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朱府祝寿三
    朱元丰要的不仅仅是配方,要的是独占配方,他看看朱佩,又看看范宁,心中叹息一声,看来舍不得孩子真套不了狼。

    他沉思良久,终于缓缓道:“我给你两样东面,一个是你要的店铺,一个是这瓶酒的佣金,用你酿酒技术做成的酒,每卖出一瓶,我就给你增价的半成。”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就是原来的酒二十文一瓶,用了范宁的提纯技术后,酒价可以提高,比如变成了百文一瓶,那么增价就是八十文。

    而增价的半成就是百分之五,卖一瓶酒范宁能拿到四文钱。

    百分之五的提成可不低,要考虑到成本费用,还有朝廷和官府拿走的大头,朱元丰还是很有诚意的。

    范宁笑道:“老爷子是担心我成为各酒商的香饽饽吧!”

    朱元丰捋须笑道:“那是当然!”

    其实范宁并不想要他的佣金,他得到那座店铺就够了,他心里很清楚,这种蒸馏技术比较简单,保密不了多久,很快就会传开。

    拿佣金并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为了消除朱元丰的顾虑,范宁还是决定答应下来。

    “好吧!既然老爷子如此有诚意,我就却之不恭了,我可以承诺绝不外泄技术。”

    朱元丰犹豫一下,光承诺还不够,还得签一个保密协议才行。

    这时,朱佩忽然道:“三阿公,我可以替范宁做保!”

    朱元丰顿时哈哈笑了起来,“算了!算了!我和你们这些孩子计较什么,范哥儿,我接受你的承诺,这件事咱们就一言为定!”

    .......

    达成了协议,朱元丰当然恨不得马上就兑现,但今天毕竟是他兄长的寿辰,他便和范宁约好晚上交易。

    朱元丰又返回前堂招呼宾客。

    “阿呆,你真的打算做石头生意?”朱佩沉思片刻问道。

    范宁叹了口气,“底层小人物的艰辛你体会不到,石头生意不是我要做,而是我要给二叔寻找一个谋生之道,他的店即将破产,他还要供两个儿子读书,还要养家糊口,我必须要帮他。”

    “但那家店还是你的,对不对?”

    范宁笑眯眯道:“我要进京参加科举,总得攒点盘缠吧!”

    朱佩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我在和你说正经事呢!”

    “你说,我听着!”

    朱佩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一双葱绿的色的绣花鞋轻轻摇晃着,她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片刻,她秀眉一挑,美眸中涌现出笑意,“我决定了,在你的店里投资三千两银子。”

    范宁顿时吓了一跳,他还打算把溪山行旅石卖五百两银子,做开店的本钱呢!

    不过朱佩居然要在自己店里投钱,范宁顿时喜上眉梢,“你当真?”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朱佩板着脸一本正经道:“第一,三千两银子投下去,我要店铺四成的份子;第二,你必须每月要给我报帐;第三,你的份子不准随意转给别人,必须要我同意才行。”

    范宁挠了挠头,第一个条件不算苛刻,三千两银子只占四成份子,自己其实还占便宜了,第三个条件他也能接受,反正他不会轻易转让份子。

    倒是第二个条件让他感到难办,每月向她报帐,自己要上学读书,哪有时间?

    朱佩仿佛知道范宁的为难,她淡淡道:“我没说一定要当面报帐,写信报帐也可以。”

    这个办法不错,范宁欣然答应了,“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

    朱佩的投资意图打乱了范宁精心制定的计划,当然,朱佩投资奇石馆是一件好事。

    整个江南地区的豪门巨富几乎都来参加了朱元甫的寿辰,一旦朱家小娘子的店铺开张,他们来木堵镇购石时,会不给朱家的面子?

    范宁站在水榭前沉思,不知不觉,他的目光落在山丘上,朱佩的小哥哥朱哲依旧坐在亭子里,就像一个入定的老僧,已经半天没有起身,难道他每天都这样?

    这时,一名中年妇人上前对朱哲说了几句,朱哲竟然起身跟她走了,这让范宁有点奇怪,这个妇人是谁?

    她虽然穿一件上好的褙子,但气质却很平常,应该不是朱佩的母亲,倒像乳母之类。

    心念一转,范宁立刻有一种明悟,这个妇人应该就是专门负责照顾朱哲的仆妇,所以朱哲才会听她的话跟随她离去。

    身后的门开了,朱佩拿着两只卷轴从外面走进来,“阿呆,准备一下吧!斗石马上要开始了。”

    范宁精神一振,这才是他今天来朱府的真正目的,他见朱佩手中的卷轴像是画卷,便好奇问道:“你手中是什么画?”

    朱佩神秘一笑,“当然是为斗石准备的,斗石可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简单,靠嘴皮子很难获胜,得要有所准备。”

    说着,她在桌上小心的摊开了一幅画,画上是一幅娇柔多姿的舞女,舞姿飘逸,十分生动,跃然于画帛之上,俨如敦煌飞天一般,范宁眼睛瞪大了,这不就是自己的晋娘舞衣石吗?

    裙裾飘飘,画中舞女神韵异常酷似。

    范宁还真佩服这小丫头,居然能找出典故来。

    范宁又看了看题跋,竟是陆探微的一幅画作,叫做《南朝舞女图》,范宁当然知道陆探微,南朝时苏州的著名画家,

    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中收录了他的多幅作品,这幅《南朝舞女图》就是其中一幅。

    “这是原作?”范宁惊讶地问道。

    “这是摹本,但原作也在我祖父手中。”

    朱佩得意洋洋道:“我祖父花了一万贯钱从陆探微的后人手中购得。”

    范宁顿时激动起来,“有了这幅画,晋娘舞衣石也成为极品太湖石了,索性就改名为南朝舞女石。”

    “乡下娃,莫激动,再看看这幅!”

    朱佩笑嘻嘻又将另一幅画也慢慢展开了,范宁叹息一声,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是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当然也是摹本。

    但有了这两幅画,他的两块太湖石在斗石中就能崭露头角了。

    就像一只原本遗弃路边的破旧钵盂,如果它是高僧大师用过的钵盂,它立刻就会获得灵魂,成为在柜中陈列之物。

    太湖石也是一样,如果没有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范宁的那块石头也只是一块上品太湖石。

    但正是溪山行旅图赋予了太湖石灵魂,使它拥有了贵族般的气质,身价便陡然倍增。

    不过相比较而言,南朝舞女石还是稍稍差了一点,毕竟范宽在宋朝的地位非同寻常。

    “有这两幅画,咱们今天的斗石不会落下风。”

    朱佩卷起画卷笑道:“斗石估计已经开始,我们走吧!”

    .........

    宋朝的斗石和斗茶、斗画、斗诗一样,都是文人们所钟爱的活动,只是斗石门槛稍高,不像斗茶那样成本较低,容易普及。

    斗石往往是在高端文人群中流行,但在附弄风雅的富商群中也比较流行。

    一块名石不仅可以展示自己的情调,满足自身的炫耀**,同时石头本身也有收藏价值,有升值的潜力,这就很符合富商们的价值观。

    不管斗茶也好,斗石也好,都很讲究圈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象范宁的四叔范铜钟也常常和一群落第秀才斗茶,这就是他们的圈子,他不可能和学政斗茶。

    斗石圈也一样,平江府有很多玩石、斗石圈子,绝大部分圈子都是只肯花几百文或者几贯钱买石赏玩的普通文人,他们便是奇石巷的主要客户。

    但平江府还是有两个高端斗石圈子,这两个圈子各自大概有三四十人,文人、商人都有,个个都身价巨富,他们才舍得花大钱收集名石。

    比如徐绩的祖父徐重就是其中一个圈子中的成员,所以他开的奇石馆才会有肯出收藏价购买名石的高端客户。

    作为平江府第一首富,朱元甫也嗜好收藏奇石,他对奇石的钟爱不亚于石痴周鳞,在他府邸中随处可见上品太湖石,既是一种装饰,也显示出了他的财富和品味。

    今天是朱元甫六十大寿,他的石友们纷纷从各地赶来祝寿,既然聚在一起,斗石就是他们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了。

    斗石在品石轩内举行,石轩内其实是一座很大的白玉亭,整座亭子就是用五块完整的白玉拼成,矗立在水面上,远远望去就像仙境玉亭一般,十分壮观。

    范宁和朱佩过来时,还是稍微早了一点,亭子里只有二十余人。

    “范宁!”范宁刚走进亭子,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