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朱府祝寿二
    坐在亭子里的少年大概在十四五岁左右,范宁第一眼看见他,就想到了相扑,确实,这个少年体型十分胖大,身高至少有一米八左右,绝对是一个优秀的相扑苗子。

    范宁走进亭子,少年头也不抬,依旧在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中的石像,他眯着眼,小心翼翼地用刻刀一点点雕着,细细的石粉不时从他指缝里掉落,小石像攥在他肥大的手掌里,看不清他雕的是什么?

    范宁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和所有肥胖少年一样,少年双颊的肉下垂,但他的目光却十分澄静,就仿佛青藏高原上没有任何污染的两泓湖水。

    少年穿了一件褚色的直裰,衣服十分宽大,看起来像一件僧袍,头戴一顶幞头,在衣服前胸绣着两个字,朱哲。

    原来这是他的名字。

    “朱哲!”

    范宁笑着喊了一声,对方没有答应,就仿佛对面没有范宁这个人,他依旧在专注地雕刻着石像。

    范宁走到他身后,目光越过他肩膀向他手心石像望去,不由惊叹一声。

    他雕的石像居然是他妹妹朱佩,朱佩穿着男装的模样,如满月一般的脸庞,高高的鼻梁,象深潭一样的美眸,纤细的小嘴,竟然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他的刻刀下。

    头戴的乌纱帽已经雕成,帽子中间还雕了一块小小的美玉。

    此时,少年正在雕刻朱佩腰间的短剑,他下刀格外细心,但又熟练无比,每一刀下去,都力量恰到好处,石粉一点点掉落,宝剑的雏形已经出来了。

    范宁便在他对面一样的盘腿坐下,微笑地望着这个不染一丝尘埃的少年。

    这时,一名丫鬟端着一碗参粥上前,小声呼唤道:“大衙内,吃点东西吧!大衙内!”

    “嘘!”

    范宁轻轻嘘一声,对丫鬟道:“他在做自己的事,不要打扰他。”

    范宁现在才知道,朱哲患的是学者型自闭症。

    范宁心中生出一丝怜悯,他自己的前身,范呆呆其实也是一个轻微的自闭症,范宁能体会到对方内心的孤独。

    朱哲那宁静的眸子竟使范宁感到一丝莫名的触动,他感觉自己的内心也曾经一样的宁静无暇。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全神贯注雕刻的朱哲忽然停住了。

    他慢慢抬起头,仔细看了一眼面前的范宁,但这种停顿只有极短的时间,很快,他又全身心地投入到雕刻之中,返回了自己的世界。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范宁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华丽襕袍的胖壮老者急促奔来,后面还跟着朱佩。

    一眼望去,范宁还以为是朱元甫跑来,但再细看却不是,长得很像朱元甫,但比朱元甫矮一点,再更胖一点。

    “三阿公,等等我!”后面朱佩焦急的喊道。

    原来是朱佩的三祖父,范宁听朱佩说过,她祖父三兄弟,她祖父是大地主,二祖父是朝官,曾做过枢密院同知,三祖父则是一个大商人。

    范宁站起身,他看了看丝毫没有受外界影响的朱哲,便快步向山丘下走去。

    虽然是早春二月,空气中还有几分寒意,但朱佩的三祖父却跑得满头大汗,站在小桥上弯腰大喘气,仿佛气都快要喘不过来。

    他看见了范宁,也顾不得劳累,一把抓住范宁的手腕,气喘吁吁问道:“那瓶酒是小哥儿酿的吗?”

    范宁连忙摇头笑道:“大官人,私下酿酒可是犯法要坐牢的,我可没干过这种事情。”

    这时,朱佩也跑上来,“阿呆,这就是我三阿公,在京城有三家正店,平江府也有两块卖酒牌子。”

    正店一般在京城出现,都是有资格酿酒卖酒的酒楼,像清明上河图中的孙羊正店。

    在各地方州府,酿酒权在官府,但官府一般也管不过来,所以官府每年都会拍卖酿酒权,价高者获得酿酒牌子。

    在京城居然有三家正店,这已经是规模很大的酒商了。

    老者握住范宁的手笑呵呵道:“我叫朱元丰,我知道小哥是范神童,没想到学问好,居然酿酒也是高手。”

    范宁微微笑道:“如果朱员外有兴趣,不如我们坐下来谈。”

    “有兴趣!有兴趣!”

    朱元丰眼睛都笑眯成一线,他连忙喊道:“佩儿,给我们安排一个房间,我要和范哥儿好好聊一聊。”

    朱佩将范宁和三祖父带到自己的观景房,范宁打量一下房间,房间里布置得非常雅致,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仅有一张黄花梨的圆桌和几把椅子。

    房间外是一座十分精致的雕花水榭,水榭前可以凭栏而坐,大花园的风景尽收眼底。

    范宁很喜欢这间观景房,他慢慢走到栏杆前欣赏风景,让春风轻拂自己的面孔。

    但朱元丰却没有一点观风景的心思。

    他心急如焚问道:“范哥儿能否告诉我,那酒是自酿,还是外面买的?”

    范宁微微一笑:“酒当然不是自酿,是我买的平江桥酒,然后自己再加工。”

    “平江桥酒?”

    朱元丰愣住了,平江桥酒不就是自己酒店酿造的吗?口感怎么完全不同。

    他忽然意识到,恐怕关键就在于范宁所说的加工技术。

    朱元丰麾下的产业很多,酒只是其中之一,但就是这一项,他便能挤身进天下六大酒商。

    朱元丰当然明白范宁这项酿酒技术的价值,若自己掌握了,天下第一酒的名头非落到自己手上不可。

    朱元丰心中很急,来参加寿宴的都是各地豪门,哪家手中没有一块酿酒牌子?

    万一那瓶酒传出去,恐怕自己想拿下独门秘诀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范哥儿,你刚才说的这个技术,是木堵镇的特色吗?”

    急归急,朱元丰还是要弄清楚这个技术究竟是范宁独有,还是地方特色?

    范宁淡淡一笑,“木堵镇恐怕找不到第二瓶我那样的酒!”

    朱元丰顿时大喜,他便开门见山问道:“这项酿酒技术,范哥儿能否转让给我?”

    范宁没有回答,他回头对正在嗑着瓜子的朱佩笑道:“我估计你阿哥的雕像已经好了,雕得还真是栩栩如生,要不你送给我吧!”

    “我阿哥那里的石像还有一大堆呢!你想要,我送给你。”

    说完,她依旧在磕着瓜子,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

    范宁心中发愁,这小娘怎么就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呢?

    朱佩早看透他的心思,冷笑道:“想赶我走就直说呀!弯弯绕绕的,我听不懂。”

    “佩儿,要不你出去玩玩吧!”

    “哼!”朱佩眼睛一翻,显然她对自己的三祖父也不买账。

    两人无奈,只得当着她的面谈交易了。

    “朱员外,我这人要求不高,木堵花石市场那边有家店,叫做徐记奇石馆,因为偷税,昨天被官府查封了,可能要拍卖,我想要那家店。”

    朱元丰捋须笑道:“就这么简单吗?你其实还可以再提一点要求。”

    范宁却摇了摇头,“我这人很信缘分,那家店我做梦都想要,但做梦都不敢想,可就在昨天,它突然出现了,我觉得这就是上天给我安排。”

    这时,朱佩忽然开口道:“三阿公,这小子既然在冒傻气,你就成全他呗!”

    朱元丰心中苦笑,这小子哪里是冒傻气,他可不是一般的精明啊!

    在每一个酒商面前冒一次傻气,他就发大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