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臂之力
    入夜,范宁借口出门散步,在自己宿舍背后点燃了一支香,然后耐心的等待。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范宁刚开始以为王安石有保镖暗中保护,可王安石看见这支箭也一样惊讶,这便推翻了范宁最初猜测,并不是王安石的保镖。

    那会是谁?

    范宁想了快一天,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尽管范宁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但确实也存在这种可能。

    就在范宁沉思之时,一个身材中等的人影从远方出现了。

    “果然是你!”

    待来人走近,范宁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去年就回吴江了,没想到你还在吴县?”

    来人正是徐庆,他虽然身材不高,也不魁梧壮实,但范宁却知道他有真功夫。

    真功夫并不是指他打断杨度的腿那么简单,而是他能携带两百斤黄金飞檐走壁,这绝不是普通的练武者能做到。

    徐庆面若冰霜,冷冷道:“我只听从主人的安排!”

    范宁发现这些练武者都是一个面孔,大宝剑拣梅子对自己冷冷淡淡,从来都没见过她的笑脸,这个徐庆也是一样,就像欠了他几百贯钱没还一样。

    不过这也只是玩笑之言,徐庆两年来一直默默保护自己,这次自己来鄞县,他也在暗中跟随保护,尽管这是朱佩的安排,但风里去,雨里来的劳苦却落在徐庆的身上。

    范宁躬身行一礼,“多谢徐大哥一直暗中保护小弟!”

    徐庆的脸色稍稍和缓一点,没有了刚才的冷意,但依旧面无表情。

    “小官人有什么吩咐,请说!”

    范宁从随身携带的皮袋子取出一支生铁打制的短弩箭,递给徐庆,笑眯眯问道:“我把它物归原主,对吗?”

    徐庆接过短箭,掀起短衣襟,将短箭插在一支皮囊中,范宁一眼看见,还有另外两支一模一样的短铁箭。

    这让范宁心中一阵惊叹,真是用手甩出的暗器,居然能射穿牛头,这份力道令人叹为观止。

    范宁又道:“我请你来,是想请你帮我追查惊牛案的凶手,此人叫做丘勇,还有一名随从,长什么模样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名字。”

    徐庆沉默片刻道:“放牛伤人的凶手一共有三人,出事后,他们便分头逃跑,我一直跟着其中两人,后来被他们发现我在跟踪,他们便埋伏在树林中想暗算我,结果被我打死一人,另一人还在捆在树林内,有没有被野兽吃掉我就不知道了。”

    范宁顿时大喜,连忙道:“我去通知县君,你这就带我们去城外树林!”

    ........

    真正喜出望外之人却是王安石,他还在县衙里眼巴巴地等杨都头的消息,简直度时如年,眼看李知事明天一早就回来了,这个案子再不破,就得交给州衙,自己就真的被动了。

    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范宁却带来消息,凶手被他的护卫抓住了,一死一伤。

    王安石那一刻简直想仰天长啸,他也顾不得细问范宁护卫的来历,便亲自带着十几名弓手向城外树林赶去。

    范宁自然也跟了去,徐庆却没有跟随,他只是给了范宁一张地图。

    凭着这份地图,王安石很容易地找到了绑缚凶手之地。

    “就是他!”

    王安石一眼便认出了绑在树上之人,正是这次惊牛案的凶手丘勇。

    邱勇又饿又渴,浑身疼痛,已经被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

    但当县令王安石带着一群弓手出现在他面前时,邱勇眼中顿时露出了绝望之色,他宁可继续被绑在大树上。

    “把他嘴堵上,带走!”

    王安石一声喝令,弓手们将邱勇重新捆绑,又堵住了他的嘴,推上了一辆牛车,邱勇随从的尸体也被找到,跟着一块扔进牛车。

    王安石歉然对范宁道:“我今晚要连夜审问邱勇,就无法多陪贤弟,贤弟出手之义,愚兄会铭记于心!”

    范宁连忙笑道:“能帮上兄长的忙,我高兴还来不及,不过我要提醒兄长,邱勇虽是凶手,但未必是主谋,兄长要看好此人,别让人把他灭口了。”

    一句话提醒了王安石,王安石眼中露出一丝冷意,他点了点头,“多谢提醒,我让人送你回县学,我就不陪你了。”

    .........

    在县衙南面约百步外有一座占地十亩左右的官宅,院墙高大,绿树成荫,大宅内楼台亭阁、花园池塘,一应俱全。

    这里便是县丞张启林的家,张启林的籍贯是会稽县人,但实际上,他的父辈从四十年前就迁移到鄞县经商,他算得上不折不扣的本土人。

    张启林年约四十岁,皮肤白净,身材微胖,穿一件白色襕袍,头戴纱帽,书生气很重。

    他虽然微眯着眼睛,但眼睛里冷光暗闪,显得异常精明狡诈。

    此时,张启林坐在客堂内半眯着眼睛喝茶,在他旁边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拄着拐杖,看起来已经老态龙钟,他却在低声下气地央求张启林。

    “恳求县丞帮帮我儿,给他留一条命,老朽愿做牛做马回报县丞。”

    老者便是邱氏三兄弟的父亲邱立,他刚刚得到消息,小儿子已经被王安石抓住,他听说儿子便是惊牛案的凶手,吓得他腿都软了。

    七条人命啊!

    邱立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儿子不过是被人利用,儿子是凶手不假,但主谋呢?哼!自己对面这个家伙脱得了干系?

    张启林叹息一声,用一种怜悯的口气道:“邱员外,我很同情你,也很愿意帮你的忙,但这件事,哎!死了七个人,事情太大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丞,莫说是我,恐怕就算是王安石,他也没办法保住你儿子,很抱歉,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邱立心中大怒,用拐杖重重顿了顿地上,恶狠狠道:“张县丞,别以为我是老糊涂,看不懂这里面的局,我家三郎留信说是金富钱庄的龙大掌柜策划安排他去做这件事,金富钱庄的东主是谁,你我还不清楚吗?”

    张启林脸色一变,把茶杯往桌上一扔,冷冷道:“上汤!”

    他转身便拂袖而去,邱立呆住不动,半晌,他眼露凶光,自言自语道:“把我儿子当狗一样的用,最后还要杀狗顶罪,张启林,你好厉害,好厉害,那我们就走着瞧!”

    他站起身,颤颤巍巍走了。

    ……….

    张启林回到书房,立刻写了一张纸条,交给一名心腹,“立刻去把这张纸条交给三老爷!”

    “遵令!”心腹接过纸条便匆匆走了。

    张启林负手冷冷哼了一声,他也自言自语道:“王安石,我倒要看看你这次怎么收场?”

    ……….

    金富钱铺是明州七大钱铺中最大的一家,人人都认识钱铺大掌柜龙俊,龙俊在鄞县名气很大,他几乎就是金富钱铺的脸面,提到金富钱铺就会想到龙大掌柜。

    但名气再大也只是掌柜,钱铺真正的主人却是后面的东主,但金富钱铺的东主是谁,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这个低调得被人遗忘的东主,不是别人,正是张启林的三弟张盛。

    当然,张家接手金富钱铺并不是在张启林当县丞后,而是在张启林当县丞之前,张启林的父亲便买下了金富钱铺。

    只不过当时金富钱铺只在七大钱铺中排名第六,在张启林担任县丞后,金富钱铺迅速膨胀,短短一年时间,便成了七大钱铺的龙头老大,这两年已经遥遥领先。

    大家都说金富钱铺运气好,招揽了一个极为能干的龙大掌柜,仿佛这才是金富钱铺迅速膨胀的秘密。

    可谁又能想到,金富钱铺的张东主居然是张县丞的亲弟弟。

    张盛长得一点也不像大哥张启林,他长得像母亲,有张俊美的长脸,而张启林长得更像父亲,一张典型的国字脸。

    所以这两人站在一起,如果不知内情,没人敢相信他们居然是亲兄弟。

    一名从县衙来的人将县丞张启林的纸条递给了张盛,张盛打开看了看,脸上有点为难,他想想又问道:“县丞还说了什么?”

    张启林的这名心腹平静答道:“县丞说必须执行,不折不扣地执行。”

    无奈,张盛只得点点道:“你回去告诉县丞,我会立刻执行!”

    张启林的心腹转身走了,张盛负手走了几步,回头令道:“让二郎、三郎来见我!”

    不多时,两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快步走来,他们的名字很简单,一个张二郎,一个叫张三郎,是张盛的义子。

    名义上是义子,但实际上是张盛的心腹打手,两人武艺高强,专门替张盛做一些见不得光之事。

    “孩儿参见父亲!”两人跪下行礼。

    “交给你们一件事?”

    张盛阴森森道:“龙俊现在藏在东城外的小越州客栈内,把他干掉,做成畏罪自杀,明白吗?”

    “孩儿明白!”

    张二郎和张三郎行一礼,起身走去,望着两人远去,张盛叹了口气,虽然他也舍不得龙俊这个人才,但他也知道大哥说得对,为了保张家,只能把龙俊这个卒子丢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