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县学增补考试
    县学增补考试停课一天,天还没有亮,县学门口便聚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增补考试的学生和家长。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近千名考生才录取五十人,每个人心中都十分紧张。

    范宁已经到了片刻,他正四处张望,寻找他的六名师弟,但看了一圈,没有看见他们的踪影。

    “这帮家伙怎么回事?该来了啊!”范宁自言自语。

    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七八百人,还有不少补习班的学生聚在一起,听取教授的最后嘱咐,人数最多的是刘大儒补习班,足有五十多名学生聚在一起。

    “大家要先做议论题,要冷静,按照我的五道押题来做,我已经确定了,这次出题是赵学政,相信这次我一定能押中。”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声,“真是赵学政出题吗?”

    “应该是吧!赵学政已经很久没出现,估计是暂时隔离了。”

    范宁暗暗鄙视,赵修文进京办事去了好不好,还隔离呢?

    刘大儒补习班庞大的补课生队伍引来大量学生围观,不少学生上前来询问补习事宜。

    刘大儒年约六旬,长一张瘦长的马脸,须发皆白,穿一件宽大的儒袍,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他是一名老举人,最早是县学附属学堂的一名教授,后来发现补课商机,便从学堂出来单干,几年下来便渐渐有了名气。

    刘大儒补习班已经成立快十年,最初他的学生每年都有三成能考上县学,最多的一年有近一半考上县学,使他名气大振。

    不过这几年补习班开始走下坡路,去年和今年年初,六十几名学生只有三名考上县学,前年也只有四名。

    这让刘大儒很是焦急,如果这一次考中的学生还低迷,他的牌子恐怕就要砸了。

    刘大儒正耐心给学生们讲解他的授徒高论,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出现一阵轻微骚动,只见一队穿着蓝色士子服,头戴纱帽的考生正向列队这边走来。

    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围住刘大儒身边的数十名咨询学生也纷纷跑去看热闹。

    只片刻,刘大儒身边只剩下一人,这让刘大儒身边十分恼火,这些都是什么人?

    只见这六名学生不光穿着同样款式的士子服,书袋也统一的白色,每只书袋上都印了一行字,‘三元补习班’。

    而且士子服上也印着这七个大字:‘三元补习班’。

    大家从未见过将补习班名字印在衣服上,数百名学生纷纷围上去鼓掌喝茶,明仁和明礼还得意地向两边人挥手致意,就仿佛凯旋归来的将士。

    他们从刘大儒补习班身边走过,不知在说着什么,众人同时大笑起来。

    刘大儒顿时脸色变得铁青,这六个混蛋是在嘲笑自己吗?

    大门处,范宁有点哭笑不得,居然还统一了队服,这是谁给他们出的主意,还居然叫三元补习班,为什么不叫范大儒补习班?

    “阿呆,你不是在想,这是哪个家伙谁给他们出的主意?”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笑嘻嘻问道。

    范宁一回头,只见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俊俏的小郎君,不是朱佩又会是谁?

    她今天穿了一件同样蓝色士子服,头戴纱帽,蓝色士子服也印着五个字‘三元补习班’。

    今天她没有一点化妆,不过她不需化妆也依旧俏丽可人,雪白细腻的肌肤,粉嫩鲜红的嘴唇,高挺的鼻子,一双黑瞳依旧如宝石般的闪亮。

    朱佩得意洋洋地指了指自己,“是本衙内给他们安排的,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措手不及?”

    范宁笑道:“那你怎么也穿一件补习班的士子服,你可不是补习班的哦!”

    朱佩抬起头,她那双斜睨的乌黑眼睛又像是瞅着他的脸,又像是瞅着别的地方,整个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神采。

    不过她嘴里所说的和她眼睛里所说的又截然不同。

    “本衙内是后勤支援,不过要先说明,你那个破补习班,这两个月本衙内可一点没有关注它。”

    “破补习班?”

    范宁眨眨眼,佯作生气道:“我没听错吧!”

    “哼!你以为呢?”

    朱佩红艳艳的小嘴撅了起来,对范宁的补习班一脸不屑的样子。

    “一共才六个学生,借座破仓库的二楼上课,还有两个心思不在补课上的二道书贩子,要不是本衙内不再买他们的书捐给各学堂,你以为他们会收心?”

    “哦——”

    范宁这才明白,他还说那两个家伙怎么忽然转性了,居然要金盆洗手,原来里面是有原因的。

    范宁挠挠后颈笑道:“看来这一身士子服也是您老人家破费。”

    朱佩狡黠一笑,“你要真有诚意,就和我们一样。”

    “一样什么?”范宁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把这个穿上!”

    朱佩递给他一只纸袋子,“这是专门给你定做的,你穿上它就算是领情了。”

    范宁接过纸袋子,见里面也是一件蓝色士子服,士子服上还可以看到‘补习班’三个字。

    范宁欣然笑道:“好!等会儿我就穿上。”

    朱佩见范宁没有拒绝自己,她心中欢喜,连忙向几个人挥手喊道:“几位师弟,这边!”

    六人快步走到范宁面前,一起躬身行礼,“参见师兄!”

    又给朱佩施一礼,“参见小师姐!”

    “你们.....”

    范宁怔住了,一种疑惑不解从他心中油然而生。

    他看看朱佩,又看看他们六人,他们怎么称呼朱佩小师姐,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怎么不知道?

    这一刻,范宁忽然觉得朱佩并不是她所说的,并不关注自己的补习班,恐怕她对补习班的关心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否则,他们叫起小师姐怎么会这样顺口?很自然地从他们口中说出,就像已经叫过多少次一样。

    明仁、明礼得了朱佩的好处,叫她小师姐肯定心甘情愿,李大寿是随他们二人,而陆有为性格懦弱,从来都把自己当做小弟,他也会跟着叫小师姐。

    倒是董坤和蔺弘二人,平时那么骄傲的学生,他们怎么会低下头叫朱佩小师姐?

    这里面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秘吗?

    范宁忽然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朱佩肯定早就认识董坤和蔺弘。

    这一刻,范宁忽然对他们二人的身世有了几分好奇,他们二人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就在这时,旁边有人重重咳嗽一声,他一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须发皆白,长得一张马脸。

    范宁没见过此人,“你是.....”

    “老夫刘通,你们师父是哪位?”

    这位刘大儒十分恼火,他着实看不惯六人统一服饰,夺了自己刘大儒补习班的风头。

    刘大儒斥责般的口气让范宁心中有些不快,打断别的谈话本身就是一种无礼举动,还居然这么气势汹汹。

    范宁心中的不快没有表露出来,他淡淡问道:“原来是刘老丈,不知阁下有什么事?我是他们大师兄!”

    “哼!你们师父没教过你们尊老敬贤之道吗?”

    这种训斥般的态度让所有人都不高兴了。

    明仁走到刘大儒面前,向两边东张西望,“老二,哪里有又老又贤的人?我得赶紧去给他行个礼!”

    “我也没看见啊!”

    明礼也夸张搭着手帘四下张望,“又老又贤的人到底在哪里呢?”

    “你们——”

    刘大儒气得七窍生烟,“你们简直太过份了。”

    “你们两个,赶紧给我退下来!”

    范宁笑了笑,把明仁和明礼拖到后面去,他对刘大儒抱拳道:“我们几个师兄弟要讨论一下考试题目,老丈若没有别的事情,就请暂时回避。”

    刘大儒碰了一个软钉子,他正要离去,忽然一眼看见了朱佩,先是一怔,随即眼中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哟!你们师父蛮会享受嘛!居然还招小娘子当徒弟?”

    朱佩身后的剑梅子眼中寒光一闪。

    但不等她出手,李大寿速度更快,他一言不发,快步冲到刘大儒面前,捏紧拳头恶狠狠道:“老家伙,你再说一遍?”

    刘大儒见李大寿又高又壮,满脸横肉,长得凶神恶煞,他双股不由的一阵战栗。

    “哼!回头我找你们师父算帐。”

    他丢下一句话,转身便悻悻走了。

    董坤走到范宁身边小声道:“师兄,此人就是刘大儒,据说和张谊关系不错,张谊出题那几年,他的很多学生都考上了县学,这几年张谊没有出题,他升学情况一年比一年糟糕。”

    蔺弘也冷笑一声,“上他的补习班,一年要交二十贯学费,整个人都掉到钱眼里去了。”

    范宁冷冷看了一眼刘大儒的背影,对几名师弟招手道:“好了!他有没有掉进钱眼和咱们没有关系,我也不关心,我现在只关心你们的临场发挥,你们过来,我要再交代几句。”

    六人围拢过来,范宁对六人道:“题目我就不多说了,说说考试的注意事项,今天考试,后天上午就要发榜,说明阅卷时间非常紧张,每个阅卷教授都会很疲劳。

    所以对考生来说,书法是最重要,就按照我教你们的办法,先在稿子上写上几行,找到感觉后再正式动笔,发现写错字,不要涂墨,在错字上画一条细线,然后在上面写上正确的字.....”

    六人连连点头,范宁又继续道:“我再提醒一次,先做默经题,再做议论题,最后做诗题,还有,别忘了写名字,都记住了吗?”

    “我们记住了!”六人齐声回答。

    这时,钟声敲响,县学大门开启,考生们开始蜂拥着向县学内走去。

    范宁一把拉住陆有为,对他道:“你本身是县学生,估计会有人来查你身份,怕你是替考,你最好先把自己的情况给考官说清楚,让他先验你的身份,省得中途打断你,影响你发挥。”

    陆有为默默点头,“谢谢师兄提醒,我先去找考官!”

    “去吧!冷静发挥,你肯定能考出好成绩。”

    六人一起向范宁行一礼,转身进考场去了。

    范宁站在校门口,望着六人进了考场,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牵挂,就仿佛自己的命运和他们六人紧紧连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