一座店铺,还让他父叔面临丢官的危险,这样不知好歹的纨绔子弟,不被家里严惩才怪。

    王氏顿时脸色沉了下来,自己侄女怎么说话这么难听?

    她目光一瞥,落在范宁身上,有些不满道:“这个小官人是谁家的衙内?怎么能随便进内宅?”

    范宁笑了笑,“在下范宁!”

    “你就是”

    王氏脸色一变,惊得后退两步,瞪着范宁,慢慢的,她柳眉倒竖起来,眼中闪烁着怒火,“你把我侄子害得好惨,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朱佩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她十分不满地对姨母道:“这是我家,范宁是我请来的客人,请大姨尊重我!”

    “你!你竟然帮外人说话。”王氏气得眼前发黑。

    这时,周围女眷都纷纷向这边望来,窃窃议论,似乎阿佩和她姨母吵架了,那个小官人又是谁,阿佩挺护着他。

    范宁轻轻把朱佩让到一边,他淡淡一笑,对王氏道:“夫人如果聪明的话,现在就应该客气一点,我是苦主,我若把事情闹大,徐绩涉嫌偷盗,他还想不想参加科举?

    夫人的夫君是官员吧!朝廷会容忍一个偷税的官员高坐庙堂?还有令郎,令郎就算考上进士,恐怕会被革去功名,我言尽于此,如果夫人还想闹,我奉陪到底!”

    说完,他对朱佩笑道:“朱佩,我们走吧!”

    朱佩心中着实对姨母不满,嫁给徐家,整天就想着徐家的利益,哪里想过自己是她的侄女。

    她也不理睬姨母,带着范宁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王氏则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虽然涂着铅粉,看不出脸色,但她脖子却红透了,眼中闪烁着羞恶和惊惧之色。

    “阿呆,你别理会我姨母,她头脑简单,一向就没什么见识的。”

    范宁呵呵一笑,“这种小事情我不会在意!”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一间院子,这就是朱佩住的院子了,占地有五亩,前面是一座大花园,花园里小桥流水,流水两边矗立着七八座造型别致的上品太湖石。

    还有一座小山丘,山丘上种着几棵茂盛的大树,山丘最顶端是一座八角白玉亭。

    后面是两座红色阁楼,一座是朱佩的寝房,另一座是朱佩的起居房和书房。

    “阿哥!”朱佩向亭子喊了两声。

    范宁才发现亭子坐着一个少年,身体很胖大,背对着他们,似乎没有听到朱佩的喊声。

    朱佩无奈,只得对范宁道:“上面是我阿哥,他和你一样也是个大呆呆,我去给祖父送酒,你陪他坐坐吧!”

    范宁忽然想起朱元甫给自己说过的话,朱佩有一个兄长,已经十五岁,智力只相当于三四岁孩子,一直住在京城。

    他点了点头,“你去吧!我陪陪他。”

    “我阿哥脾气是最好的,你可不准欺负他哦!”

    朱佩又嘱咐院中丫鬟几句,这才抱着木匣子走了。

    范宁把怀中太湖石交给剑梅子,快步向山丘上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