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遇到了熟人
    “大家不要走散了,请跟紧我!”一名助教高声对数十名新生喊道。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范宁刚走进县学便遇到了这群参观县学的新生,他见时间还早,索性也加入进去。

    县学确实很大,俨如后世的一所大学,占地千亩左右,分为宿舍区、教学区和北区。

    范宁跟随大群新生走到北区,北区属于未开发区,却一点也不荒凉,倒很像一座公园,有大片树林和一座泥土堆砌的小山丘,另外山脚下还有一座园子。

    “这座园林叫做荷园,占地很大,里面有亭台楼阁和大片荷花池,考试前,大家都喜欢来这里背书,今天没有时间了,改天大家可以来转一转。”

    走过荷园,一条宽阔的石板大道出现在众人面前,大道穿过树林,直通东大门。

    “先生,大门外面是哪里?”一名学生问道。

    范宁见大门的建筑修建得颇为气派,他也有点好奇。

    “大门外就是嘉善坊。”

    很多士子都惊呼起来,有人低声对两边人道:“你们居然不知道嘉善坊,那里可是吴县的豪门集中地,居住了几十家豪门大户。”

    “你眼睛是不是瞎了?已经踩我两次了!”

    旁边忽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众人纷纷回头望去。

    只见一个少年正点头哈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没有看见。”

    范宁看见这个少年,不由愣住了,这个少年竟然是陆有为。

    陆有为是竹林七贤中的老三,也参加了县试选拔赛,但第一轮就被淘汰。

    范宁想了想,县士名单中并没有他的名字啊!

    那他怎么会出现县学,还穿着县学学生独有的青衿深衣。

    陆有为的道歉似乎没有效果,一名身材削瘦的新生重重推了他一把,“滚开,离我远点!”

    陆有为一个趔趄,险些被推坐在地上。

    “你们不要再闹,继续跟我走!”助教也懒得管,带着众人向东面而去。

    范宁这才看清那名态度强横的新生,他年纪大概在十三四岁,长了一张长脸,尖下颌,皮肤白皙,一双眼睛里充满不屑和傲慢。

    他穿着一件与众不同的青衿深衣,大家的深衣都是细麻布料,县学统一制作,但这名新生的深衣却是用上好绸缎制成。

    另外他还穿了一件白色镶金边的披风,披风略有点长,陆有为刚才就踩在披风边上。

    新生恼火地拍了拍披风,又狠狠瞪了陆有为有一眼,这才跟着人群走了。

    范宁对陆有为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或许能从他这里了解一下徐绩的动向。

    范宁走上前问道:“你怎么在县学?”

    陆有为抬头看见范宁,脸色刷地变得苍白,嘴唇哆嗦两下,恭恭敬敬向范宁行一礼,“我向你道歉!”

    这倒有点出乎范宁的意料,他笑了笑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计较,但你怎么会在县学?”

    陆有为挠了挠头,有点惭愧道:“一月份时我特地请假来参加县学考试,差一点点没有考上,我父亲找了关系,给我争到一个旁听生名额。”

    范宁这才明白,原来这个陆有为和自己四叔一样,也是一个旁听生,看来他家境不错。

    “你父亲是做什么的?”范宁又好奇地问道。

    “我父亲是平江府学教授。”

    范宁恍然,难怪他和徐绩的关系不错,原来他父亲也是府学教授。

    陆有为打量一下范宁,“你还没有报到吧!”

    “你怎么知道?”范宁有点奇怪,他怎么看出来。

    “我没看见你的生员牌!”

    范宁这才发现陆有为腰间挂了一块朱漆木牌,范宁便笑问道:“我刚到,见时间还早,想逛逛县学。”

    “时间不早了,你还要报到,认教授,选宿舍,一大堆事情要做。”

    陆有为犹豫一下,小声道:“要不我带你去吧!”

    范宁欣然道,“那就麻烦你了!”

    .......

    “徐绩准备参加宣州的童子试解试,那边对籍贯的要求不严,而且参加解试的名额比较多,不像平江府这边限制名额,吴健也跟去了,他一家人都迁去宣城县,获得那边的户籍。”

    “那你怎么不去?”

    范宁笑问道:“难道你还要再等六年才参加科举?”

    宋朝的科举要求十六岁以上,如果学生在这一年刚好十五岁,那就比较吃亏,要么就是以童子试的身份去参加科举。

    但如果没有得到童子试推荐,那就得再等三年,到十八岁才能参加科举。

    当然,也有办法应对,那就是改年龄,改年龄比较容易,理由可以说登记晚了,一岁时才登记户籍,然后再找几个乡绅证明,官府也不会太深究。

    改大一两岁可以,但改小不行,否则满脸大胡子去报名参加童子试,非被乱棍打出来不可。

    陆有为脸一红,低声道:“我爹爹把我的年龄改大了一岁,正好可以赶上三年后的科举。”

    范宁笑了笑,这个陆有为很有趣,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告诉自己了。

    陆有为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道:“你要事先想好,决定跟哪个教授!”

    范宁愣了一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读县学必须跟教授吗?”

    范宁摇摇头,“没人告诉我。”

    陆有为拍拍额头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你没有经历过学堂的上舍生,所以你不清楚。

    所有上舍生都知道,县学有四大首席教授,考进县学后都要想法设法拜一个教授为师,这样才能学到真本事,才有机会考中解试。”

    范宁想到四叔总是用给师父送礼为借口要钱,他便问道:“这四大首席教授中有个叫张谊的吗?”

    “你是说张黑刀,他是县学的副教谕,但我劝你别选他。”

    “为什么?”

    陆有为一脸轻蔑道:“这个人是有点本事,听说他每次都能押中一两道解试题,他的学生考过解试的不少,但他人品不行,宰学生心黑刀快,嫌贫爱富。”

    范宁深有体会,这个张谊是藏书镇人,他祖父当年就是找这个他帮忙,让四叔进县学读书,他倒是搞到了一个名额,就是心太黑,找各种理由要了一百两银子的好处。

    就是这件事导致三叔做了陆家的上门女婿。

    “那首席教授怎么选?比如我不想选这个张谊。”范宁又问道。

    “不是那么回事,你听我慢慢说。”

    陆有为找一块大石坐下,耐心地对范宁道:“县学和学堂完全不一样,县学是实行书院制,分为鹿鸣、嘉鱼、鸿雁、谷风四个书院,每个首席教授负责其中一个书院。

    我们考进县学首先就是拜山头,选书院,实际上就是选教授,每个学生都要成为某个首席教授的门生。

    但首席教授都想得到优秀学生,尤其像你们县士,所以他们会主动出击,让你跟他读书。

    如果教授看中你,那就恭喜你了,你很可能成为他的弟子。”

    “弟子和门生有什么区别?”范宁还是有点不解。

    “区别大了,弟子是要举行仪式行拜师礼,师父会召集弟子单独授课,师父押题也只会告诉弟子。

    这样说吧!弟子是每个书院的精华,考过解试的可能性较大,而门生就是二等学生,就是可以去听教授的大课而已。”

    “那你是门生还是弟子?”范宁笑问道。

    陆有为苦笑一声,“我们这种旁听生怎么可能成为弟子,我当然是门生,选了赵学政的鹿鸣书院。”

    范宁大喜,“赵学政也是首席教授?”

    “他怎么可能不是呢?只是赵学政事情多,他一般不怎么管学生,跟他读书就得靠自己努力。”

    范宁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赵学政要去木堵镇找自己,为什么还留口信,让自己别急着报到,要先去找他。

    “你看看我们鹿鸣书院的牌子。”

    陆有为把自己的生员牌摘下递给范宁,正面刻着‘鹿鸣’两个白色纂字,而背面写着下舍生七十六号。

    范宁点点头,“不错,是明智的选择!”

    就在这时,陆有为脸色一变,有点畏惧地望着范宁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