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获全胜
    考试结束后,紧张的阅卷评分便开始了,近千份卷子使得县学的全部教授都动员起来。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另外还从四大学堂借调了十几名教授参与阅卷。

    试卷采用糊名制,只有分数打完后才揭开糊名的纸条,这样就能有效地防止人情分,保证公平录取。

    入夜,县学的正楼内灯火通明,数十名教授在紧张地进行打分核对,教谕张若英在大堂上来回踱步,不断和阅卷教授进行简单交流。

    “教谕,你看这边!”

    一名教授拿着一份试卷对张若英道:“这份试卷的左上角画了一个五角形,像是一个标记,这已经是我看到的第六份试卷了。”

    “我这边也有!”

    另一名教授抽出几份试卷,“我这几份试卷左上角也有五角形。”

    张若英接过试卷看了看,又问道:“这几份试卷答题如何?”

    “很一般,首先默经就不全,诗更是拼凑起来的,应该是被淘汰的试卷。”

    张若英眉头皱了起来,他有着丰富的评卷经历,试卷上做标记的情况以前经常遇到过,千奇百怪的标记都有,一般是考生留给评卷教授的一种暗示。

    偶然一张试卷上做标记很正常,但像今天这样连续八份试卷出现同一种标记,这就有点蹊跷了。

    他便高声对评卷教授道:“大家先停一停!”

    众教授纷纷停止评卷,回头望向张若英。

    张若英举起试卷道:“大家看好,凡是第一张试卷左上角标记有五角形的试卷全部交给我,由我来评卷。”

    很快有助教去收集卷子,不多时,张若英的桌上便出现了厚厚一叠试卷。

    这批试卷的答题质量参差不齐,但共同点都是第一份试卷的左上角标记了一个五角形。

    五角形可不是随手能画出来,而是要精心绘制才行。

    “教谕,一共有五十份!”一名助教清点了一遍卷子。

    张若英轻轻冷哼一声,心中已明白大半。

    这次增补考试几乎都是零散学生报名,而学堂报名一般都是在年初的正式考试中。

    出现团体报名的情况只有各个补习班,外面各种补习班大大小小有十几个,但五十人以上规模的只有一家,那就是刘大儒补习班。

    这几年刘大儒补习班考上县学人数急剧下滑,这和张谊连续几年没有参加出题和阅卷有直接关系。

    张谊已被清理,但难保刘通不会在县学里另外找门路。

    张若英最恨这种找门路,拉关系的人,只要他做教谕一天,这种情况就绝不允许出现。

    张若英指了指五十余份试卷,对两名助教道:“你们二人来重新评卷,别管之前教授给什么分数,你们只批默经,只要默经有段落遗漏或者错误十个字以上,一律淘汰,剩下的再交给我。”

    ........

    只隔了一天,县学大门前再次挤满了学生和家长,今天上午正式发榜。

    在县学大门左边不远有一块巨大的木制牌榜,上方盖有瓦檐,每次考试的重大榜单都会贴在上面公布。

    此时,牌榜下站满了等待发榜的学生,刘大儒补习班的学生几乎把牌榜下的最佳位置全部占满,都在窃窃议论着即将公布的榜单。

    这次刘大儒将三道题全部押错,令他的学生十分失望,但刘大儒却信誓旦旦告诉众人,他们这次至少有十五名学生被录取。

    失望的学生们又心怀一线希望,天不亮就跑来等待发榜了。

    范宁和他的六名师弟也已来到县学门口,他们依旧穿着统一的蓝缎士子服,后背上写着‘三元补习班’五个字。

    虽然范宁三道题都押中,但如果说他们一点不紧张也是不可能的,就连平时嬉皮笑脸的明仁和明礼都出人意料地沉默了,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不安。

    这时,县学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扰,只见几名助教扛着矮梯,手中拿着两卷黄纸快步走来。

    榜单终于出来了,数百名学生和家长纷纷闪开一条路,让三名助教进入贴榜,大家又随即涌上来,将牌榜下挤得水泄不通。

    一名助教高声维持秩序,“请大家不要着急,等我们贴上录取名单,大家就知道了!”

    助教刷上浆糊,登上梯子,将两张黄色的录取名单高高贴了上去。

    名单是按照得分高低来排名,待榜单刚刚贴好,人群便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两张榜单片刻就能看完,人群中顿时响起一片遗憾的叹息声。

    尤其最前面的刘大儒补习班学生们更是沮丧万分,他们五十三名考生,这一次竟然一个都没有上榜。

    “骗子!”有人终于低声骂了出来。

    李大寿身高体壮,他挤在人群中细看榜单,不断激动万分地回头高声大喊:“董坤,第一名;蔺弘第二名;陆有为第七名;师兄,我是第十名,明仁、明礼,你们是第十九名和二十名。”

    李大寿激动得挥动胳膊大喊:“师兄,我们全部考中了。”

    他这句话引来周围无数人的羡慕和关注,而不远处,几名师兄弟早已激动地拥抱在一起,他们随即将范宁高高抛起,欢呼着大笑起来。

    .......

    随着录取名单的揭晓,各种小道消息也随即涌了出来,这几天传得最广的两个消息都和补习班有关。

    一个是刘大儒补习班颗粒无收,五十三名学生一个都没有考上,导致家长愤怒声讨,纷纷要求退钱退学。

    第二个消息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补习大放光彩。

    三元补习班的六名考生全部考中,包揽前两名,并在前十名中占据了四个名额。

    这个消息轰动了吴县,引来各种猜测,有人猜测这家补习班很可能是由县学教授开办。

    甚至有人怀疑它是被县学革除的张谊开办。

    不过,一个劲爆的消息击碎了所有的谣言,有人认出这家补习班的大师兄正是年初轰动一时的县士魁首范宁。

    很快,考中第十名的李大寿父亲在一次酒后说出了真相。

    三元补习班并没有教授,就是县士魁首范宁给六个孩子补课,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成绩迅猛提高,最后全部考上县学。

    这个消息让无数家长流连于县学大门附近,都希望能找到范宁,请他给自己孩子补课。

    虽然家长们的心愿并没有能达成,不过很多家长却因此改变了思路。

    与其去找外面形形色色的补习班,还不如找那些高分考上县学的学生来给自己孩子补课,或许学生和学生之间更容易沟通交流。

    这天下午,范宁来到了教谕张若英的教授房。

    范宁长身行礼,“学生范宁参见教谕!”

    张若英站在窗前,望着大门口流连不去的家长们,他半响叹了口气道:“范宁,你真让我难办啊!”

    范宁笑了笑,“学生查过校规,没有不许学生在外面办补习班这一条,教谕大可不必为难。”

    “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哎!”

    张若英很无奈地叹口气,长桥学堂年初时一个学生都没有考上县学,这次却一下子考上三个,还是三名成绩中下的学生。

    让长桥学堂的吴院主大为不满,上门质问自己,凭什么让他们三个差生入学?

    “范宁,我去了一趟长桥镇学堂,看了范氏兄弟和李大寿的成绩,坦率地说,他们离县学的标准还差得远?”

    “教谕,请恕我冒昧!”

    范宁打断了张若英的话,“我不明白县学考试的意义是什么?”

    张若英笑了起来,“我明白你的意思,规则就是规则,既然他们考上了县学,我不会取消他们的资格,我只是担心以后,范宁,你心里应该清楚,他们以后的压力会很大。”

    范宁淡淡一笑,“他们六人的未来由我来操心,我会继续帮助他们补习,争取让他们考过解试。”

    张若英注视范宁片刻,又道:“我一直有点奇怪,县试的三道题你是怎么押中的?”

    “不是我押中,而是张教谕出题有规律,十年以前按照顺序出了《论语》三章,十年以后又按照顺序出了《孟子》两章,我怎么能押不中这次的题呢?”

    说到这里,范宁笑了起来,“至于默经,要么《诗经》,要么《礼记》,二十年来教谕出题几乎没有变过,我想谁都可以押中吧!”

    张若英一阵汗颜,他是按照习惯出题,二十年下来,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出题已经成为规律了。

    “多亏你提醒我,明年不能这样出题了。”

    张若英笑了笑,又慢慢沉寂下来,他似乎在想着什么,阳光照在他雪白的发丝上,他头发竟泛起一种晶莹光泽,虽然年迈,却依旧生机勃勃。

    良久,张若英问道:“你刚才说,你能帮他们考上解试?”

    这才是让张若英深感震惊的一句话。

    范宁摇了摇头,“解试这种事情,谁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考上,我只是说尽力帮助他们!”

    张若英松了口气,笑道:“我还真以为你能继续押中解试的题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