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二叔也是犟牛
    范宁连夜画了一套蒸馏器的图纸,次日把它交给了朱元丰。

    朱府的寿宴还在继续,范宁却坐船前往长桥镇去找二叔。

    范宁并不担心朱元丰能否买下奇石馆,朱家若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还枉称平江府第一富豪。

    抵达长桥镇已是中午时分,范宁老远就看见二叔的老范杂货铺,门口围着一群人,只听二叔和二婶在有气无力地招喊:“本店关门清仓,便宜卖了,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

    危机比范铁戈预想的来得更快,他的小店已经整整十天没有一个客人上门。

    虽然资金方面还能撑上一两个月,但十天没有客人的巨大精神压力让他们承受不住了,反正早晚关门,还不如早点关门另谋出路。

    昨天,对面的柴氏杂货铺决定再降价一成,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范铁戈昨晚一夜未睡,有点无精打采,往日黑黝黝的鬓角多了几簇白发,虽然是阳光明媚的春天,但他的心却是从未有过的灰暗。

    他才三十岁,真不知道以后能做点什么,他还要供两个孩子读书,还要养家糊口,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他肩头。

    沉重的生活压力使他华发早生,精明的目光也变得有些钝滞,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迷茫。

    “二叔!”范宁出现在十几步外,笑着向叔父挥了挥手。

    侄儿脸上笑容对范铁戈而言简直比三月的阳光还要灿烂,范铁戈灰暗的内心一下子射进了几缕阳光,希望的幼苗悄然勃发。

    “宁儿,你什么时候来的?”范铁戈连忙迎了上来。

    “我刚到,今天特地来找二叔。”

    范宁又对二婶余氏行一礼,“二婶好!”

    余氏就是长桥镇人,娘家也是个小商人,做布匹生意。

    十四年前,还是小娘子的余氏对范铁戈一见钟情,那时范铁戈还是个酒楼伙计,余家当然不同意女儿跟范铁戈。

    但余氏不顾家人反对,一心跟范铁戈在一起,余家见生米做成熟饭,只得承认了这门婚事。

    夫妻二人一起摆摊做生意,一点点积攒,终于开了老范杂货铺,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这段时间,杂货铺遇到了生存危机,余氏心中虽然也着急担心,但她不断安慰丈夫,大不了就从头开始。

    余氏看见范宁,连忙起身笑道:“阿宁一定没吃饭吧!婶子给你做饭去。”

    范宁可是神童大赛第一名,余氏回娘家时说起丈夫这个侄儿,也让娘家人羡慕不已。

    甚至还有亲戚托给她做媒。

    “二婶不用了,我请二叔去前面小酒馆喝一杯,再和二叔谈点事情。”

    余氏眼睛一亮,连忙把范宁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是不是开店的事情有眉目了?”

    虽然范宁只是九岁的孩子,但人家是神童第一名,肯定和一般孩子不一样。

    尤其丈夫告诉她,大哥家的新房和医馆都是这小家伙挣下的,余氏心中便对范宁提出的方案也充满了期待。

    范宁笑着点点头,“二婶得赶紧把剩下的货物清仓。”

    余氏大喜,连忙道:“那你们快去,这边有我就行了!”

    范铁戈带着范宁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小酒馆,虽然是中午,但小酒馆的生意也一般,大堂的几张桌子只了坐一半。

    “老范,好久不见了。”掌柜笑着和范铁戈打了招呼。

    都是街坊老邻居,十几年交情,彼此都很熟悉。

    大家都知道范铁戈的店要关了,这个时候都不好随便开玩笑。

    “齐掌柜,雅室空着吗?”

    “空着呢!王二,赶紧带范掌柜去雅室。”

    一名酒保带着范氏叔侄进了旁边一间内室,内室没有门,只挂了一幅布帘,里面摆了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比外面的长凳要好一点。

    “宁儿,喝一杯啊!”

    范宁摇摇头,“等会儿还要去县衙结案,酒就不喝了。”

    范铁戈有点奇怪,“那件偷盗案不是已经结案了吗?”

    “还没呢!”

    范宁笑了笑,“要我这个苦主签了字才算结案,李县令有点急,催我把这个案子结了。”

    这时,酒保端了几样酒菜上来,又送来一盘肉馒头。

    范宁拾起一个热乎乎的馒头,一边啃一边对二叔道:“开店的事情已差不多有眉目了,徐大儒要去宣州州学当教谕,奇石馆他打算关掉,我们正好接过来。”

    范铁戈眉头一皱道:“我打听过了,木堵花木市场的店铺租金一年六百贯,我们恐怕承担不起。”

    范宁摇摇头笑道:“不用租,朱家会把它买下来,然后转给我,代价嘛!就是那块溪山行旅石。”

    范铁戈一惊,“买下那家店铺至少要两三千贯钱,那块石头居然这么值钱?”

    “二叔不知道,昨天朱家祝寿,一大群富商豪贾都争着要买那块溪山行旅石,最后是朱老爷子出高价买下来了。

    除了奇石馆,又给了我三千两银子,另外,朱老爷子的小孙女也要投资奇石馆三千两银子,占四成份子。”

    范宁不想提酒的事情,便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一遍。

    范铁戈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动辄几千两银子,对他这种底层小商人而言简直不可思议,豪门的奢侈真不是他能理解。

    “宁儿,店是你的,我给你当掌柜去。”

    范铁戈心中已经没有底气,货物清光,他手上只剩下两百贯钱,怎么可能和上万贯的投资相提并论。

    范宁微微一笑,“这家店我本来打算给二叔三成份子,但因为朱家也投了本钱,占去四成,所以我只能给你两成份子,不用你投一文钱。”

    “不!不!不!”

    范铁戈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开玩笑,两成份子就是两千贯钱,自己不能占侄子这个便宜。

    “我给你当掌柜,份子我一点都不要,宁儿,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你不要为难我!”

    范宁着实有点头大,二叔怎么和爹爹一样,也是个倔牛脾气?

    他叹口气道:“二叔,你听我说,你若是外人,我不会给你任何份子,但你是我嫡亲二叔,以后就由你在明面上经营,我在幕后,这家店在官府的登记上都和我没关系,所以你必须要有份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范铁戈也明白了侄儿的良苦用心。

    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只要店铺一成的份子,不过是借你的钱,以后我用分利来慢慢还。”

    范宁见二叔态度坚决,只得点点头答应了。

    “这家店铺有三个东家,一个是我爹爹,他占五成份子,当然,他只是帮我占位子,店铺经营他不会过问。

    其次是朱大官人,占四成份子,再其次就是二叔,占一成份子。

    另外,二叔做掌柜,负责日常经营,每个月开三十贯钱的薪俸,基本上就这些条款,回头我写下来,大家签字画押后交给官府备案。”

    范铁戈苦笑一声道:“我对石头一无所知,怎么对得起每月三十贯钱的薪俸?”

    范宁给他斟了一杯酒,笑眯眯道:“所以二叔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我已经和周老爷子说好了,从后天开始,二叔去蒋湾村住十天,周老爷子负责给二叔上课,他给我拍胸脯保证,十天出师。”

    “周老爷子是谁?”范铁戈有点糊涂。

    “二叔应该知道吧!就是周员外。”

    “原来是他!”

    范铁戈吓了一跳,他当然知道周员外,隐居蒋湾村,高高在上。

    侄儿居然请他教自己辨石头。

    “宁儿,这是不是太麻烦人家了?”

    范宁没好气道:“他老人家把我的南朝舞女石拿走了,这点忙都不肯帮,他好意思?”

    范铁戈估计侄儿和周员外有交情,他便不再多说什么。

    眼看自己的命运又逢转机,范铁戈心中异常感动,他想到这些天的绝望,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还是侄儿出手把自己救了。

    “宁儿,这次多亏了你......”范铁戈心中激动难掩,声音有点哽咽。

    范宁连忙安慰他,“二叔快别这样说,这也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二叔帮我,二叔和婶娘到时就搬到木渎镇去,我们家的房子正好空下来。”

    范铁戈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他点点头,“我先回去给你婶娘说一说,过两天就去蒋湾村,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安排好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