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闻弦知雅意
    后堂上,高飞请范宁三人坐下,又让人重新上了茶。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高飞苦笑一声,“当县令就是这么无聊,整天审一些鸡毛蒜皮的案子,而且还没个尽头。”

    范宁笑着安慰他道:“县君审案其实是便于了解民间疾苦,所以自古就有‘不领州县,不能入省台’的说法,这是县君的资历啊!”

    高飞点点头,“话虽这样说,可如果县中的事务都接触不到,总觉得这个县令当得不踏实。”

    高飞还正想找个人替自己给朱大官人传传话,范宁来得正是时候,只是旁边还有两个外人,有些话不能明着说,所以说得比较含蓄。

    他实际上就是暗示范宁,他现在被架空,拿不到县中实权。

    范宁当然听懂他的言外之意,他感觉这个高飞的依赖性有点重,什么都想靠朱家。

    那可不行,如果事事都靠朱家帮忙,最终会被人小看。

    这个县令书生气还是稍重了一点,看不透问题的本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也不懂。

    为什么被动,为什么被架空,不就是因为没抓住枪杆子吗?

    想到这,范宁笑道:“县令嘛!学生的理解就要靠手下去做事,做出成绩来,功劳就是自己的,我觉得县令会用人才是关键。”

    高飞心念一动,这小家伙话中有话啊!

    他捋须微微笑道:“朱大官人常常夸奖你年纪虽小,头脑却比成人还要睿智,你可能替我出出主意?”

    范宁笑着对苏亮和段瑜道:“看看我们的县君,居然要我这个县学生出主意!”

    苏亮和段瑜坐在县令面前,两人心中十分紧张慌乱,早已六神无主,哪里还像范宁这样谈笑自若,他们像两尊泥塑一样,傻呆呆地望着范宁。

    范宁又回头对高飞笑道:“学生听说县都头之位还空着,县君为何不让陆都头继续做下去?”

    李云调去江宁县,却对陆有根食言,没有带他一起去上任,马县尉恨陆有根背叛自己,便趁新县令未上任之际将他降职为副都头。

    他想让自己的心腹张环出任都头,但都头必须由县令来任命,这个职务高飞也想要,只是他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都头之位一直空着。

    范宁提出建议,实际上就是暗示高飞可以继续用陆有根为都头。

    但高飞却听说这个陆有根是马县尉之妻的同乡,尽管陆有根几次向他表达忠心,他不敢轻易启用。

    “范少郎好像很熟悉这个陆都头嘛!”

    范宁微微笑道:“陆都头原本是陆墓镇的耆长,和马县尉的妻子同村,当初正是得到马县尉提拔,他才成为都头。

    不过陆都头深得前任李县君器重,他对李县君也忠心耿耿,得罪了不少人,但陆都头确实是一个能干可信之人,学生建议县君给他一个发挥才干的机会。”

    范宁其实说得很明白了,陆有根不是马县尉的人,而是前任县令李云的心腹,为人忠心,值得器重。

    高飞暗暗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陆有根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了。

    高飞喝了口茶,又笑问道:“县学有什么趣事?”

    范宁就在等他这句话,便笑道:“昨天县学发生了一件事,不知县君感不感兴趣?”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这时,苏亮和段瑜终于明白范宁来县衙的真正目的了,原来是要引入强大外援,他们两人精神一振,也跟着在旁边补充。

    三人很快便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圆满的说了一遍,同时指出张谊设计陷害学政赵修文,想取而代之。

    高飞沉吟一下问道:“杨度是杨县丞的侄子?”

    “正是!”

    范宁故作愤恨道:“张谊的后台就是杨县丞,每年给杨县丞进贡无数钱财,有了杨县丞的支持,他才敢在县学为所欲为!”

    高飞心中怦然而动,他已经明白范宁的暗示了,想抓杨县丞的把柄,可以从张谊着手。

    他担任县令快一个月了,天天审案,县衙的主要文吏也不向汇报,都是向县丞杨涵汇报政务。

    高飞对县里情况不熟,完全就是一抹黑,被县丞和县尉架空,令他心中苦闷不已,他几次想去找朱大官人诉苦,但又有点不好意思。

    今天范宁的到来,就如一阵初春的及时雨,不仅给他推荐了可分去县尉大半权力的都头,还暗示县丞的把柄。

    让他怎么能不又惊又喜?

    高飞笑呵呵摆了摆手,“杨县丞可是清正廉明的好官,你们还是孩子,我就当你们是童言无忌,这些话可不能随便在外面乱说。”

    苏亮刚要再辩解,范宁却一把拉住他,这种话点到为止,对方闻弦知雅意就够了,确实不能多说。

    范宁又将话题转到张谊身上,“这个张谊在县学名声极坏,捞钱肆无忌惮,被大家称为张黑刀,如果县君不信,可以把今年他推荐的旁听生拉出来考一考试,就知道他有多黑心了,如果县君觉得合适,杨度也可以一起考试。”

    高飞点点头,“县学的一些不良行为本官也有所耳闻,本官早就想整顿整顿,只是没有时间,好吧!本官会尽快介入。”

    就在这时,陆有根匆匆奔到堂下禀报:“启禀县君,长洲县送来涉案文牒。”

    异地送来的涉案文牒一般是指受害者或者凶手是吴县人,需要吴县协查。

    高飞一怔,“发生了什么事?”

    “长洲县朱楼附近发生了一起恶性伤害案,吴县县学的一名学生被人打断双腿,凶手已逃匿。”

    范宁不露声色问道:“居然是县学生?叫什么名字?”

    “学生叫做杨度,好像是杨县丞之侄。”

    高飞一下子站起身,“怎么会这样?”

    他怀疑地看了一眼范宁,简直太巧了,范宁刚刚在说杨度,杨度就出事了。

    范宁一摊手,“不关我的事情,我和杨度无冤无仇,县君可别怀疑我!”

    陆有根小声道:“卑职很熟悉这个杨度,他这些年欺凌弱小,做了不少恶事,恨他入骨的人多得去。”

    高飞已经认可了范宁的推荐,这件事陆有根应该向马县尉汇报,他却直接向自己禀报,由此可见陆有根确实可用。

    高飞点点头,对陆有根道:“这件案子本官就交给你去办,做得好,升你为都头!”

    陆有根大喜,抱拳行礼,“卑职立刻去处理!”

    陆有根转身匆匆去了,高飞对范宁笑道:“林欲静而风不止,看来这件事还真无法拖下去了,我明天一早去县学。”

    范宁再次落井下石,笑道:“县君可以在县学设个举报箱,相信会得到很多有用的线索,另外要及时隔离张谊,不能让他和某人见面。”

    高飞捋须欣然点点道;“然也!”

    ......

    三人告辞走出县衙,苏亮笑嘻嘻揽住范宁脖子道:“范宁,干得漂亮啊!张谊挖陷阱等着咱们,咱们就从后面杀他个出其不意!县令查他老底,看他这次往哪里逃?”

    段瑜却一脸疑惑道:“奇怪,会是谁打断杨度的双腿?”

    范宁眨眨眼睛,“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事很痛快对不对?”

    “简直太痛快了!”

    段瑜笑逐颜开,“而且还不违反校规。”

    三人一起大笑起来......

    走到校门口,范宁提醒两人道:“学校肯定要进行排查,你们别忘了,我们今天下午可是在县衙,有县令给我们作证!”

    ........

    消息传得很快,一个时辰后,陆有根便带着平江府节级罗梅以及三十几名两县弓手进驻县学。

    杨度被人打断双腿,只能算是普通伤害案,但因为杨度是吴县县丞的侄子,案子就变得严重了。

    进县学询问只是办案的流程之一,看看能不能从询问中得到什么线索。

    很快,两位都头便得知昨天在剑社中发生的事情,陆有为一家成为怀疑的重点,其余鹿鸣书院和谷风书院的学生都要一一询问。

    甚至包括院主赵修文和其他几名教授,也要接受询问。

    勤学楼议事堂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五十多名鹿鸣院下舍生排成三队,依次进去接受询问,他们是第三批,在他们之前谷风书院下舍生已经询问过了。

    学生们在外面窃窃私语,每个人眼中都十分兴奋,杨度被人打断双腿,不知是谁干的,简直大快人心。

    “据说下手的好汉没有抓到!”

    “废话!若抓到了,还要询问我们吗?”

    “我是说根本就没人看见是谁下的手,那杨度喝得醉眼朦胧,也什么都没看见。”

    “说不定是他自己喝多酒,从台阶上摔下来,自己摔断了腿。”

    学生们七嘴八舌议论,这时,房间里有人喊道:“下面三个,范宁、苏亮、段瑜,请进来吧!”

    范宁给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人走进议事堂接受询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