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再访高县令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次日中午,头戴硬角方帽,身穿青衿深衣的范宁来到了县衙。

    高县令掌权这两个月吴县的变化颇大。

    最明显是治安改善,陆有根率领弓手们抓捕了一大批地痞无赖,在闹事街头公开杖责,每天中午都有地痞无赖被打得哭爹叫娘。

    将近一个月的整治,诟病多年的治安不良得到迅速改善。

    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同样一个都头在两任县令的管辖下,表现却完全不同。

    足以说明现任县令对百姓疾苦的关心远远高于前任。

    治安的明显好转迅速为高飞赢得了百姓口碑。

    但与此同时,告状的百姓更多了,使高飞每天都忙碌不堪。

    范宁到来时,高飞正好审完一个案件,在后堂休息。

    高飞听说范宁求见,连忙让人带他进来。

    范宁走进后堂,躬身行一礼,“学生范宁参见县君!”

    高飞打心底感激这个少年,要不是他两个月前向自己极力推荐陆有根。

    要不是他把县学的线索告诉自己,使自己抓到了县丞的把柄,这两个月自己怎么可能过得这么舒畅。

    肯定还在权力被架空中郁闷的混日子。

    虽然朱元甫告诉自己,对范宁不用太客气,但高飞还是想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他。

    高飞请范宁坐下,笑眯眯问道:“范少郎,我们好久不见了,最近学业很忙吧?”

    “还好,最近不是很忙,可能是县学要增补新生,原来计划的一次重要考试临时取消了,令学生们皆大欢喜。”

    范宁又试探着问道:“高县令知道县学增补考试的事情吗?”

    高飞点点头,“前两天张教谕来找过我,和我谈到了县学增补考试之事。”

    虽然高飞没有说张若英找他什么事,但范宁还是猜到一定是为了出题之事。

    连续四年入学考试的诗题都是由前任县令李云来出,到了新县令这里,如果把这个惯例取消了,一旦新县令知道这件事,是要得罪人的。

    再说让县令出一道题,也是为了让县令更加关心县学,如果把它演变为传统,对县学的发展只会有好处。

    范宁想了想便道:“我有两个堂兄准备参加县学增补考试,这两天我在帮他们补习,能不能请县令评点一下他们写的诗?”

    范宁把蔺弘和董坤写的几首诗递给高飞。

    高飞笑了起来,“好!我来看看。”

    高飞接过诗稿,略略看了看笑道:“还不错,立意比较新,对春雨的描绘也到位,也融入了自己的情感,虽然略显稚气,但不失为中上之作。”

    范宁对蔺弘和董坤写的诗不担心,陆有为也不错,他最担心的是明仁、明礼和李大寿,这三人的基础比较弱。

    范宁拿出诗来请教,不过是想切入话题,他笑了笑又问道:“能不能让学生也学习一下县君的诗作?”

    高飞心中有点奇怪,范宁怎么会找到自己谈诗?找县学的大儒们请教才是正途,难道这小滑头又有什么意图不成?

    打过几次交代,高飞算是比较了解范宁,这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找自己必然有目的而来。

    高飞心念一动,难道他是为考题之事?

    前两天,县学教谕张若英找到他,让他出一道作诗题,并说前任县令已经连续出了四年。

    高飞便欣然出了一道题,这件事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但范宁跑来谈诗让高飞又猛然想起这件事。

    高飞不禁哑然失笑,他便试探着道:“我已经很久没写诗了,前几天你们县学张教谕也来请教我写诗,我当时就婉拒了。”

    说完,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范宁,果然,范宁眼中露出一丝极度失望之色,神情也变得有些沮丧。

    高飞顿时明白了,这小子就是来问自己要试题的。

    不过让高飞奇怪的是,张若英说这件事是县学隐秘,不宜对外宣扬,那范宁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出考试的诗题?

    高飞便向范宁笑道:“虽然很想婉拒,但在张教谕一再要求下,我只好又答应了。”

    范宁一怔,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高县令是在试探自己呢?他显然已经猜出自己的来意了。

    他脸上顿时有点尴尬,打个哈哈笑问道:“不知县君最近对哪方面的诗作内容感兴趣?”

    这就等于是在直接伸手要题了,赶紧把题目告诉我!

    高飞从来不是一个古板之人,以范宁对他的巨大帮助,给范宁一个暗示不是不可以,只是高飞很想知道,范宁是怎么知道自己出题之事?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张教谕找我做什么?”

    范宁挠挠头,只得据实回答道:“前面四年的县试诗题都是贾朝昌的诗,而贾朝昌正好是李县令的丈人,所以我便推断,张教谕最近一定会来找你。”

    高飞这才恍然大悟,他还以为是谁泄露给范宁,没想到是他自己推断出来,不愧是县士魁首啊!果然聪明绝顶。

    高飞负手走了几步,回头对范宁道:“马上要到端午了,本县最近一直在考虑端午的各种活动,事情比较忙,今天就不陪你了,下次我们细聊!”

    说完,高飞呵呵一笑,转身便离去。

    范宁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端午》,这个考试题目比较有意思!

    ..........

    “大家听我说!”

    范宁挥挥手,让六名激动万分师弟都安静下来。

    “关于端午的诗,要点就是祭祀屈原,这应该是整首诗的魂,另外,全诗最好不要直接提到‘端午’二字,这就落了下乘。

    最好用某种端午的特有之物替代,比如菖蒲、玉粽,或者端阳、五日等等暗示,另外屈原也最好不要直接提及,用汨罗来暗指会更好。

    “如果实在不会写怎么办?”范宁明仁举手问道。

    “写诗是我们的弱项!”明礼也补充了一句。

    范宁着实无语,这两个家伙写的议论一塌糊涂,还得自己帮他们各写一篇,现在诗也不会写,万一自己押题不对,两人岂不是全完蛋?

    范宁没理睬他们,他拍拍手掌笑道:“大家现在就写,一首好诗不是一下子就能写出来,而是要经过反复修改推敲,题目我告诉大家了,希望大家都能拿出让我满意的诗。”

    众人纷纷拿出纸笔开始各自写诗,范宁在一边走着,看着师弟们冥思苦想。

    ‘每逢佳节倍多情,汨罗江头艾叶新。’

    这是陆有为写的开头,范宁笑着提醒他道:“第一句不错,第二句再推敲一下,有了汨罗就不要再写艾叶,比如可以改为‘山村老店蒲酒新’,就暗示着端午到来。”

    陆有为连忙把这两句诗写下来,范宁走到明仁身边停住脚步,歪着头看了看。

    “这句‘汨罗无处吊英灵’不错!”

    他在明仁的纸上指着其中一句,“可以把它作为第二句,第一句可以写写天气,比如刮风下雨之类,才会使‘汨罗无处吊英灵’成立,还语带双关,比如‘端阳风雨愁江民’,下一句就是‘汨罗无处吊英灵’,下面自己想。”

    明仁笑嘻嘻道:“这可是我自己写出来的!”

    范宁哼了一声,“有本事就自己写完!”

    范宁又走了几步,在明礼身边停住脚步,只扫了一眼,他便恼火地在明礼的头上敲了一记,“‘汨罗无处吊英灵’已经被明仁写了,你再换个别的!”

    明礼抱着头不满地嘟囔道:“明明是我想出来的,凭什么要我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