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终于进帐了
    黄昏时分,在朱元丰的一再催促下,范宁只好告辞离去,带着朱元丰去了自己家。

    就在范宁刚走,朱佩便开始埋怨祖父。

    “那块溪山行旅石那么珍贵,祖父也好意思白要人家的东西?”

    朱元甫笑着对孙女道:“他不是送我当寿礼吗?既然是寿礼,我当然理所当然收下。”

    “人家的寿礼已经送了好不好,那两瓶酒三阿公当成宝贝一样,说明也很贵重,哪有收两道寿礼的?祖父就知道欺负小孩子!”

    朱元甫哈哈笑了起来,“他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祖父是和你开玩笑的,说实话,范宁的东西我还真不敢白拿。”

    朱佩着实有些不解,“那祖父为什么要收下?”

    朱元甫爱怜地拉着孙女的手道:“我开价一万两银子,范宁都没有动心,而是把溪山行旅石送给我,这孩子很大气,我当然也不会白要他的石头,只是那个时候再提钱就俗了,以后我会还他这个人情。”

    停一下,朱元甫又笑道:“你周伯伯也是一样,他只是和范宁开玩笑,那块石头他同样不会白要,这个人情他会还的。”

    朱佩小声嘟囔道:“那块三潭映月石,我可没有打算还他的人情。”

    朱元甫微微笑道:“你不是准备投他店铺三千两银子吗?那块三潭映月石就当是投资的利息,你心安理得收下就是了。”

    “就是嘛!他欠我的高利贷,哪有那么容易还清的。”

    提到投资三千两银子,朱佩立刻伸手笑嘻嘻向祖父讨钱道:“那三千两银子是我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投给那臭小子我就怕他亏没了,不如祖父借给我吧!”

    朱元甫眼睛瞪大了,这个小家伙算盘打得精啊!人情她要拿,钱却让自己出。

    “祖父,好不好嘛!”

    朱佩拉住祖父的胳膊撒娇道:“三千两银子对你还不就像毛毛雨一样?”

    朱元甫实在拿这个宝贝孙女没办法,只得答应了,“好了!好了!祖父答应你就是了。”

    朱佩心中暗暗得意,只要祖父掏出钱来,什么客源啦!货源啦!他能不管吗?

    .......

    “老爷子,这里就是我家,你要的东西就在我家里。”

    范宁带着朱元丰来到家门口,他用力敲了敲门,“娘,我回来了!”

    片刻,门吱嘎一声开了,张三娘见儿子回来,笑道:“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寿宴晚上才结束吗?”

    “我倒是想晚点回来,可是有位老先生等不及啊!”

    张三娘这才发现儿子身后还跟着一个老者,她吓了一跳,“宁儿,这位老人家是.....”

    朱元丰笑道:“我是朱佩的三阿公,有点事请令郎帮忙,打扰了。”

    “啊!大官人快快请进。”

    张三娘听说朱大官人的兄弟,她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连忙道:“宁儿,你快请大官人进屋坐,我去找你爹爹。”

    “娘,不用去找爹爹,老先生就和我聊聊县士比赛之事,等会儿就回去了。”

    张三娘犹豫不定,她想了想便道:“好吧!宁儿,你招呼客人。”

    “老先生请跟我来!”

    范宁带着朱元丰来到自己住的小楼,小楼房间大多空关着,范宁打开一楼的一间空房,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这里就是范宁的制酒车间了。

    虽然张三娘比较喜欢搜儿子的房间,但在她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较开明,她一般不会干涉儿子的赚钱大计。

    范宁点亮了灯,朱元丰眼睛一亮,他立刻被范宁手中的灯吸引住了,这似乎不是油灯啊!

    这是范宁自己发明的酒精灯,他将酒反复蒸馏提纯到七十度,就能用来照明了,但这只是他弄着玩,并没有什么商业价值,耗费的成本买根蜡烛都不止。

    他原本考虑给父亲用来伤口消毒,但父亲用浓盐水消毒其实也不错,用不着酒精。

    “难道这是酒?”朱元丰闻出了味道。

    “应该说是酒精,酒的精华,它可以燃烧,不过提取太费事,而且耗费本钱太大,一坛平江府酒才能得到一杯,太烈了。”

    朱元丰心中却这个新事物充满了兴趣,他把玩酒精灯半天,这才放下灯来到房间中央。

    在蒸馏酒没有出现之前,各朝各代的酒是一脉相承,酒的好劣以‘三酒五齐’来划分。

    三酒分为事酒、昔酒和清酒。

    事酒就是因为某件事而临时酿造的酒,比如过年的屠苏酒,端午的雄黄酒,冬至的冬酿酒,祭祀用酒等等。

    因发酵时间短,所以口感比较差。

    昔酒是可以短时间储存的酒,相对醇厚一些,一般市场上卖的酒都是昔酒,时间长一点就会发酸。

    《水浒》中的好汉常骂,‘你这鸟店的酒是酸的!’指的就是昔酒,连武松喝的透瓶香也是昔酒。

    昔酒很浑浊,酒糟和渣滓比较多,所以又叫浊酒。

    清酒则是冬酿夏熟,储藏时间最久,酒色清亮,为酒中之冠,价格也是最贵。

    李白诗云:‘金樽清酒斗十千’,就是说一斗清酒卖十贯钱。

    东京汴梁各家大酒楼的当家名酒一般就是指清酒,范宁从京城带回来的中山园子当家酒千日春,就是一种清酒。

    而酒中五齐是指昔酒的成色划分,根据酒的浑浊程度分为泛齐、醴齐、盎齐、缇齐和沉齐,五齐都是指浊酒,这里不细说了。

    另外大宋还流行柑橘酒、葡萄酒、梨酒、青梅酒、椰子酒等果酒,再有就是契丹、西夏的奶酒,或者富贵人家泡的药酒等等。

    朱元丰来到房子中央,看见一张颇大的炭盆,范宁用它来烧火。

    炭盆上架着一口瓮,瓮上倒扣着一口小铁锅,这就是酒精冷凝器,铁锅嘴上挂着一根竹筒,冷凝的酒精就顺着竹筒流入碗中。

    其实蒸馏的原理非常简单易行,就象隔着一张纸,一捅就破,可一直到南宋中期,蒸馏的工艺才终于出现。

    “老爷子,这就是我的加工秘诀!”

    朱元丰看了半天,他还是不懂。

    “范少郎,我实在看不明白,烦请你演示一遍吧!”

    范宁昨晚就已经准备好,他取出用剩下的大半坛平江桥酒,倒了半碗笑着递给朱元丰,“老爷子,先尝尝这个酒。”

    朱元丰接过酒碗尝了尝,太熟悉了,就是自己作坊酿的平江桥酒。

    “这酒我知道,然后怎么做?”

    这时,张三娘端着两杯茶进来,她眉头一皱,“宁儿,你怎么在这里请客人喝酒,你不早说,我也好去准备几道菜!”

    “娘!不是喝酒,我在教老先生酿酒,很重要的事情,您老先出去吧!”

    范宁接过茶杯,把母亲推了出去。

    张三娘一头雾水,她见大官人十分专注,也懒得多问,转身走了。

    房间里,范宁将酒倒入瓮中,一盆柴火已经点燃,不多时,房间里开始酒气弥漫。

    蒸馏酒的技术核心就在温度控制,乙醇的沸点是七十八度,水的沸点是一百度,所以不能把水烧开,八、九十度是最好。

    朱元丰瞪大眼睛看得格外仔细,他大概已经明白一点了,看起来很简单,为什么自己就想不到。

    “老爷子,关键就在温度控制,要保证水不能烧滚,但太凉也不行,差不多在水底冒泡那个温度最好。”

    水底冒泡,差不多就是八十几度。

    朱元丰点点头,范宁的每一句话他都牢牢记住。

    “我做得器具还是太简单,酒气都溢出来了,最好上面密封起来,只开一个出酒口,就像甑一样。”

    这时,晶亮的烧酒已经顺着竹管滴滴答答流进粗瓷大碗中。

    朱元丰趴在地上,盯住竹管口,眼睛瞪得溜圆。

    范宁用小酒杯接了半杯递给朱元丰笑道:“这酒很烈,老爷子喝了它,恐怕一般的水酒就无法入口了。”

    “我来尝尝!”

    朱元丰接过酒杯细细品了起来,现在蒸馏出来的酒至少是五十度,入口颇辣,朱元丰将酒咽下,只觉一根火线顺着咽喉下肚。

    他心中一惊,待一股暖意从胸腹间涌起,他顿时又惊又喜。

    “好!”

    朱元丰一拍桌子大赞道:“痛爽之极,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这酒出来,京城其他正店都要跪在我脚下了。”

    越想越得意,朱元丰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

    范宁微微一笑,“老爷子不觉得口感和我上午送的酒不同吗?”

    朱元丰细细一想,还真不一样,范宁送的酒没有这么烈,而且隐隐有一种特殊的清香,格外的绵甜悠长。

    “对啊!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老爷子把勾兑这个环节忘记了?”

    朱元丰一拍脑门,他就是酿酒大家,怎么会不知道勾兑,任何酒都要进行反复勾兑,才能除去初酿出来的酸涩口感。

    平江桥酒本身就是勾兑好的成酒。

    范宁就是根据苏轼的《酒经.酿酒》中的记录,‘酿者必屡尝而增损之,以舌为权衡也......’来进行简单勾兑。

    “现在烧出的酒太烈,将酒的烈度再降低三成左右,再少许加一点香料,看自己的喜好,这样兑出的酒口感就更好,老爷子是大家,就不用我多说了。”

    朱元丰点点头,“我有天下最好的兑酒师,不过加香料这个想法倒不错,我也可以尝试一下。”

    朱元丰又指着范宁的酒精灯笑道:“你说的‘酒精’是怎么做出来的?”

    范宁呵呵一笑,“就是一样的办法,把烧出来的酒倒进去再反复烧,烧三次出来的酒就能点燃了,我要提醒一下,提纯酒精很危险,不能遇到明火。”

    “你是说,这酒是烧出来的?”

    范宁笑着点点头,“老爷子也亲眼看见了,就是用火烧出来的,我给它起名为太湖烧酒。”

    “太湖烧酒!好,这名字就与众不同。”

    朱元丰从怀中取出半块玉递给范宁,“你拿这半块玉去长洲县的朱氏银铺,告诉王掌柜,银号是七五四,然后凭这半块玉可以取三千两银子。”

    范宁一怔,“老爷子这是做什么?”

    朱元丰微微一笑,“这是另外给你的,店铺我会替你买下来,半成的佣金我也会给你,你不是要开奇石馆吗?进货是要钱的,我估计你没有。”

    范宁连忙推却,“老爷子,这样不行,既然说好了,咱们就按照说好的做,不能再变卦,再说,朱佩也要投三千两银子。”

    朱元丰硬把玉塞给他,笑道:“这三千两银子我可不是白给你的,我还有条件呢!”

    范宁再三推辞不过,只得接下玉,无奈道:“老爷子请说!”

    朱元丰笑眯眯道:“我有三个条件,第一,这个酒精灯我很有兴趣,我发现它比油灯亮得多,而且不涩眼睛,这可是好东西,这个技术就算你把它卖给我,我会高价把酒精灯卖到皇宫去。

    其次是你这套烧酒的器具我要带走,我怕回去就忘记了,最好你再给我画一套制作烧酒的器皿图纸。

    第三个条件,就是你抽两天时间到平江桥酒坊,好好指点一下我的酿酒师和兑酒师,怎么样?这三千两银子可不是好拿的吧!”

    朱元丰当然不是钱多烧得慌,非要给范宁三千两银子,实在是他心中没底,用一个卖石头的门面换取酿酒的关键技术,他占了大便宜。

    这种便宜可不能占,就算范宁年少,没有意识到自己吃亏,但他父母呢?

    一旦他父母感觉这个交易吃了大亏,十有**会再把这个酿酒技术卖给别人,自己的独家占有就会成为泡影。

    这就是占小便宜吃大亏的道理,朱元丰在商场混迹多年,他深知这种便宜千万占不得,必须把该给钱都补上。

    范宁点了点头,“这三个条件我都答应,不过我要提醒老爷子,这个烧酒技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朱元丰一阵苦笑,到底是谁怕谁泄露技术。

    “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几个酿酒师和兑酒师都是跟了我三十年的老人,对我忠心耿耿,倒是你这小子让我不放心,别再出去显摆你的好酒了,我就担心你家门槛都会被各地涌来的酒商踩断。”

    范宁微微笑道:“老爷子就请放一百个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