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朱府祝寿四
    范宁回头,顿时又惊又喜,竟然是周鳞。

    周鳞穿了一件浅蓝色的深衣,头戴纱帽,眼中也闪烁着惊喜,在他身边放着一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应该是他参加斗石的奇石。

    “老爷子是什么时候来的?”

    从去年年底开始,范宁便没见到周鳞了,固然是因为范宁的学业比较繁忙,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范宁搬家到镇上。

    “我今天一早过来!”

    周鳞用折扇轻轻在他头上敲了一记笑道:“臭小子,居然夺得县士魁首,也不向我报喜?”

    范宁挠挠头笑道:“不就是想替老爷子省钱吗?老爷子若不封个大红包,肯定会不好意思。”

    周鳞着实哭笑不得,笑骂道:“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小财迷,哪一次想替我省钱?”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从怀中摸出一只小锦盒递给范宁,“这个送给你,恭贺你勇夺县士第一。”

    “是什么?”

    “你自己打开看!”

    范宁好奇地接过盒子打开,盒子里竟是一只巴掌大的玉麒麟,温润细腻,包浆很厚,应该是传世之玉。

    “是汉玉!”范宁一眼认出上面的雕工是汉八刀,古朴简洁,极富创意。

    周鳞点点头,“这应该是吴越王府流出来的玉器,十分名贵,我收藏多年,就送给你。”

    “多谢前辈赠玉!”范宁一改嬉皮笑脸,恭恭敬敬行一礼。

    这时,朱佩也上前行一礼,“周伯伯好!”

    周鳞用扇子指了指范宁笑问道:“我听你祖父说,你今天带这个小家伙来参加斗石?”

    朱佩抿嘴笑道:“范宁得了两块极品太湖石,一心想显摆显摆,我就给了他这个机会。”

    周鳞顿时又惊又喜,“你这小子又得了极品太湖石,居然不告诉我,还不快拿给我看!”

    “老爷子,我先申明,这两块石头不卖的,我要自己收藏。”

    范宁太了解这个老爷子,也是属貔貅的,自己溪山行旅石被他看中,恐怕就保不住了。

    “少废话,快拿给我看!”

    范宁没办法,只得磨磨蹭蹭从袋子里取出溪山行旅石,放在石桌上。

    周鳞眼睛蓦地瞪大了,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这这是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范宁暗叫一声不妙,周老爷子要施展他的貔貅吸石**了。

    “老爷子,这可是我的传家之宝,是我祖父传给我的,我准备留给自己儿子,你别打它的主意!”

    ‘噗!’旁边朱佩忍俊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她连忙捂住嘴,扭过头去偷笑,这个范阿呆口不择言,还是真是可爱啊!

    周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祖父我可认识!”

    范宁一时语塞。

    这时,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众人七嘴八舌议论,朱元甫组织的这个高端玩石圈子主要以富商豪门为主,文人不多。

    周鳞是异类,他是石痴,几乎每个高端圈子都会有他的身影。

    “老周,这块石头只能算上品吧!”

    一名姓侯的富商不理解周鳞的失态,他是江宁府大盐商,也跟着附弄风雅,酷爱收藏奇石。

    周鳞摇摇头,他见朱佩拿着两幅画,便笑道:“佩儿,你应该有这幅画吧!”

    范宁这才明白朱佩为什么要找出两幅画,这些斗石的家伙都是富豪,恐怕都没见过溪山行旅图。

    没有这幅画,和他们斗石就是对牛弹琴。

    “我来!”

    范宁从朱佩手中接过溪山行旅图,慢慢展开,周围人顿时一片惊叹,“和画上的大山完全一模一样啊!”

    范宁已经在石头顶端种了一点点青苔,加上青色太湖石,更有一种高山林密、雄奇壮观的美感。

    周鳞笑着对众人道:“这幅画就是本朝北派画圣范宽的代表作溪山行旅图,原本目前珍藏在皇宫,但不少摹本已经流传出来,我府中也有一幅摹本,这块石头的珍贵就在于此。”

    众人沉默片刻,刚才的姓侯的大盐商忽然道:“范少郎,这块石头卖给我吧!我出一千贯钱。”

    “我出一千二百贯!”

    “我出一千五百贯!”

    “范少郎,我出两千两银子!”

    众人围住范宁,争先恐后报价,这些富商都极具生意头脑,他们当然知道这块溪山行旅石的价值。

    “各位,请听我一言!”

    周鳞喊住了众人,他笑眯眯道:“刚才我没有说完,这块溪山行旅石的主人已经不是范少郎了,否则我早就买走,还会给大家机会?”

    众人想想也对,他们不再围住范宁,侯盐商问道:“范少郎,不知这溪山行旅石的现在的主人是谁?”

    范宁明白周鳞是在替自己解围,他便指了指朱佩,“这块太湖石我作为寿礼送给了朱大官人,各位的厚爱,我只得说声抱歉!”

    他迅速给朱佩使个眼色,朱佩会意,对众人道:“这是我祖父心爱的太湖石,我特地拿来和大家斗石。”

    侯盐商还是有点不甘心,他又问范宁,“那范少郎的石头是”

    范宁指着两名家丁挑来的南朝舞女石,“那才是我的石头,各位可以去欣赏一下。”

    众人纷纷向南朝舞女石围拢上去,范宁找到个机会,低声对周鳞笑道:“老爷子,多谢了!”

    周鳞淡淡道:“怀璧其罪,你明白吗?”

    范宁默默点头,他心中着实有点懊悔,这件事是他欠考虑了,他原以为今天是高层次的文人斗石,可现在才发现,文人只有周鳞一个,其他都是豪商大贾。

    这些商人做事往往都不择手段,这块溪山行旅石太名贵,确实很容易被人惦记上。

    朱佩靠近范宁悄悄问道:“你的石头到底要不要卖?”

    范宁原本是打算卖掉两块石头挣点开店的本钱,但朱佩的投资打乱了他的计划,这块溪山行旅石他自己就异常喜爱,哪里舍得再卖。

    范宁附耳对朱佩说了几句。

    朱佩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这时,朱元甫顺着走廊向这边走来,朱佩连忙抱着溪山行旅石迎了过去

    “呵呵!让各位久等了。”

    朱元甫走上来向众人抱拳行礼,他把溪山行旅石放在桌上,笑眯眯道:“各位,今天斗石我志在必得,有谁的石头能比上我这块溪山行旅石,不妨拿出来,我们较量一番。”

    房间里,朱元甫爱不释手地赏玩着范宁的溪山行旅石,越看越喜欢,他笑眯眯问范宁道:“范少郎,这块溪山行旅石我出一万两银子买下来,肯不肯割爱?”

    范宁无奈地苦笑道:“大官人喜欢就留下吧!就当是我送给大官人的寿礼。”

    “你真舍得?”朱元甫笑问道。

    “我当然舍不得!”

    范宁没好气道:“但留在我身边确实太危险,惦记它的人太多,连县令都对我暗示了,还不如送给大官人,我想看的时候也能看到。”

    朱元甫哈哈大笑,“好!这件寿礼我收下了,你想看它,随时到我府里来。”

    坐在一旁的周鳞见范宁真把这块价值极高的太湖石送给了朱元甫,他也有点急了。

    “你这小滑头,刚才还说是你的传家宝,这会儿就送人了,我不管,下个月也是我的寿辰,你自己看着办吧!”

    范宁无奈,指了指门口的南朝舞女石,“那块石头就送给您,您老人家就别抱怨了。”

    周鳞眉头一皱,“你这块石头最多算精品,刚才斗石连前二十名都没进,你好意思送给我?”

    “不是你老人家说的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我不敢把它的真面目露出来。”

    范宁从朱佩手中要过南朝舞女图,递给周鳞,“你看看这个!”

    周鳞展开卷轴,他忽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石头前,仔细对照画打量这块石头,片刻,他大笑着赞道:“好一块南朝舞女石,小家伙,这块南朝舞女石就当寿礼送我了。”

    朱佩顿时跳了起来,撅起小嘴道:“阿呆,再过两个月也是我的生日,你说怎么办?”

    范宁有气无力道:“那边还有一块三潭映月石,你喜欢就拿去吧!”

    新的一周,老高向大家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